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绳舞飞扬的岁月(四)

10 30, 2009
《第三篇、地狱来客(续一)》

我穿好衣服,收拾了一下行李。带着阿芳下楼找了一家小餐馆吃早饭。一路上,阿芳一直没有说话,看得出她有很重的心事。进入餐馆,找了一个靠近墙角的位子坐了下来。
“上午去逛逛王府井吧。买点东西。如果来得及,我想去趟崇文门菜市场,买些特产带回上海。”
“好啊。我反正请假了,没有什么事情。”阿芳好像就在等我开口说第一句话。

王府井一直都是那么热闹。其实在王府井买东西就是为了逛街,那里的东西不见得实惠到哪里去。作为外地人,我只觉得王府井小吃一条街还有点意思。说实话,到王府井,我一半的愿望是吃小吃。
我多年来养成一个毛病,到哪里都要先看这个地方好吃的有哪些。小吃街里面人不算多,毕竟没有到中午和周末。我和阿芳点了爆肚、羊羯子、油茶,找个地方大吃起来。
“北京六必居的酱菜带些回去吧?”阿芳问道。
“上飞机带酱菜,估计挺麻烦的。下次我坐火车回去再带吧。”
我现在和阿芳的感觉,就像两个好朋友一样。我想我们都成熟了,知道什么可以去逾越,什么是万万不能碰的。
“给我买一个手镯吧。”阿芳这句话说得我僵住了。这小妮子不是又再搞什么恶作剧吧?我最怕她折腾我。
“要金的还是银的?要翡翠的还是玛瑙的?”我带理不理地问道。
“银的,那种亮亮的。”她开心的微笑着。
“吃完去买。”我就知道女人对购物的兴趣是与生俱来的,并且可以随时随地发作,而且你一定不知道她们想要什么。
我们后来真的是去买了一只银手镯,很亮的,一根银柱子做的。我现在才知道她要我这个礼物的意义。具体的意义是什么,我会一直保密下去。

出租车沿着机场高速开到航站楼停下来。我和阿芳下了车。我们都知道,这是一次分别。她站在车道上,跟我说“我不送你进去了,就在这里再见好了。”
“那好。再见。这次来北京我最大的收获是找到了你。”我还真的有点依依不舍了。
“我也是有很大收获哟。哈哈。”她举起手,摇了摇银手镯。“一路顺风!”她挥手招了一辆出租车,拉开车门后,回过头说“你下次来北京,还会找我吗?”
“也许会,也许不会吧。”我不知道怎么给出这个问题的答案。如果一定找她,我想我们都会盼着下次相聚,但是下次相聚的性质是什么呢?
她坐进车里,摆摆手,离开了我的视线。我突然想到一首歌《One Night in Beijing》。北京一夜,一段恋情最终找到了结束的的理由。14年前,那段恋情对我来说是一个问号,现在是一个句号了。

从那时开始,我在北京的一些生意上的事情,有时候会委托阿芳帮我去办理一下。她总是很仔细地打电话告诉我北京那边的情况。虽然她不是我的员工,不拿我一分钱的报酬,但是她一直都很热心地帮助我。那时起,我每次到北京都会去那个我们重逢的咖啡馆喝咖啡并且坐上一个下午。每次到北京,我都只会打一个电话给阿芳,告诉她我在北京,她也不会要求来见我。我们就像不用谋面的笔友,用心交流就够了。

飞机终于起飞了。北京到上海要两个小时,我正好可以听歌,也许会打个盹。摇了一下iPod Touch,巧得很,开始播放的歌曲就是《One Night In Beijing》。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不管你爱与不爱都是历史的尘埃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不敢在午夜问路怕走到了百花深处

北京是一个充满历史和回忆的地方。我喜欢那种京味儿和北京人的随和与磨叽。我想,我的初恋从上海开始,在北京结束……

飞机轰轰隆隆地飞向上海,机舱里面的空气闷得人难受。我摘下耳机,闭目养神,希望快点回到上海。旁边人的说话声又让我无法集中精神,我不由转头看了一下。
坐在我旁边的是一对情侣,看样子是去上海旅游的。他们一直在研究上海地图,指指点点的,在找上海好玩的地方。
“城隍庙在这里。”男的说。
“这里去逛逛,看看什么样儿。”女的附和道。


城隍庙,城隍庙……我想起一件多年以前的往事。那是在我和阿芳分手后不久的时候……

和阿芳分手以后,我是一连三四个月都魂不守舍的样子。早晨起床,洗洗涮涮后就背上书包,带着饭盒溜达出去吃早饭。食堂里面没有多少人,我打好早餐坐在靠近窗边的位子上看外面的同学们走来走去的样子。一会,一个穿着咖啡色毛衣,留着五号头的女生从远处走来。这个女孩子我经常见的,她的自习教室就在我的自习教室的隔壁。我和她经常从食堂方向一前一后去上自习,而且大多数情况是一前一后从教学楼走到食堂。我注意到她是因为她总是带着耳塞听Walkman,一边听一边哼哼,很傻的样子。
她走进食堂,打好早饭,开始环顾四周找位子。我想,我是该挥手还是不挥手呢。大学里,脸皮厚的男生永远有泡妞的机会。虽然阿芳让我很伤心,让我不想在开始新的感情,但是我特别希望有人能坐在身边陪我,一声不响地陪着我。

