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SM长篇小说--绳舞飞扬的岁月(12)(作者:webmailer)

11 13, 2009
《第八篇、The greatest love of all》

*********************************************
母性的力量胜过自然界的法则。
--芭芭拉·金索尔夫(美国当代著名作家)
*********************************************

我想了很多天,到底要不要写这篇里面的内容。你可以把我的小说看成是SM言情小说,也可以单纯地看成一部色情小说。我的本意是想写一篇都市居民心理边缘的一些事情,把爱情、友情、亲情和SM这个边缘性话题糅杂在一起,变成一个个不伦不类的故事。
现在,我决定还是写下这篇关于一个母亲的故事。我觉得,不写下这段故事,我的小说的结尾就会没有意义。这个故事讲述的一些内容,可能会让你无法接受,但是我保证描述的尽量真实。


如果说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是母爱,那么世界上最伟大的力量也一定来自于母性。母性,让一个女人无所顾忌,让一个女人坚强,让一个女人可以舍身忘我。不论从哪方面讲,女人要比男人坚强。

一个灰沉沉的下午,我在红衣的咖啡厅里消磨着时光。一杯蜜柚茶,一包香烟、一个打火机、一台笔记本电脑,一个可以连接互联网的网络,这些足可以让我忘却一切烦恼。烟从我的嘴巴吸入,经过一个肺内循环,从我的鼻孔缓缓而出,身边烟雾缭绕,我惬意地象在仙境中的神仙。我喜欢看网络上那些杂七杂八的奇闻怪事,喜欢看那些唯美的文字。

王亮最近工作很忙,根本无暇顾及霞霞和小陆了。这两个女人最近寂寞的不得了,象被圈养在家里的发情母狗,一肚子欲望得不到满足。小陆在QQ上和我说,她最近一直在手淫,实在空虚的无聊。我觉得这个女人被王亮调教的彻底开化了,习惯了过上一种荒淫的生活。小陆近似病态的淫贱欲望让她有时刻越轨的危险。

威严的温柔:哥们,最近你没有好好满足小陆啊。
天堂里的鸭子:最近忙啊。她不是有一根大萝卜嘛。
威严的温柔:就是金子的大萝卜也没有你那根肉肠好。陪陪人家呀。再这样下去,她给你戴绿帽子啦。
天堂里的鸭子:知道啦。我今天就拿绳子把她捆了,装进箱子。
威严的温柔:这样行!装起来,这样不会跑了。你忙吧。

阿芳最近一直没有消息。从她回到北京开始就没有联系我。我觉得该打个电话给她问问近况。她怀孕了,自己一个人在北京无依无靠的,我还真有点担心了。

“喂,阿芳吗?”我拿起电话。
“呀,你会打电话来啊?”阿芳假装很吃惊的样子。其实我以前也打过她电话好不好?
“最近好吗?”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阿芳的近况。
“挺好的。就是很无聊。请了长假,一个人在家。”阿芳回答道。
“你家里人没有去北京陪你?”我觉得女儿怀孕了,她父母应该挺心急才对。
“他们要过几个月才来。对了,最近在拼命学习厨艺,煲汤、炒菜,自己给自己做着吃。下次你来北京有口福啦。”阿芳兴奋地说道。
“是吗?那么有机会我来尝尝。你不是发誓一辈子不进厨房的吗?”我突然想到大学里面我们讨论将来结婚了,谁下厨做饭的事情。
“这个嘛,因为肚子里面的宝宝需要嘛。难道我天天吃盒饭?她现在有5个月啦。是最需要营养的时候。”阿芳俨然成了一个待产专家。
“我过几天去北京看你去吧。不多说了。要我带点什么?”我问道。
“你来就是了。带上人民币就好了。挂了。”阿芳回答道。
“拜拜。”我挂掉电话,心里的一丝担心荡然无存。我本来怕阿芳照顾不好自己,现在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我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古怪,为了一个和自己不相干的女人担心起来。我应该拿起皮鞭,对所有的女人用威严的口吻说,“跪下!你这个下贱的母体!”我什么时候变得温柔体贴了。这样非常不好,我一直是魔鬼啊。

……

过了几天,王亮来电话,说他送个东西给我看看。这小子经常搞些古怪的东西逗大家开心。我说送到我办公室吧。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这小子搞什么鬼啊?
王亮到了地方,打电话让我出来抬一下。我叫了一个男员工和我下楼去抬那个东西。我一直纳闷,什么东西这么大啊。果然,在车厢里面放着一个很大的皮箱,上着锁头。王亮一再嘱咐不要掉在地上,三个人抬着皮箱进了我的办公室。

