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淫日记(1)--这个不是色情!

11 16, 2009
《荒淫日记》


引言

我是一个愤世嫉俗的人,有点另类,有点矜持。我小心翼翼的生活在这个城市的底层,就像一只蟑螂,昼伏夜出,为了每日三餐不停地忙碌着。我长得不算很帅,但是我有我自己的气质,那就是玩世不恭的生活态度和超凡脱俗的言辞。
我周围的朋友们都很钦佩我,在我的朋友圈子里面,我是唯一能够无数次来往于这里和现实之间的人。我生活的地方,周围是高高的围墙,窗户上和门上都有铁栅栏。我们终日无所事事地坐着、跑着、走着、打闹着,我们挺消遥自在,但唯一的遗憾是我们惧怕这里穿着白色衣服的人,他们--是魔鬼,也是我们这群人的上帝。

我的朋友们都叫我“公爵”,除了这里那个脾气最暴躁的“国王”以外,我是这里最有权威的人。我喜欢坐在这里唯一的一台电脑前,用文字发泄自己的无聊和苦闷。那台电脑是我唯一能够接触外面那个肮脏的、混乱不堪的世界的唯一通道。我阅读新闻给我的朋友们听,当然他们很多人神志不清,并不一定能够理解;我下载图片给我的朋友们看,我十分了解每个人的喜好,比如国王喜欢看蜡笔小新、王后就只看喜羊羊和灰太郎、伯爵是这里唯一和我爱好一样的,他喜欢看美女、侯爵是个变态,喜欢看葫芦娃……其实我还有一个爱好是这里的人所不能理解的,那就是我喜欢看奶牛--“每天一斤奶,强壮中国人”,我太喜欢啦!

我的中文名字叫史加国,英文名字叫Doggie Shi。这里的人根本就不懂中国文化!那些白大褂竟然叫我Dog Shi(t),说是这样读起来顺口!来到这个被枫叶染红的国家第三个年头我就被送到了这里,那个肮脏的、混乱不堪的世界里面的人他们不能理解我超凡脱俗的行为和富有思辨与哲理的言辞。我是一只蟑螂而已,为什么要强求我遵循人类的生活法则呢?

这里的人都把外面的世界叫“外面(Outside)”,我们这个世界叫“院里(Inside)”。很多人害怕谈到“外面”,甚至是提到“外面”两个字都会因为思维混乱被送进小黑屋--“黑暗地狱(Dark Hell)”。我是唯一不怕outside的人。这也是我赢得公爵爵位的原因。



《自行车》
一道刺眼的白光照得我的眼睛很疼。我知道我刚才的意识又游离了我的身体。我经常会这样,莫名其妙地陷入思维混乱的境地。白大褂这时候就会蜂涌而上,用橡胶辊使劲地打我,打到我晕眩为止。他们会把我拖到我的城堡,把我绑在床上。

我睁开眼睛,周围都是白色的: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门,我的城堡里面没有窗户,是为了防守的需要。他们对我非常好,在白色的墙壁上覆上白色的柔软的泡沫板,只有这样我拿我高贵的头颅去体验现实的残酷时,才不至于撞墙撞得头破血流。我的四肢被束缚着,就像一个装在茧子里面的飞蛾幼虫。

我很渴,我开始大叫:“我要喝水!安红,我要喝水!安红,我想喝水想得要睡觉!……”我知道这样叫喊是徒劳无功的,因为我的城堡隔音效果非常好,他们只能通过摄像头看到我的一举一动。做人难,做一个贵族更难!我简直就是生活在摄像头和橡胶棒保护的世界里。

门开了,三个白大褂进来。我的上帝!他们终于来解救我了。我渴望他们来打救我这个肮脏的灵魂。

“你知道我是谁吗?”一个白大褂问道。我眯缝着眼睛,我看清了,那是被我们成为“王医生”的人。
“你是王医生?”我小心翼翼地回答道,我知道如果回答错了,意味着我的晚饭就没有了。
“那我是谁呢?”另一个白大褂问道。我眯缝着眼睛,我看清了,那是被我们成为“李医生”的人。

