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绳舞飞扬的岁月(五)

10 31, 2009
《第三篇、地狱来客(续二)》

我和钱锦走过小树林最浓密的地方,来到一条长椅前。长椅上是两个人,黑乎乎的,看不清楚。
“霞霞?”钱锦小声地唤了一声。
“这里,这里。”长椅上的两人果然是他们两个。我和钱锦走过去,站在他们两个人面前。
“坐啊。做这里。”王亮拉着钱锦坐到了他的边上。我靠,他想左拥右抱不成?我看看,只有霞霞边上有空位了,也坐在了长椅上。
“这么晚,黑乎乎的叫我来做什么啊?”我问道。
王亮站起来,把霞霞往我怀里一推,跟我说“送给你了。打包完毕。”
我转头一看才发现霞霞被捆绑着,手被绑到后面,嘴里塞着东西。她呼吸急喘喘的,胸部一起一伏。霞霞身上穿的是紧身T恤,黑色的,领口开得很低,露出小半个乳房,眼睛被蒙着。
钱锦也站起来,站到了王亮边上,他们站着看着我和被绑着的霞霞。我有点纳闷了,他们想搞什么呢?
“今天你做地狱来客,负责洗礼霞霞的灵魂。”钱锦好像笑着说。
“让我做魔鬼不成?那你和钱锦做什么?”我问王亮。“我和钱锦在旁边给你把风。玩的开心。”王亮说完带着钱锦离开了我们,站在不远处。他们好像在聊天。
我旁边是送上门的女孩子,可以说我做什么都可以的。我有点紧张,伸出手拿出霞霞嘴巴里面的东西,一团毛巾。
“你们在搞什么?”我低声问霞霞。
“今天王亮让你来玩我。以前都是钱锦做的。今天让你加入。”霞霞很坦然地说。
“怎么玩你?我怕过会儿王亮打我一顿呢。”我还是不解。
“你做魔鬼吧。我就是献祭给你的肉体。”霞霞还挺有诗意的。这点和我很象。
“你说吧,想让我怎么做?”我发现我开始有了一点歹意。眼前这个被“献祭”的女体,正在刺激着我的神经。“以前钱锦怎么做的?”我问道。
“扶我站起来,摸我。”霞霞开始指导我行动了。
我扶起她,她示意我坐下。她站在我面前,弯下腰,吻我的耳垂。这样做弄得我很痒,我知道这是挑逗我。她蒙着眼睛,能一下子找到我的耳垂也真是不容易呢。我被霞霞吻的很舒服,下面有了反应。
她分开腿,对我耳语,“摸摸我下面吧。”
这可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下面被挑逗起来了,我的手迫不及待地伸进她的裙底。没有内裤,阴部毛茸茸的,湿润极了。
霞霞开始呻吟,我开始轻轻抚摸她的阴部,用手指在阴沟里面来回滑动,偶尔进入一下阴道。她越来越兴奋,下面越来越湿。
“感觉如何?”不知道什么时候王亮站在了霞霞身后。“我有点受不了了。”霞霞气喘吁吁地说。王亮一把拉起她的上衣,两个乳房暴露在我的眼前。霞霞两腿跨坐在我的腿上,两个乳房在我眼前晃动。
“吻我的,手不要停。”霞霞呻吟着。
我没有去吻她的乳房,伸出另一只手去摸她的乳房和乳头。霞霞变得疯狂,嘴里喘着粗气,腰部开始扭动,弄得我摸她下面的手找不准目标。王亮也伸出手抚摸她的另一个乳房。钱锦走过来,坐在我身边,贴着我的耳朵问道“你是不是变成魔鬼了?”
“起 来,跪到长椅上吧。”王亮对霞霞说道。霞霞从我腿上起来,跪到了长椅上,背对着王亮。钱锦拉起我,“走吧,我们去那边。”我靠,这是什么事儿啊?我带着勃 起抗议的小弟弟和一只湿乎乎的手从长椅上起来,跟着钱锦走到一棵树边上。我靠在树上,面对着钱锦,手拉着她的手。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钱锦靠近我,抱住 我。
“今天,我是你一天的女朋友。还没有过半夜十二点呢。”
我发现老天也太照顾我了,送给我这样的好事。还是赶紧到半夜十二点吧,我不想被再一次伤害。
“我最近不大想谈恋爱。大情圣失恋啦。”我开玩笑道。
钱锦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更加紧地抱住我,我有点窒息的感觉。
过了一会,那边传来霞霞和王亮的说话声。他们完事了。我推开钱锦,生怕被王亮看见笑话我。
“元朗,过来!”王亮叫我。
我走过去,看到了霞霞身上几乎一丝不挂,这小子胆子也太大了,在这种地方扒光了人家的衣服,也不怕别人看到。钱锦跟了过来,拉住我的手,三个人站在一起,围观着这具赤裸的女体。
钱锦走上前,一巴掌打在霞霞的屁股上,霞霞呻吟了一声。王亮在旁边嘿嘿地笑着。钱锦不停地打霞霞的屁股和乳房。霞霞的呻吟越来越强烈。我发现了他们三个的这个秘密,就算是加入了他们吧?
钱锦拉起自己的裙子,坐到长椅上,霞霞主动跪在地上,开始舔钱锦的下面。这小妮子竟然没有穿内裤。以前看A片的时候看到过两个女人的表演,今天看到的是一场现场秀。王亮拿起绳子,把霞霞的双手绑在身后,然后走开了。
钱 锦也开始呻吟,那种声音刺激得我想犯罪了。“过来,做我旁边。”钱锦示意我坐下。我坐到她边上,鸡巴顶起了裤子,像个帐篷。她拉开我的拉链,使劲把我的鸡 巴拽出来。“啊”,轻点呀,弄得我疼死了,太野蛮啦。钱锦俯下身开始给我口交。那种感觉真爽,这是我第一次体验口交的快乐。我的快感不断地在积累,终于要 爆发了。我推开钱锦的头,跳起来射到了地上。
钱锦继续享受着霞霞的口交。我能听到霞霞的嘴巴和她阴部亲吻时的那种淫荡的声音。王亮从远处走来,“完事没有?”他问道。“完事啦。”我回答道。
“没有问你,我问钱锦呢。”我他妈的真是不识趣,自作多情呢。
“今天时间很久哟。”王亮很满意地“夸奖”起她们两个女生。
