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淫日记(3)

11 17, 2009
《惩罚》

自从我在电脑前象狗一样撒尿被王医生抓住以后,白大褂们决定给我的惩罚是禁用电脑三天。第一天,我就像犯了毒瘾的吸毒者一样,在自己的城堡里面疯癫着,不停地用头撞墙。我发现我生命唯一的支撑就是那台电脑。我觉得自己的意识和意志快要崩溃了。白大褂们用橡胶棒打我,我也不再象以前那样叫喊;他们把我绑起来,我也不再老实地躺着,我反抗着,为了得到使用那台电脑的权利。

李医生走进我的城堡,坐在我的床前,开始寻找让我平静的方法。
“你知道自己错了吗?”李医生用严厉的口吻问道。
“我是贵族!我不该受到这样的待遇。我要电脑!”我声嘶力竭地喊着。
“说说你的童年吧。你父母对你是不是使用过暴力?”这个李医生开始采用佛洛依德的心理分析方法了。

一个人的行为模式,来自于早期的经历,尤其是童年的经历。每个人的举止,都是本身精神底层的反映。我太了解啦,我在网络上看过这类文章的。我并不是具有暴力倾向的人,我很清楚自己是严重的意淫症患者--我幻想着自己是有权势的贵族,我幻想着占有这个世界的财富,我幻想着占有这个世界的女人……

我的童年,其实很幸福的。我那时候生活在一个古老的东方大国。那里的人们,勤劳、朴实、中庸、老成……他们不信奉耶稣和上帝,不信奉佛祖,他们有一套自己独特的思维哲学--孔孟之道。我变成这样,是成年以后所经历的挫折--生活的困顿、情场上失意、事业的失败等等。我只有在幻想中才能摆脱现实对我的强奸。李医生根本就是一个书呆子,他应该看看那些向我的网文扔鸡蛋的网友们对我的分析。

“听伯爵说,你打算写自传小说?你很喜欢讲故事吧?讲一个你亲身经历的故事吧。”李医生口气很缓和的说道。

我这个人哪里有什么精彩的故事呢。我就是一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蟑螂;在网络中,我才是我的本源;我觉得我就像一条狗,喜欢别人的赞赏,但是会对着那些敌意的目光狂吠!我努力地在记忆中搜索着我觉得精彩的往事。我被绑在床上,思维都不活跃了……我想哭,绝望了,绝望到我的蛋蛋疼。对了,我的蛋蛋疼了,我想起了一个我能够记得的经历。

我特别喜欢旅游,年轻人的缘故吧。我总是一个人背着我的麻袋,装上我的全部家当,推着一个破旧的超市购物车沿着高速公路旅行。那是我最难忘的一段日子,我终于在我34.56岁的时候,把自己交给了一个女人。从那时候起,我不再是男孩,而变成了男人--虽然只做过一次男人而已。

旅行的第二天,我发现我饿了,我翻了翻我的麻袋--糟糕!我忘记去便利店偷面包了!我渴了,我翻了翻我的麻袋--糟糕!我忘记去星巴克偷咖啡了!我望望道路的前面,这条高速路一直延伸到天地交接的地方--前不着村;我回头看看后面,这条高速路一直延伸到天地交接的地方--后不着店!看来,我会饿死、渴死在这条路上了。我四处寻找着可以充饥的东西,四周除了沙砾和石头,没有我能吃的,连根草也没有!我绝望了,往回走,还得一天才能回到出发地。那时候我估计我会饿死的。

要不怎么说我是贵族呢。贵人有天福啊。我看见前面不远处一辆卡车开了过来。我兴奋地蹦跳着,挥舞着双臂,展示我的存在。卡车开过来,带过来一片沙尘暴,嘟嘟嘟地开过来,嘟嘟嘟地开过去了……妈的,没有理会我!我再一次绝望了。我这个贵族,难道就落得暴尸荒野的下场吗?我一屁股坐在道路边,开始抱头痛苦。

“哞~~”一声牛叫。我抬起头一看,是我最喜欢的奶牛啊!看着它饱胀的乳房,我觉得我浑身充满了力气。这是上帝在解救我!上帝一定是不愿意看到我这个高贵的人落难,让这头奶牛解救我来了。我带着全部家当,推着我的车跟在奶牛后面走到荒野深处……

不知道走了多久,天慢慢黑了。天空中是璀璨的星星,一眨一眨地,象女人的眼睛,带着暧昧,向我张望。多美的夜色啊--晴朗的天空,漫天的星星,柔软的沙地,一头奶牛,后面是我这个高贵的公爵。我想起以前学过的一句诗词:小桥流水人家。我转动我充满智慧的大脑,想到了后面的一句:荒漠、沙尘、大奶。那头牛的奶子真大!

