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SM长篇小说--绳舞飞扬的岁月(10)(作者:webmailer)

11 05, 2009
《第七篇、红衣勇士和小why》


********************************************************
美好的东西时常是由于它是真诚的。
--罗兰

一个永远不欣赏别人的人,也就是一个永远也不被别人欣赏的人。
——汪国真
********************************************************

虽然我是一个SM爱好者,但是我一直觉得SM不能称之为“艺术”。我无法想象SM中那种被扭曲、被释放的的人性能够被其他人所欣赏。虽然我看过很多SM照片,看过许多SM文章,我还是不能想象自己能把SM展现给SM圈子以外的人。我认为那些SM照片,就是为了摄影而拍摄的,虽然很美,但肯定不是在SM进行中拍摄的。

有很多人觉得我的这篇小说写的很细致,有点唯美主义的风格,谈不上刺激。说实话,要是以前我来写那些事情,你读起来肯定觉得刺激,或许能热血沸腾。现在我写SM的那些事情,我尽量变得隐讳,细致,唯美一些。我不想让没有尝试过SM的人,或者对SM向往的人感到SM的恐怖、淫荡甚至是无法理解。

美好的东西时常是由于它是真诚的。对于SM双方,保持着真诚的心才能觉得SM的美好。你不能虚假地展现自己,也不能为了得到对方而虚伪。我崇尚那种和谐的SM关系,不管你是纯粹SM主义者还是爱情SM主义者,你们要真诚地疼爱对方,让对方感到温暖。

虽然我们组建了SM六人组,但是我和王亮更多的情况下是分开玩的。六个人的时间很难碰到一起,但是两三个人碰到一起还是可以的。
我和小戴、钱锦保持着一贯的原则,不管我在和那个女人进行SM,事后大家都会一起看看当时拍摄的照片或者视频。两个女人成为很好的姐妹,她们经常一起逛街买东西,亲密得我开始嫉妒了。

很多时候,我和小戴会在钱锦的家里玩SM,钱锦有时候提前下班回来碰到我们还在,也会主动加入进来。她的女儿寄宿在学校,一个星期回家一次,钱锦虽然很想每天接送女儿,可是那个小姑娘是个独立主义者。我一直觉得孩子应该在小时候多和父母在一起,这样对性格发育有好处。我和霞霞还有王亮甚至说过,如果钱锦工作忙不能照顾孩子,我们可以帮忙。钱锦总是开玩笑地说,“和你们在一起啊?不变成S就是变成M啦。”我们都知道,钱锦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能够完全独立,和她保持着母女加朋友的关系,尤其是她想看到自己的孩子用大人的口气和自己交流。

王亮和小陆的关系比他和霞霞亲密得多。他对霞霞现在的婚姻是有顾虑的。甚至有时候因为怕霞霞带着鞭痕和绳痕回家,不使用鞭打和捆绑。我开玩笑地说,他和霞霞俨然不是S和M,而是一对野鸳鸯了。他不在意和霞霞的老公进行交往,两个男人因为都喜欢打篮球,还成了队友。王亮看到过霞霞老公背后隐藏的那个女人,确实比霞霞漂亮、年轻。两个男人在一起,除了打球,就是谈论女人。看来,王亮像是找到知己了。这对知己,有一件事情是永远不能说的,那就是霞霞现在成为了王亮的M,背着老公在外面被王亮SM调教。

最近一直在和阿芳联系,她帮我找到的那家做Java开发的公司资质还不错,我打算把自己公司的一个产品的开发交给他们去做。阿芳一直在帮我谈价格和分成协议的事情,白天上班,晚上和那家公司的老总谈判。我觉得她可能累坏了。昨天下午去买了一包西洋参快递到北京,我怕她为我的事情把身体累垮了。

今天早晨阿芳把最终的合作协议发给了我。我很满意,比我预先的成本低很多。不过我也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惊喜,那就是她怀孕了。我嘱咐她不要再操劳了,后面的事情我到北京亲自办。
中午赶回公司,赶忙定了去北京的机票,一个是去做最后的合作确认,一个是看看阿芳。

晚上8点钟左右的飞机,到北京要半夜了。我出发的行程没有和阿芳说。我要是说了,她这次一定会赶到机场接我。原因很简单,她怕我的强势脾气把生意搞砸了,她有必要陪着我去见那家公司的老总。去机场的路上,我打电话给那家公司的人,说我晚上到,希望今天晚上有个结果,第二天我到他们公司签合同。