王亮诡秘地把办公室的门关上,然后拿出一把钥匙。打开锁,拉开皮箱的拉链……我靠!是赤身裸体被捆成粽子的小陆啊。嘴巴里面塞着毛巾,用胶布贴得很牢靠。小陆蜷伏在箱子里面,下体里插着一个假鸡巴。这个礼物看起来就让人兴奋的热血澎湃。我赶紧把办公室的门反锁上,并告诉员工我现在很忙,不要打扰我。

王亮拉起小陆,让她跪在我的面前。然后对我说,“交给你了。”然后打开办公室的们出去了。我反锁上房门,走到小陆面前。我根本不介意在小陆面前扮演一个男人的角色,我们在一起不知道玩了多少次了。我撕开胶布,拿掉毛巾,然后掏出鸡巴,塞进她的嘴巴。小陆开始用力地舔我的鸡巴,鼻子里面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一副淫贱到家的样子。

我觉得差不多兴奋了,带好安全套,跪在地上从后面进入小陆体内,开始奸淫这个王亮送给我的礼物。小陆被干的软软地瘫在地上,胸部一起一伏的,下体流出的淫水弄得阴部湿乎乎的。我叫王亮进来,帮我收拾残局。王亮进来以后,看到扔在地上、满是我精液的安全套,第一句话就问,“元朗,满意吧?”
“这种馊主意只有你想得出来。怎么今天满足了小陆几回呀?”我开玩笑。
“起来!到皮箱里面去!”王亮命令小陆道。“就你这一回,哈哈……”王亮这小子把我当成按摩棒了。
我拿起白板笔,在小陆的肚子上写上了“元朗到此一游”,然后拉上皮箱。王亮锁上锁头以后,我和王亮打算出去喝一杯。

回到办公室是晚上了。王亮带了一份肯德基给小陆。打开皮箱以后,小陆满脸泪水,看来委屈很大啊。小陆看到王亮,用累死求饶的口气说道,“主人,我知道错了。下次没有主人的命令,我不能发骚”。原来是我害了小陆。看来这次的调教对小陆的震动很大。王亮解开绳子,让小陆赤身裸体跪在我们面前吃肯德基快餐。

……

时间又过了两个多月,阿芳快生产了吧。我知道她父母现在在北京陪着她,所以我也不用担心什么了。我经常买些营养品快递到北京,吃不吃是阿芳的事情,买不买是我的心意。王亮前段时间去北京,特意帮阿芳重新布置了房间,找人把卧室改造成了母婴同室。阿芳的前夫在他们离婚以后一直没有出现过,这种男人死掉也罢。我觉得我能够帮阿芳的也只能这么多了。

……

阿芳经常发些邮件过来,有时候会自拍自己的大肚子。我觉得挺搞笑的,看着一个女人的肚子随着时间越来越大。自然界的奇迹,这是人类生生不息的奥秘所在。最近一直没有和小戴、钱锦见面。我实在没有什么心情,心里总觉得有一件大事情要发生了。我知道,那是我在等待着阿芳的孩子的诞生。虽然我和这个孩子非亲非故,但是我一直陪伴着这个孩子的成长,从她还是一个细胞开始。

……

阿芳临生产前的一个礼拜,钱锦出差去北京,我托她去看看阿芳。我一直在和北京的王总合作着我的软件产品,项目到了攻坚阶段,每天忙得昏天黑地。我几乎睡在了办公室里面,每天离开办公室的时间不超过5个小时。我趴在桌子上,双眼血红,就像一个疲倦的斗士。
手机的铃声传来,是钱锦的电话。

“唉。我在医院,阿芳推进去了。”钱锦紧张得象她自己在生孩子一样。“胎位横位,可能难产。医生建议剖宫产。”
“是吗?”我的倦意全无,但是一身冷汗。难产?天底下除了自然灾害和人祸,死亡率最高的不就是女人生孩子吗?“阿芳决定剖腹产了吗?”我迫不及待地问。
“已经签字了,在手术室。”钱锦的回答让我放下心来。我还真怕阿芳的倔脾气一上来,非要顺产呢。
想到女人生孩子,我想起一个脑筋急转弯来。
医学上把疼痛分为十三个等级。第一级疼痛是被蚊子叮了一下,一直到第十三级女人生孩子。那么为什么没有第十四级疼痛呢?当然有,女人生孩子的时候被蚊子叮了一下。哈哈……

我让钱锦随时联系我。我给家里去了电话,今天晚上不回家睡觉了。我决定在办公室里面等着阿芳生产的消息。时间过得很慢,我能听到笔记本电脑硬盘吱吱的叫声,我的心跳还有烟在燃烧的声音……
阿芳以前很怕疼,我经常用掐她屁股的方式来报复她。每次都疼的她哇哇乱叫。她有一个臭毛病就是倔脾气,她认定的事情,就是牛魔王来也拉不回来。我知道她希望顺产的,想体验一次一个女人最痛苦也是最美妙的一刻。今天,够阿芳受的了……