王亮扔过来绳子,“把钱锦绑了吧。她一直想着呢。今天总算有人了。”
钱锦转身背对着我,双手主动背到背后。我鬼使神差地把钱锦给绑了。霞霞没有再继续舔钱锦的下面,她被王亮拉起来,带到了离我们不远的地方,跪在地上,王亮从后面在干她。
“情圣变成魔鬼啦?”这个小妮子简直就是魔鬼!她还问我是不是魔鬼呢。
“你们这样多久了?”我问道。
“两三个月了。”
“你们怎么开始这样子的?”我有点好奇。这简直就是淫乱啊。
“王亮发现我和霞霞在这里玩SM的时候,他就加入我们了。他和霞霞一开始在一起的时候,还不知道我和霞霞的关系。”钱锦回答道。
“你和霞霞的关系?”我更加不解了。
“我是S,她是我的M。”
“不懂。”我干脆承认自己的无知算了。
“连SM都不懂?你也太单纯了吧?”钱锦笑话我呢。小妮子,我要是懂SM,你就倒霉啦。
“过来欺负我呀。”钱锦撒娇了。我刚才射过了,累得要死,加上今天跑了一天路,哪有精神头再去欺负女生呀?
“我都快累死了。你过来才可以。”我命令到。
钱锦靠过来,还想继续给我口交。我拿出软搭搭的鸡巴,让她含住。“什么是S?”我问道。她吐出我的鸡巴,“就是主人,支配的一方。”然后埋下头继续舔我的鸡巴。不用问,M就是受支配的一方了。
她舔得我又一次勃起,有点想射精的感觉,龟头开始发胀。她吐出我的鸡巴,两腿跨上来,用自己的阴部摩擦我的鸡巴。她喘着粗气,下面湿湿的,快要弄湿我的裤子了。
“你和王亮也这样做过吗?”我问道。
“没有,他只是霞霞的男朋友。我第一次这样被绑着,以前都是我绑霞霞,然后和王亮一起玩她的。”钱锦有气无力地,应该快兴奋到极点了。她开始想用阴部套住我的鸡巴。我把鸡巴立直,她坐了上来,一上一下地开始和我做爱。不远处王亮和霞霞还在奋战中。
“刺激吗?”钱锦问我。
“嗯。”我有点情不自禁了。白天清纯的少女,此时此刻变成了欲望的载体,成为淫荡的肉体。钱锦突然趴倒在我怀里,气喘吁吁的,看样子已经满足了。
“以后你做我的S吧。”
“为什么选我?我们才认识一天。”我问道。此时我的鸡巴还在她的阴道里面,我开始腰部用力,一挺一挺地主动抽动起来。
“我希望是一个陌生的,不熟悉的男人来调教我。”
“你不是霞霞的S吗?”我问道。“再说还有王亮呢。”
“我只是……客串……一下,嗯……霞霞现在交给……王亮了。我也……想找一个。嗯……”钱锦被我抽插的有点迷糊了。
“做你的S就是做这些?”我想我倒是愿意,但是做S就是做这些那和做男朋友有什么区别?
“我会教你。”这个小妮子还想教我?难道做S还真有什么门道?我开始好奇起来。
“你从哪里学啊?哈哈……”我鸡巴使劲一挺,插的很深,我知道我这样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再一次喷发出来。
“小说里面,VCD里面。我和霞霞在高中就开始了。”原来她和霞霞是高中同学,怪不得口音很像。钱锦终于有点受不了了,她的动作开始慢下来。
我开始要爆发了,我想把鸡巴从她阴道里面拔出来。可是她一屁股坐下来的时候,我喷发了。糟糕,射在里面了,会怀孕的。
“我射在里面了。怎么办?”我慌张起来。
“我带了避孕药的。”原来是早有准备。
“那我等鸡巴软了再拿出来。”我有点不想拔出来呢。在她里面,挺舒服的。“你第一次给了谁啊?”我知道她早就不是处女了,想知道是哪个男人这么有艳福。
“第一次,我高中的男朋友呀。”钱锦可能觉得我问这话是不经过大脑的。
“噢。那我是第几个?”我刨根问到底。
“第三个。你满意了吧?问点有水平的好不好?”
我不问了,还是好好享受内射的快乐比较好。第一次尝试口交,第一次射在阴道里面,第一次和绑着的女人做爱。
“做我的S吧。我几今天发现你还是挺可靠的。”钱锦用求我的口吻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可靠啊?”我不明白,才认识一天就知道我可靠?太神奇了吧?
“因为你帮我系鞋带,还有帮我擦嘴巴。”我今天太绅士风度了,被人缠上了。
不远处王亮两个人还在奋战,这小子可是够厉害的。佩服佩服,果然是个男人!
“为什么叫地狱来客?”我找到了一个迫切需要知道答案的问题。
“如果你能让我释放自己的野蛮欲望,不就是魔鬼吗?”钱锦回答道。
“难道你男朋友不可以?”我反问道。
“我没有男朋友。就算是有男朋友,也只能让我得到满足而已,没有办法释放我心里的原始欲望,无拘无束的欲望。”这句话还真是有点哲理的,“我希望能放下所有束缚,只要最原始的欲望,被支配的快乐,体验被男人征服的快乐。”
“那我早就是魔鬼了。”我乐道。
钱 锦和我起身开始收拾战场,我帮她解开绳子,帮她穿好衣服。王亮他们还在奋战,这个小子是不是有毛病啊?我和钱锦走过去,我们很坏,开始围观这对淫荡的肉 体。钱锦走过去,开始拍打霞霞的乳房、屁股,抽霞霞的耳光,声音很响,我生怕有人听到感到好奇赶过来。突然霞霞身体发抖,我听到尿尿的声音。“哈哈,又尿 出来了。啊……舒服,弄得我爽死了。”王亮呻吟起来,显得语无伦次。王亮突然起身,揪住霞霞的头发,把鸡巴塞进她嘴巴,身体抖了几下,一定是射精了。这在 A片里面看过的,够刺激。我想钱锦也会不会这样对待我呢?
王亮帮霞霞整理好衣服,我们四个人走出小树林,一起溜达到操场。
“哥们,你今天捡着了啊。”王亮好像特别自豪他把钱锦介绍给了我。
我被钱锦挽着,没有说话,回想刚才的一幕一幕,觉得就像做了一个性梦一样……

