上海往事(第三个故事)(3)

12 09, 2009
我从这次经历以后,成为被她称为“主人”的人。我的这个楼上的邻居,在工作之余,变成了我发泄欲望的对象,成为我无聊时肆意玩弄的肉体。
×××××××××××××××××××××××××××××
“嘟嘟嘟嘟……”一个QQ消息提示。
我看了看时间,凌晨一点。这么晚,不应该是那些狐朋狗友来找我的。
枉凝眉:“这么晚还在?”
威严的温柔:“是啊。忙呢。你怎么还在呢?”
枉凝眉:“在做什么呢?”
威严的温柔:“回忆呢。呵呵“
枉凝眉:“回忆什么?”
威严的温柔:“我和你的最初。“
枉凝眉:“算了吧。我不信你这么怀旧的。”
威严的温柔:“是真的。想到了你刚刚搬到我楼上的那个月发生的事情。“
枉凝眉:“不会把我写到小说里面了吧?”
威严的温柔:“写进去了,正在写。“
枉凝眉:(汗颜)
威严的温柔:“写得还很色情。(笑脸)“
枉凝眉:“写好了给我看看。”
威严的温柔:“在我的博客里面。“
枉凝眉:“北京很冷哟。受不了。还好屋里有暖气。”
威严的温柔:“我这里现在还开着空调呢。“
……

港汇广场


当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小芳在北京已经呆了两年多了。四年以前的往事历历在目,让我最近睡不着觉。
半年以前在徐家汇的港汇广场与小芳重逢,我们又开始有了联系。她带着老公来上海出差,没有想到会遇到我。
茫茫人海中,遇到当初占有自己童贞的男人,概率会有多少?而我心里计算的是,茫茫人海中遇到自己的第一个性奴并且还是自己的SM启蒙者的概率会有多少。

我和小芳交往了一年,那是我最快乐、最放荡的一年。要不是因为小芳的公司派她去北京工作,我想我们还会继续下去。那次重逢,重新开启了我和她的秘密之旅,她现在借着每个月到上海总公司出差的机会和我幽会,继续体验着当初我们那些疯狂淫荡的游戏。她把压抑的生活留在了北京,我把快乐的旅程写进了小说。我没有去过问离开我的三年她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知道她一年前和一个同事结了婚。

枉凝眉:“写得不错哟。把我写得很淫荡。”
威严的温柔:“你本来就是淫荡,而且自从被我开了苞,越来越淫荡。“
枉凝眉:“……”
威严的温柔:“下次什么时候来上海?“
枉凝眉:“下周。”
威严的温柔:“希望我准备些什么?“
枉凝眉:“准备剥夺我作为正常女人的尊严吧。”
威严的温柔:“好的。保证让你颜面扫地。“
枉凝眉:“下了。下周四晚上我来你家。”
威严的温柔:“我等你。“

我和小芳之间的游戏,远远超过了我以前猎色得到的。我剃光了她的阴毛,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开发她的肛门,不断地训练她进行口交,吞咽精液……
sldfowejgopa.jpg
平时她在我面前保持着女人的羞耻心,但是当我给她戴上狗项圈,拉着她在屋子里面爬行时,会在我面前跪着小便,会整整一天戴着狗尾巴。她默认了在我家里赤身裸体地面对我,允许我进入她的任何一个“口”。她喜欢在我更新博客的时候,跪着舔舐我的身体,习惯了睡在我的脚下……这是一个思想上被彻底定格为性奴的女人,我揭开她那层淫荡的封印以后,彻底释放了她内心蠢蠢欲动的魔鬼。
7226_1256221020LJR5.jpg
8545_1240114484tXNg.jpg
在遇到小芳以前,我从来不会考虑去触碰女人的肛门。我觉得那里很脏,不喜欢那里的味道。虽然我看到很多A片里面有肛交的情景,但是我不想去尝试。曾经有女人尝试让我带着安全套进入她的后庭,但是我都拒绝了。回想起第一次开发小芳的肛门的情景,总是让我有一种成就感。
×××××××××××××××××××××××××××××