一会手机响了,是王亮的电话。“哥们,我打你公司电话吧。开着免提不要挂啦。滴滴……”妈的,才一句话就挂了。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来 ,我按下了免提。
“阿芳要生了啊?”王亮焦急地问。“我和我老婆在这里呢。嘿嘿。听现场直播。”
“我不在北京,你应该打钱锦的电话,她在现场。”我觉得挺搞笑,这么多人弄得象我自己的老婆生孩子。

手机响起,打开免提,王亮在等着直播呢不是?
钱锦第一句话就说:“阿芳生了,一个女孩,5斤7两。恭喜你做爸爸啦。”钱锦故意压低声音说了最后一句。
“哈哈……”王亮在电话上笑起来。“哥们,遍地开花啊。”
“你们别开玩笑好不好?被我老婆知道了非要阉割了我不可。再说那个孩子不是我的,是她前夫的。”我辩解道。
“阿芳如何?”我问道。
“已经下了手术台,准备去病房了。”钱锦说道。
……


一个长夜,漫漫长夜,寂静的漫漫长夜,期待中度过的、寂静的漫漫长夜。我拿出一支烟,点燃,吸了一大口,仰起脖子,畅快地吐出来。真爽!
阿芳,从前是多么娇滴滴的少女,被扎一下都会掉眼泪的女人,今天晚上忍受着什么样的痛苦呢?我想她现在应该熟睡在孩子身边,一个是圣洁的母亲,一个象来自天堂的小天使。女人的伟大在于为了自己的后代可以忍辱负重,舍身忘我,我们这帮男人有多少能这样呢?

第二天,阿芳打来电话,让我帮她想几个名字。我这种俗人,怎么可能会想到好名字呢。不过我还是给了几个当初自己孩子的备用名字。“涵”,“雨”,“萱”,“倩”……现在想想有点可笑,怎么那么琼瑶啊?
第三天,阿芳打来电话,说她决定用“诚诚”这个名字,希望她将来诚实做人,待人真诚。我听到以后,第一个想到的是《上海滩》里面的冯程程。其实我觉得只要阿芳喜欢就好。
第五天,钱锦来电话,说孩子的眼睛有点问题,医生说是原发性的角膜炎。听到以后,我的心里一下子变凉了。我从来没有为一个与自己非亲非故的人这么担心过,我想阿芳将来碰到的困难会更多。钱锦在北京的事情办完了,准备回上海来了。


我忙了差不多一个月以后,拨通了阿芳的电话,“孩子好吗?”我强作镇定地问道。
“挺好,钱锦告诉你了吧,就是眼睛有点小问题。”阿芳很平静。
“赶紧治疗。需要什么跟我说。”我觉得,作为朋友,也应该说这句话。
“放心,我会游遍大江南北,四处求医的。呵呵……”阿芳听起来很乐观的。我知道,阿芳变了,变成了一个坚强的女人。
我拉紧了捆绑在小戴身上的绳子,她呻吟了一声,被我一脚踹趴在地上。小戴的屁股撅起来,渴望着一个男人进入她的身体。小戴的肛门一张一缩,刚才的括肛器让她的后庭打开了一个接纳男性生殖器的通道。
“医生怎么说的?”我迫不及待地问阿芳。小戴看到我没有反应,爬过来含住我的鸡巴,开始刺激我的龟头。
“换角膜吧。这个得等。”阿芳还是很平静。我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我先挂了。你忙孩子吧。有时候一定要记得找我。”小戴现在象一个陷入肉欲漩涡的女人,已经失去了和男朋友做爱的欲望,而沉浸在SM的受虐体验中。她谈了四个月的男朋友永远不会知道此刻他的女朋友正变成了一条母狗,跪在男人脚下,等待着被男人入侵。我很快兴奋起来……
一连数日的大雨,让我感觉到烦闷地喘不过气来。日子实在是无聊,我一连几天和王亮他们在一起玩SM六人组。这是消遣和娱乐的最好方式。我把自己的烦闷、痛苦、担心、绝望……一股脑地用皮鞭发泄在四个女人身上。

………


一天在红衣的咖啡厅闲得没事干,我突然想写日记了。于是我心血来潮地开通了自己的博客,开始每天记下一些无聊的、刺激的、正常的、淫荡的……事情。我把这篇小说也放到了我的博客上,并告诉了阿芳地址和密码。



(全文完!)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0 Trackbacks
Top
自我介绍

贾作家

Author:贾作家

这是一个有关SM和无关SM的博客。文章都是我的原创,转载请写明出处。博客中一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非本人原创。
QQ交流群:1827453

下面的“文章类别”中可以分类查看查看!(访问密码:smile)

文章类别
最新文章
月份存档
访问统计
好友链接
加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

博客的自杀方法: 放点反动的,立马被和谐。 放点色情的,慢慢被和谐。 博主自封的,立即被自杀。 网站倒闭的,跟着被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