我挥了一下手,对着她微笑着。她很吃惊,但还是走过来。
“我们认识吗?”她摘下耳机,问我道。
“不认识,但是我们经常是你尾随我或者我尾随你。”我幽默的本领是很强的。
“我倒是没有注意。要是发现你尾随我,我肯定会踢死你!”她开玩笑地大笑起来。
“坐这里吧。我待会去你隔壁上自习。”我拿开书包,放到自己腿上,给她腾出位子。
“谢谢啦!我其实也喜欢坐在窗边。”
“是呀,所以每次路过你自习的教室都会发现你坐在门边,透过门玻璃就能看到你。”
“钱锦!你在这里。”一个女生急匆匆走过来,后面跟着一男生。
“我靠!都说你这几天失恋啦,心情不好,没想到在泡妞呢!”那个男生大声说道。我真倒霉,碰到另一个专业的男生,他们和我们专业住在一层楼,寝室离的很近,和他很熟悉的。他叫王亮,一副娃娃脸,看样子就像长不大的人。
什么时候我失恋的事情传开了啊?大学里面的男生其实都很八卦的,传小道消息的速度不比女生差。
“我就吃个早饭,至于上纲上线嘛?我和这妹妹还不认识呢。”我辩解道。
“我来介绍,这是钱锦,这是元朗,这是我女朋友。”王亮主动介绍起来。“钱锦是我们专用的电灯泡,当心闪到你眼睛。哈哈……”。这个臭男人,有女朋友了不起啊?
“今天我们叫钱锦一起去城隍庙玩的,你也去吧?”王亮问道。
“两个电灯泡,不怕照死你们!没兴趣。我正修炼呢。最近打算学佛了。”我一脸的不屑。
“难得认识你,大情圣。就当陪我了。我一个灯泡不够亮。”钱锦倒是主动邀请我了。弄得我不好意思拒绝了。现在想想,当时如果拒绝了,这篇小说就会少了一段精彩的内容。
“你有外号吗?”既然叫我大情圣,我也得还击一下。
“我没有外号,大情圣!”她找到了嘲笑我的方式,这个小奴子。


吃了早饭,我们四个人把书包扔在图书馆,就出了学校直奔豫园。一路上,我和钱锦坐在王亮那对小情侣后面,她坐在里面,看着车窗外,我看着王亮的后脑勺。一路上王亮两个人有说有笑,他妈的就跟向我示威一样。臭屁情侣!我心里有点嫉妒,极度嫉妒他们成双成对的样子。我拍拍王亮的肩膀,他回过头问“什么事?”
我想特别恶心他一下。“记得我们那层楼里面疯狂传阅的那张VCD吧?带着面罩的,记得吗?”
“你说的是哪一张?”王亮有点懵。
“一个带着面罩的男人,一个浑身绑着绳子的女人,哈哈……别说你没有看过哟。”我特别自豪,在他女朋友面前揭露他看A片。
“你说的是那张SM的吧?看过啊。咋的啦?”王亮一脸的尴尬。他女朋友盯着他,看样子很是生气了。“不就是SM吗?来,亲爱的,表演一个!”王亮一把搂过他女朋友,然后反剪她的双手,手一挥,嘴里还做着配音,“啪啪……”,象在挥舞着皮鞭。他女朋友没有生气,一脸笑嘻嘻的,“去死!变态!”他女朋友锤了他几下。
SM?我第一次听说呢。我恨自己有点孤陋寡闻了,想刺激别人,反倒被别人被将了一军。这是我第一次听说SM,原来那样子是SM。
钱锦一直望着车窗外。“钱锦小姐,人家在SM呢,你这个灯泡怎么不亮一下。”我没事找事,又去招惹刚刚认识的这个女孩子。
“他们俩,一对变态!我都见得多了。王亮经常把霞霞绑在长椅上的哟,对不啊?”钱锦也开始开玩笑了?她怎么知道捆绑的事情呢。“有一次,还是我帮霞霞解开的。那个傻子当时跑去买饮料,把霞霞扔下不管,弄得霞霞都哭啦。说!今天怎么谢谢我?“
王亮这小子玩的挺花的啊。以前还不知道呢。他也喜欢把女朋友绑了以后那个吗?
“今天吃小笼包!”王亮的女朋友叫霞霞,原来如此!霞霞决定了今天的午餐。王亮一脸奉承,“好!好!吃小笼包。顺便去买根结实一点的绳子。”“你真变态!”他女朋友又锤了他几下。