他们终于确认了我的神智。我被解开,坐在窗边。

“说说你刚才是怎么了?”王医生问我。

“刚才……”我开始回忆我刚才的记忆。刚才,我一定是做了什么。我终于想起来了,那是我一次和自行车有关的经历。

我骑着自行车,游荡在多伦多的街道上。那是我前天在约翰家门口捡到的马丁的自行车。我骑着自行车,想飞翔的天使一样快乐。我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车。这是一个我和我子孙后代应该铭记的历史时刻!我有了一辆只有一个轮子的车?(这怎么可能,难道我是杂技演员?)
当我经过G街H号的时候,我听到了一声砰的声音。谁这么操蛋?碎玻璃瓶子为什么扔在马路上?我从车上被甩了下来。我的嘴巴贴近地面的时刻,我的牙齿冲离了我的牙床。我对这个场景的记忆,就像吴宇森的暴力美学片段:惊恐的扭曲的脸,两颗突出的龅牙,以慢速度贴近地面……我的牙齿先于我的嘴唇接触了地面……两颗龅牙迸裂,飞散在空气中……血从嘴巴里面一滴滴散落开来……
我赶紧摸了摸自己的牙齿,奇怪的是我的龅牙为什么还在呢?难道我有天生的自愈能力?

我拖着我的车,一瘸一拐地往H街走去。我知道侯爵在那里开了一个修车行。

“公爵大人,你这是怎么了?”侯爵毕恭毕敬地,坐在地上带理不理地问我。这个没有尊卑的人渣!我需要你跪下!记得我在这里最高的八层楼的楼顶是如何风光:我向着整个街区大喊,“I am king of the world! 这里的女人都是我公爵的!”

“给我修车!”我把我的车拖到他面前。
“600块,兄弟。”侯爵给我开了一个价。

“600块?我觉得600块也太贵了吧?OK,就算你要600块,我觉得我的车也应该起码享受如下待遇:我的车进入你的修车行开始,就有一辆漂亮的26式永久牌女车陪着,女车要象欢迎贵宾一样带着我的车走在红地毯上。然后我的车要被请上主席台讲话,象国家元首一样。接着是在女车的陪同下享受鸳鸯浴。你们要用最好的汽油来洗我的车。接着我的车要在你们最好的维修工的照顾下进行手术,所有的维修配件要全是美国进口的,中国原产的,我的车都不要。电子配件要是日本原装的,韩国三星的肯定不行!车上的皮座,一定要Gorge Amani的,还得是鳄鱼皮的,猪皮牛皮都不行!”
“看到那半个商标吗?你得找法国浪漫派画家重新画一个完整的。还有,车铃铛,你得换个mp3,我的车也不要求什么高品质的mp3,Apple iPod就可以,你还得配上一个Creative的专用音箱。我喜欢一按喇叭,就响起<大刀枪,鬼子们的头上砍去>这样有魄力的铃声。另外,维修完毕,那辆女车要给我的车做一次全活,最好加上泰式按摩。等我的车出来,你们要给我的车打上蜡,戴上红花,象拥戴勇士一样送我的车出来。别说600块,就是6000块我也愿意。我这个人的消费原则是:不求最好,但求最贵!”

侯爵一脸惊诧的表情,他拿出上次在便利店偷的手机,按下了几个号码。“喂,公爵出事啦!公爵出事啦!在H街。”我讨厌侯爵这种不分尊卑的无耻举动,我拿起我的车扔向他,追着他跑了两个街区。这是骑士之间决斗,我把我的一个牙齿留在了侯爵的肉里,侯爵的一只中指经过我的食道进入了我的胃里。

我的车最终被留在了侯爵的修车行,它光荣地被分解成原装配件,然后以高价卖给街区的人们,我称之为“器官移植”,这是一辆公爵的车的最高善举!我,这个高贵的公爵,被护送到院里,成为这里唯一会使用电脑的贵族。
……

王医生和李医生互相对望了一眼,然后走出了我的城堡。一帮白大褂进来,他们抡起橡胶棒,又一次考验我的忍受力。我被打得找不到方向,我知道这是上帝对我的惩罚……
0 CommentsPosted in *小说:荒淫日记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0 Trackbacks
Top
自我介绍

贾作家

Author:贾作家

这是一个有关SM和无关SM的博客。文章都是我的原创,转载请写明出处。博客中一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非本人原创。
QQ交流群:1827453

下面的“文章类别”中可以分类查看查看!(访问密码:smile)

文章类别
最新文章
月份存档
访问统计
好友链接
加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

博客的自杀方法: 放点反动的,立马被和谐。 放点色情的,慢慢被和谐。 博主自封的,立即被自杀。 网站倒闭的,跟着被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