远处是一座房屋,冒着淼淼炊烟,灯光若隐若现,我找到了今夜的落脚点。“哞~~”奶牛的叫声,划过夜空,回荡在荒漠中。
“你这头该死的牛!又去高速公路了!我打死你!”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出来,挥舞着皮鞭把那头奶牛赶紧了牛棚。他回头看到了我,立马掏出手枪对着我,“hi,停下!再往前走我就开枪了!”
“老人家,我是公爵!我迷路了,想吃点东西,喝点水。”我又饿又渴,声音既沙哑又无力。
“把你的手放到头顶,让我能看到的地方!趴在地上!”老人冲过来,用枪指着我。
这年头,手里有枪就是爷!我这个贵族也得听话啊。我趴在地上。

“你有权保持沉默。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老人拿出手铐把我拷上……不对,我警匪片看多了,真实的情节是:老人走过来,搜了我的身,发现我没有任何武器后,把我扶起来。

“孩子,不好意思啊。前几天刚刚丢了一头牛。我以为你是偷牛的。”老人扶着我,进了他的城堡。

这是一个充满着家庭气息的城堡,就是灯光有点昏暗。所有的家具都是木制的,这倒很复合我的品味。我实在是太饿了,饿得我头有点晕。老人看出我的窘境,走进厨房拿出了面包和牛奶给我吃。

“老人家,我无以为报,我封你为我的骑士!”我擦了擦嘴巴,我饥饿感消失以后,我又有力气做我的贵族了。
“我不需要你报答,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老人家推辞道。
“你说!只要我公爵能办到的,一定答应你。”我做了一个发誓的手势。
“实不相瞒,我住在这里几十年了,靠养奶牛为生。我有一个女儿,长得挺漂亮,你可以在这里住上一夜或者几天,但是别对她有非分之举。否则……”老人做了一个杀头的动作,“你会受到最严厉的三个惩罚!”
“这个我答应!而且我额外赏赐我领地上的一个女人为你的奴仆!改天到多伦多来,你挑一个!”我觉得女人嘛,我多得是,无非就是我没有碰过而已。

我到了客房,看见了一个如花似玉的背影。可爱的肩膀,苗条的腰,还有丰满的臀部。两条腿,白皙皙的,在裙子里面若隐若现,挑逗的我想进攻了。我克制住自己,我可是公爵,不能随便和农家女人有非分之事!女人转过身,我的妈呀,太象出水芙蓉了。我有点意乱情迷了。大大的蓝色眼睛,高高的俏鼻梁,樱桃小嘴,洁白的牙齿……我能看见她的牙齿,是因为她和我一样是龅牙嘛。这都不知道?!

“这是你的房间,我的,在隔壁……你有需要可以来找我……我父亲住在你对面。”她婉转一笑,走出了房间,临出房间的时候,轻轻拍了一下我的屁股。她对我,是不是有意思呢?我躺在床上开始胡思乱想,为什么她要拍我的屁股?

夜深了,我听到了老人家的打鼾声。隔壁也没有了动静。我还是睡不着,难道她对我有意思?她一定是想做公爵夫人了,哈哈……我不禁自己乐了起来。“咚、咚、咚”,那是隔壁在敲墙。是她在敲墙吗?我的心怦怦直跳,几乎跳出了嗓子眼。我不能,这是有辱贵族血统和身份的事情。我答应过老人家不对他女儿有非分之举的。

“咚、咚、咚……”她还在敲墙。我觉得她是在找我。我用手指敲了敲墙,“咚、咚、咚……”那边没有了声音,我有点失望了。
过了一会,门慢慢被推开了。我的心跳到了嗓子眼,我屏住了呼吸,不敢喘气。