我很讨厌在候机室里面等待,还好我带着电脑,临时可以看看邮件、看看照片和视频。我坐在一个角落里面,欣赏着我那些和小戴、钱锦玩SM时拍摄的照片。前几天给王亮过生日的时候,我们拍摄的照片还没有整理好,顺便一起整理一下,发给他们。

离登机还有半小时,同机的旅客开始慢慢聚集过来,我的旁边慢慢坐了很多人。坐在我对面的是一对夫妻样子的两个人。男人看上去三十多,接近四十了。女的看样子就27,28的样子。我注意到他们是因为那个男的头发比较长,梳到后面扎了一个小尾巴,头上还带着一个发卡用于收拢头发。唉,这么老了还学人家艺术家风格,你以为你自己还年轻啊,看样子也不像做艺术的,不伦不类的像个痞子。那个女的,典型的上海小女人,说起话来娇滴滴的,她和自己老公说话的口气简直就像女儿和老爸在说话。受不了,受不了……

我合上电脑,收拾行李,站到了登机队伍里面。那对夫妻走过来,站到了我的身后。两个人在我的背后卿卿我我的样子,让我的后背有点发麻。说实在的,我特别害怕看到不伦不类的男人身边搂着一个可爱的女人,那简直是抹杀了造物者的光荣。什么样子的女人身边都要配上一个相配的男人才对。

“晚上住在哪里啊?”女的问男人。
“还是上次的那个酒店。我喜欢那里的灯光。今天晚上好好拍几张照片。好伐?”男的回答道。
“那不要拍卫生间,那里的卫生间不好看。”女的娇滴滴的,撒娇地说。
“好!”男的用手指刮了一下女的鼻子。

我的妈妈哟,我后背的鸡皮疙瘩噼里啪啦地掉了一地。我还是赶紧登机,离他们远点比较好。

登上飞机找到座位坐了下来,我扣好安全带,开始闭目养神。我听到那对夫妻就坐在我后排的座位上。这下我的后背又要完蛋了。我昏昏沉沉地睡过去,醒来飞机已经在跑到上划行,北京到了。

……

“那贴到大院上。”女的在和男人说话。
“贴到紫荊上。”男的说道。

不会吧?两个SM同好?大院和紫荆是有名的两个SM网站,说“大院”和“紫荆”的人,难道还不是。我回过头,看了他们一眼,心里怦怦直跳,我鼓足勇气豁出去问一把,“你们谁是S?”
我想,如果这样问,旁人不懂的话,会认为我在问哪个人的姓名是“S”。

两个人一脸吃惊,我看着他们,男的哈哈大笑,“你也是?”。
“嗯。听到你们两个在说,知道了。”我也嘿嘿一笑。

飞机停靠完毕,乘客开始一个个走下飞机。我特意走到他她们俩旁边,低声问那个男的,“你们也是大院里面的?”。
“你也知道那里啊。我们也是。”男的性格很开朗。“我叫红衣,她是小why。”男的接着介绍起他们自己。

红衣?就是那个发了很多SM照片的红衣?真是有意思,会在这里遇到他们。我和红衣交换了QQ号,然后直奔出站口。看来,今天还是有收获的。

出站口边上,一个小伙子举着一张纸,上面写着“上海,元总”。我知道那家公司派人来接我了。其实我特别不习惯被人当成贵宾,我觉得这是对我自由主义者的一种限制,甚至是侮辱。我回头看到红衣和小why在提取行李,我拉着接站的小伙子去提取行李。

“你们待会打车走?”我问红衣他们俩。
“是啊。你呢?”红衣问我。
“一起吧,我送你们一程。机场到市区挺远的,快半夜了。算是缘份吧。呵呵。有车来接我的。”我干脆送个人情吧。
“老公,帮我一把嘛~~”小why娇滴滴的声音让我差点把行李扔出去。
“和这哥们一起走伐?侬有车,不用拉擦度。”红衣和小why用上海话说。
“好呀。省钱啦。谢谢你啦。”小why总算有点正常了。