那是我和小芳开始玩这种游戏的一个月以后。天气还是很闷热,估计是要下雨了。小芳光着身子,跪在我的脚下舔舐我的脚趾,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尽量背对着我,撅着自己的屁股,向我展示被剃光阴毛的阴部。她的阴部泛着淫水的亮光,舔舐我的脚趾都让她想入非非。
“主人,我想去厕所。”小芳停下来对我说道。
“去厕所做什么?”我问道。
“我想去大大。”她回答道。
我看到她的肛门一张一合,拼命想加紧,控制里面想要出来的东西。我同意她去厕所,命令她出来前洗个澡,我要玩她。我准备了绳子和跳蛋,打算捆绑以后,塞上跳蛋,继续看我的电视,让她自己一个人去爽。她习惯了我在塞入跳蛋以后对她不闻不问,自己总能找到快乐的源泉。
小芳从厕所出来,爬到我的面前,拉开我的裤门,开始吸允我的鸡巴。这一月的训练,她的口交技术变得熟练了很多。我经常给她看了很多A片,让她模仿片子里面的AV女优给我口交。
我拿出绳子,绑好了她的双手,让她撅高自己的屁股,把自己的淫穴对着我。我打开跳蛋开始刺激她的阴蒂。这是一种让女人情不自禁的刺激方式,犹如一把钥匙打开了女人身体里面的欲望本性。她战栗着,扭动着,呻吟着,易仕慢慢被淫欲占领,渴望着一次彻底的释放。我把跳蛋塞进她的阴道,然后命令她保持这样的姿势。我在一旁一边看电视,一边观察着她的反应。已经一个星期没有接受跳蛋的刺激了,她一定极度渴望这种终极的物理刺激。我看到她的肛门一张一合,知道她的阴道开始有节律的收缩了。突然从她的肛门里面流出一股水来,看得我吓了一跳。我大叫着,“你在做什么?”我拿出皮带,开始抽打她。
“主人我错了。我刚才给自己灌肠了。”她的屁股被我抽得红了起来。虽然不狠,但是应该很疼。“我不敢了,主人不要打了!”她开始求饶。
“你要负责把这里清洗干净。罚你今天得不到性高潮!”我拔除了她阴道里面的跳蛋,扔到一边,解开了她的绳子。
小芳眼睛里面含着泪,爬到我面前,抱着我的腿,“我是想让主人能看到我失禁的样子。我错了。”
我没有理睬她,这个女人,弄脏了我的地板,该受到惩罚。她抱着我的腿,用乞求的眼神看着我。我扶住她的脸,打了她一耳光,“不许哭!去把那里弄干净!”我命令道。
小芳起身去了卫生间,拿了拖把开始清理那滩水迹。拖完以后,她跪在地上用抹布仔细擦拭着地板,然后又用纸巾吸干水渍。她做完了这些,跪到我面前,泪汪汪地看着我。我把她抱在怀里,低声问她,“为什么要给自己灌肠?是不是想让肛交了?”她微微地点点头,“我想今天让主人进入我的后面,我想了很久了。”
我心里对肛交有一种抵触心理,“小芳,我不喜欢肛交的。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我真的不喜欢。”
小芳跪着坐了下去,“对不起,我不该的。”
我拉起小芳,让她坐到沙发上,让她躺在沙发上,我趴到她的身上,掏出鸡巴,摩擦她的阴部,硬了,插进了她泛着淫水的阴道。她从来没有这样享受过我的鸡巴。以前都是跪着,我从背后进入或者她骑到我身上,不管怎么样享受我的鸡巴,双手都必须被捆绑起来。今天,她第一次无拘无束地感受着我这个男人带给她的快乐。
“射到里面吧。我待会去买药就好了。”她闭着眼睛,没有任何兴奋的感觉。
我加紧了对小芳的进攻,随着运动频率越来越快,我的热流在她体内奔涌而出。我趴在她身上,体会着刚才的温存,她抱着我,抱着我,像一对恋人。今天是我们第一次像两个恋人一样做爱。

我拿出已经软下来的鸡巴,塞进她的嘴巴里面。她的舌头舔舐着混合了精液和淫水的鸡巴,腥臊味道刺激着她的味蕾,她根本就没有在这次性交中得到满足。她用手指插进阴道,把我的精液慢慢挤压出来,用纸巾擦拭干净,去了卫生间。
我觉得刚才可能太严厉了。小芳虽然骨子里面不打算在我面前保持什么自尊,可是她毕竟是我的一个女人。我觉得我太自私了,她奉献了自己的童贞,渴望着我开发她的每一块处女地,结果被我残酷拒绝了。也许,肛交并不可怕,我下定决心试一下,如果不喜欢,就停下来,然后以后再也不玩了
“小芳,告诉我,你是不是很想体验一次肛交?”
她微微点点头,“嗯。我幻想过。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喜欢,我想试一试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挺抵触这个的。待会我们试一试吧。走,我们去清洗一下。然后去买药。”我决定满足小芳一次。
她露出了高兴的表情,起身和我去了卫生间洗澡。
5990_1255060935o11O.jpg
她拧下莲蓬头,把水管对着自己的肛门,让水挤进自己的后庭,然后坐到马桶上排泄出来,反反复复地清洗了五六次。我看着她这么热心地想尝试一次肛交,心理的负担也小了一点。
“主人,应该很干净了。我觉得肚子里面排空了。不会脏的。”
“好,擦干净,去卧室等着我。”
我洗好澡,来到卧室,小芳跪在地上,一手抚摸着乳头,一手在刺激自己的阴部,手指在阴道里面进进出出。我看出她比较兴奋,努力将自己变成淫水制造机,浑身散发着淫邪的味道。她没有在意我进来,完全沉浸在自慰的快感中。
我看着她这样子,鸡巴开始冲血,高昂着,准备去穿刺这个淫荡肉体的后庭,占有最受虐的领地……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0 Trackbacks
Top
自我介绍

贾作家

Author:贾作家

这是一个有关SM和无关SM的博客。文章都是我的原创,转载请写明出处。博客中一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非本人原创。
QQ交流群:1827453

下面的“文章类别”中可以分类查看查看!(访问密码:smile)

文章类别
最新文章
月份存档
访问统计
好友链接
加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

博客的自杀方法: 放点反动的,立马被和谐。 放点色情的,慢慢被和谐。 博主自封的,立即被自杀。 网站倒闭的,跟着被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