她轻轻走到我床边,揭开我的被子,钻进了我的被窝,抱着我。我呼吸急促,简直就像在做梦。我可还是处男呢。虽然我有很多女人,但是她们从来不敢碰我,因为我是贵族,是公爵。
她开始亲吻我,弄得我下面胀胀的,支起了帐篷。她骑到我身上,开始撕烂我的内衣内裤,然后骑在我的XX上,开始运动。我的上帝,这是一种我从前没有的快感,温暖、湿润、被包围着。我想我的处男之身就此丢失了,我的童贞在我34.56岁的时候,被一个农家女夺走了。我感到了耻辱,但是我很舒服,我想爆发了……

那一夜,我和她疯狂进行了六次身心交流,我累倒在床上,两腿无法站立,软软的,直打晃。我得好好休息几天了。反正这里有吃有喝的,还有女人。我梦寐以求的女人们啊,我终于得到了你们中的一个!

我感到胸闷,怎么回事?咦~~怎么有块石头压在我的胸口啊?还贴张纸条,搞什么啊?这是侵犯贵族身体,要判死刑的事情!

==============================
你背叛了自己的誓言!
第一个严厉惩罚:重石压身!让你一辈子胸闷!
--被你非分的女人的父亲
==============================

我抬起石头,拖着昨天被搞软的双腿,走到窗前,打开窗户,把石头扔了出去。“啊!”我的蛋蛋疼!我仔细一看,那个石头上拴着一根细线,这头绑在我的一个蛋蛋上!妈呀,要被重石分身了啊。我看到了窗户的玻璃上贴着纸条。

==============================
你背叛了自己的誓言!
第二个严厉惩罚:你左边的蛋蛋绑在石头上!
--被你非分的女人的父亲
==============================

我赶紧跳出窗户去追赶那块石头,那可是我的蛋蛋啊。我不能没有它,否则我怎么做男人啊?尤其是一个高贵的公爵,不能只有一个蛋蛋。
还好石头滚落的不是很远,我总算追赶上了。这个老头子,等我回到多伦多,我一定组建军队来杀光你的牛!我还没有打算气愤的时候,我还得惨叫一声,“啊!我的蛋蛋!”我疼死了,在地上开始打滚。

我看到地上有另一张纸条。
==============================
你背叛了自己的誓言!
第三个严厉惩罚:你右边的蛋蛋绑在床腿上!
--被你非分的女人的父亲
==============================

我痛苦地回过头,看到了一根长长的细线从窗口延伸出来,我真的被分身了。我满地打滚,疼得哇哇乱叫。老人家走过来,那着一根棒子,开始拼命地打我。他侵犯了贵族的身体,应该被判处死刑!
我仓皇地逃跑,我捡了一根木棍,绕着他的农场画了一个很大的圈,我疼痛着,但是我还是发扬着贵族精神,我对着那个老人家宣告:“这个圈里面的土地,是属于我公爵的,包括上面的女人!”




这么多年,我一直隐藏着这段往事。我只有过这一次和女人共眠的经历,但是我不能说、不敢说,有辱我的公爵身份。我现在确实缺少阳刚之气,我比以前变得婆婆妈妈,口水多,喜欢骂大街吵架。因为,我只有一个蛋蛋……
我转过头,看了看李医生,我发现他捂着肚子,憋得满脸通红,忍着不笑出声。我的脸也红了,好丢人!李医生对门外的白大褂们招招手,他们冲进来,按住我,开始用橡胶棒打我。我被打得神志不清,渐渐昏迷过去。也好,我休息一下,睡睡觉算了。
0 CommentsPosted in *小说:荒淫日记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0 Trackbacks
Top
自我介绍

贾作家

Author:贾作家

这是一个有关SM和无关SM的博客。文章都是我的原创,转载请写明出处。博客中一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非本人原创。
QQ交流群:1827453

下面的“文章类别”中可以分类查看查看!(访问密码:smile)

文章类别
最新文章
月份存档
访问统计
好友链接
加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

博客的自杀方法: 放点反动的,立马被和谐。 放点色情的,慢慢被和谐。 博主自封的,立即被自杀。 网站倒闭的,跟着被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