接站的小伙子拉着我们先开到红衣住宿的酒店,然后准备拉我去会面地点。我说不如去我熟悉的咖啡厅吧。小伙子打了电话,车转向天坛公园附近。

每次来北京,我都会去天坛公园一趟。这个习惯确实有点怪。我喜欢天坛公园里面的那种肃静,也喜欢里面人们的闲逸,喜欢隐隐约约听到老人家唱京剧自娱自乐;喜欢看到白发苍苍的俩个老人互相搀扶着走在小路上;喜欢天坛主道两边直挺挺的松柏。天坛是古代帝王祭天的地方,这里皇帝也只能是第二大,因为天是最大的。我特别喜欢一个人,从南门进入,沿着主道,走在皇帝祭天的道上。这是一种对心的洗礼,让我知道人是渺小的,自然和本性才是伟大的。

我来到咖啡厅的时候,阿芳和王总已经在等我了。
“元总怎么选在这儿啊?”王总是典型的北京人,一口京腔京韵,我拿文字也模仿不来的。
“我喜欢这里,每次来北京必到的两个地方,天坛和这里。”我看了一眼阿芳,她其实相当清楚原因。
我们三个人花了半小时口头确定了合作协议的细节,这要感谢阿芳先前做的努力。王总提议一起去后海的酒吧街,我推脱说有点累,提议明天合同签署了再去。我现在不大喜欢酒吧,不大喜欢应酬,想早点回旅馆休息了,并且阿芳怀孕了,去酒吧不大好。

阿芳一直用期盼的眼神看着我,希望我能约她一起走。我觉得送她到家还是可以的,打车带着她,直奔她家。
“我准备离婚了。我丈夫提出离婚了。”阿芳说道。
“你不是怀孕了吗?你丈夫他还要离婚?”我很吃惊,不说感情,不说仁德,单从法律角度也是不容许的。
“他还不知道,我也不想他知道。他已经搬到那个女人家里了。我现在等着所有事情定下来,协议离婚好了。”阿芳一脸镇定,象视死如归的勇士,敢于面对离婚的伤情、伤心、伤财。
“我不便说什么。但是如果能够不离婚,找到解决办法是最好的。”我实在说不出什么,总不能劝离吧。
阿芳冷冷一笑,脸朝向另一边,看着车窗外面。我伸出手,握着阿芳的手,好冰凉的手,一点血气也没有。她的心,是不是也冷冰冰的呢?

回到旅馆,打开电脑,加了红衣的QQ,这小子不在线。我想她们俩应该在玩SM摄影吧。以前见过红衣的照片,拍摄的很唯美,我觉得把SM拍摄的那么美,是一种勇气。以前我看到小why那些照片的时候,我就在猜测小why的模样。我一直觉得小why应该是长相不错的女人,一般说来好的身材和好的皮肤是女人一半的美丽。我就是无法理解那些精美的照片是如何拍摄的。如果是SM的时候拍摄,一定不会拍摄的那么恬静和唯美,除非有很好的抓拍技巧;如果是单单为了拍摄照片,那么是不是SM都无所谓的,就跟内衣秀或者裸体艺术一样,变一个表现女性美的方式而已。

我觉得特别无聊,有点后悔没有答应王总去后海酒吧玩了。打开iTunes,开始播放mp3。我闭上眼睛,排除一切杂念,听着那些入流和不入流的、激情的和舒缓的、快乐的和伤感的音乐,我觉得这是一种享受寂寞侵袭的好办法。今夜,我接受寂寞和我玩一次SM,它做S,我做M。

昏昏沉沉中,一个QQ的声音跳进了我的耳朵。我看了一下,是王亮那小子。他的QQ昵称是“天堂里面的鸭子”,意思就是“他快乐的就象在天堂里面做鸭子,有很多女天使和自己那个”。好淫荡的名字吧?

天堂里面的鸭子:哥们,北京如何啊?做坏事还开着QQ哪?视频直播不啊?
威严的温柔:我一个人。在听歌。
天堂里面的鸭子:说这话我信。因为你没有带着小戴或者钱锦,等于把生殖器留在了上海。哈哈。
威严的温柔:你行!太了解我了。不聊了,我得睡觉了。办正事来的。
天堂里面的鸭子:你忙。
威严的温柔:你在忙什么呢?
天堂里面的鸭子:打游戏。
威严的温柔:下了,88。

我回到床上,继续听歌。北京的夜,裹着寂寞,如一张网,罩在我的思绪上。外面霓虹闪烁,房间里面,是一个抽着烟的寂寞的魔鬼。我不知不觉睡着了,醒来,天微微亮,一个近似于失眠的夜晚总算熬过去了。