我 到现在才理解“魔鬼”这个词的含义。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个魔鬼,大多数人把这个魔鬼禁锢起来,戴上道德的枷锁。而我,却把这个魔鬼释放出来,去洗劫我的每一 个爱人。回忆起这么多年所经历的SM的事情,我发现几乎每一个我身边亲密的女性,都或多或少地体验着我内心最野蛮、最原始的欲望。从那天夜里开始,我变成 了地狱来客,搜寻着每一个可以献祭给魔鬼的肉体,用SM去撕碎她们白日里的伪装,让她们发泄自己最原始的欲望。我成为游荡在这个城市里面的魔鬼,一个洗礼 灵魂的猎手。我开始窥视着每个人的内心,挖掘他们面具下的东西,期待着每一个献给撒旦的贡品。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0 Trackbacks
Top
自我介绍

贾作家

Author:贾作家

这是一个有关SM和无关SM的博客。文章都是我的原创,转载请写明出处。博客中一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非本人原创。
QQ交流群:1827453

下面的“文章类别”中可以分类查看查看!(访问密码:smile)

文章类别
最新文章
月份存档
访问统计
好友链接
加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

博客的自杀方法: 放点反动的,立马被和谐。 放点色情的,慢慢被和谐。 博主自封的,立即被自杀。 网站倒闭的,跟着被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