QQ上,一个跳动的头像进入了我的视线,“elder”。

elder:哥们,我是红衣。飞机上那个。
elder:???
elder:下了。晚安。

我睡过去了,没有听到红衣的信息。我能想象出一个扎个小尾巴的男人,在电脑前打字的情景,一定挺可笑的。大院里面的红衣与眼前这个红衣,在我的心里留下了很大的反差,我一直以为红衣应该是一个长相英俊的男人。

北京的行程安排的比较轻松,我上午去王总那里确定了最后的合同内容,带着他们盖章的合同直奔天坛公园附近的咖啡厅。又是一个舒舒服服的,慵懒到可以忘记一切烦心事情的下午。我坐在咖啡厅里面,抽着烟,一边带着耳机听iPod Touch,一边上网。

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了我的对面,我摘下耳机,一脸吃惊地看着阿芳。我吃惊她回来这里找我。
“你果然在这里。”阿芳笑着说。
“暴露了。哈哈。”我觉着自己笑得好假。
“我有个东西送给你。”阿芳拿出一个信封交给我。
里面是我和她的一张照片。那是我们分手前在上海植物园拍摄的。因为分手了,我一直没有拿到这张照片。
“十多年了,总算见到了。哈哈。”我开着玩笑,心里却在伤感。
“我得走了。你什么时候回上海?”阿芳象完成了使命一样。
“用我送你吗?”我问道。
“不用了,王总在外面等我。”阿芳回答道。
王总和她?这个不会是一个新的开始吗?阿芳看到我的表情,以女性特有的敏感气质,在我耳边说,“我和王总没有什么的。你放心好了。如果你现在单身,这次我不会放你回上海的。王总一直认为我是你的女人,是在拍你马屁呢。嘿嘿。”
我是怎么了?有了小戴和钱锦这两面彩旗,家里红旗不倒,为什么对阿芳也这么在意?我的占有欲也太强了吧?阿芳对王总挥挥手,我也挥挥手,目送二人离开。王总跟个跟班似的,帮阿芳开车门,大献殷勤。唉~~人啊,钱哪,人哟,钱嘛!

我晚上回到旅馆,打开QQ。我的QQ没有视频功能,是Mac版的QQ,除了文件传输、聊天,连语音都不行。我喜欢Mac OS的唯美和简约。可是有些软件的功能还是Windows版的好。有人发了QQ邮件给我,打开Safari,里面是一封elder的邮件。打开邮件,两张照片映入眼帘。一个娇美的女人,被绳索紧缚着,橘黄色的灯光,还有宾馆的玻璃门。一片光从卫生间透出来,映着SM美女的动人身姿。画面透着一种温馨的气息,看着让人感到温暖,兴奋的感觉淡淡地被隐藏到温馨里面,犹如咖啡中一丝的甜味。

why-1.jpg


elder发这封邮件,我觉得是在和我交流。一封无声的邮件,让我体会到真诚。和一个初识,交往不深的同好能够坦诚地交流SM的事情,需要勇气,更加需要真诚。不能通过外表来看一个人,你应该用心去认识一个人。很多人有的不是漂亮的外衣,而是一颗如水晶般单纯的心。
我觉得应该回一封邮件来表示我的感动。



黑夜里,我的孤独
犹如四处游走的孤魂
被这种温馨照耀得无处可逃

现实的冷漠
遇到你的真诚和淡然
犹如春天里覆盖草原的冰雪
被融化成涓涓细流

美,不再是虚幻的名词
它在每个能够包容的心里
化作一缕温暖的阳光
穿透时间和空间
让我们有缘在一个世界里
生活和飞翔

美好的东西时常是由于它是真诚的。
谢谢你!

--Webmailer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0 Trackbacks
Top
自我介绍

贾作家

Author:贾作家

这是一个有关SM和无关SM的博客。文章都是我的原创,转载请写明出处。博客中一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非本人原创。
QQ交流群:1827453

下面的“文章类别”中可以分类查看查看!(访问密码:smile)

文章类别
最新文章
月份存档
访问统计
好友链接
加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

博客的自杀方法: 放点反动的,立马被和谐。 放点色情的,慢慢被和谐。 博主自封的,立即被自杀。 网站倒闭的,跟着被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