也许有人会怀疑这些事情的真实性,但是这件事情确实是不是虚构的。我和王亮交往的很近,就是因为我发现他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种感觉让人能一下子放下戒心,又马上让你变得不知所措。他有时候很神秘,经常发现他半夜从寝室出去,然后哼着歌回来。有几次在寝室的走廊里面碰到他,看到他手里拿着一把尺子晃来晃去。我后来问过王亮他为什么那么“变态”,他说他觉得刺激而已,玩的开罢了。自从我真正进入SM这个圈子,一直希望能遇到他。他肯定也是SM爱好者,如果他发现了自己的这个爱好,应该和我一样了。2007年一个同学的婚礼上遇到了王亮,那时候他负责拍照,我们有幸做下来聊到以前的事情。我开玩笑似地问那时候他是不是喜欢SM啊,他的回答让我大吃一惊,他说他现在就是那个带面罩的男人,问我有没有漂亮的女员工介绍给他。他是网络中的哪个S呢?

汽车开到豫园停下来,我们四人下了车。王亮和霞霞手牵手走在前面,我和钱锦跟在后面。真后悔跟他们来,简直就是看他们的亲密秀。钱锦耳朵里面塞着耳机,压根就不理会我。
走到了华宝楼门口,我摘下钱锦的耳机,大声对她说,“和我说说话啊。看他们那么亲密,我这个大情圣要发飙啦。”
钱锦一脸诧异,转而一笑。那一笑我现在还记得,是少女那种羞涩的笑,也是那种带着歉意的笑,还是那种带着暧昧的笑。“你牵着我吧。”她主动伸出手。送上来的螃蟹谁不吃呢?就是把牙咬崩了也吃啊。我拽着她的手去追王亮两个人。

其实去过豫园的人都知道,那里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玩的,就是一个大卖场而已。王亮他们其实就是为了去吃小笼包的。王亮在排队,霞霞在四处张望找我和钱锦。
“啊?你们?不会吧?”她看到我和钱锦手牵着手,嘴巴长大得能拖到地上。
“你家王亮说过我是情圣!知道什么是情圣吗?”我变现得特别自豪。
“滚你的胡扯什么?妹妹今天气气你和王亮而已。我这个灯泡今天罢工!”钱锦一巴掌打在我背上,火辣辣的,果然好个妞!“得,我这个情圣今天做你一天的男朋友。”我接过话茬,赶紧圆场。

吃完小笼包,四个人去了福佑路。那时候的福佑路街道两边都是卖小商品的,现在都集中到福佑路小商品市场里面了。福佑路那时候还挺拥挤的,正好满足了男人揭油的欲望。我和钱锦两个人总是被挤到一起,有时候她的胸部贴着我的背,好舒服。
王亮这个衰仔,原来是带着霞霞来买绳子的,那种编中国结的红色绳子。两个人选来选去,没完没了的。“亲爱的,回去做游戏啦。”王亮满脸兴奋,一派满足的气象。这个衰人竟然就为了买捆绳子编中国结?我拼命大叫来后悔了。不过转念一想,我没有吃亏啊,旁边站着我这位一日女友呢。

“晚上你和钱锦来学校后面的小树林吧。”王亮一脸诡秘的笑着,低声对我说。“带着钱锦,继续照亮你们两个傻子的爱情?”我开始不解了。
“钱锦到时候会去找你。”王亮拍了我一下,眨了一下眼睛。


回到学校后,我感觉真是累死了。倒在床上就想睡觉。迷迷糊糊中室友在推我。“外面有个女同学找你。”
哎呀,把这事给忘记啦。我赶忙起床,冲了出去。我倒想看看王亮这个衰仔搞什么神秘的东西。

寝室门口,是一身黑色连衣裙的钱锦。路灯照着她,一条长长的影子,放大了她的身材。“今天夜行吗?怎么黑色的啊?”我开玩笑。
“走,去看看王亮那个变态。”钱锦拉着我的手带着我往学校后面的小树林走去。
“先说说搞什么东西好不好?”我有点开始犹豫了,不会是什么神秘组织吧。“去玩《地狱来客》。今天你做我的伴。省得我一个人孤苦零丁的。”钱锦解释道。
“什么《地狱来客》啊?不会是小孩子过家家吧?”我好奇起来。钱锦没有继续说下去。

学校后面的小树林,历来是情侣们的圣地。很多人去那里不是为了做爱,就是为了做比接吻更加过分的事情。以前和阿芳也去过的,我经常在那里脱下阿芳的裤子,用手指弄得她达到性高潮。
他们叫我去那里,不会是去玩4P吧?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0 Trackbacks
Top
自我介绍

贾作家

Author:贾作家

这是一个有关SM和无关SM的博客。文章都是我的原创,转载请写明出处。博客中一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非本人原创。
QQ交流群:1827453

下面的“文章类别”中可以分类查看查看!(访问密码:smile)

文章类别
最新文章
月份存档
访问统计
好友链接
加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

博客的自杀方法: 放点反动的,立马被和谐。 放点色情的,慢慢被和谐。 博主自封的,立即被自杀。 网站倒闭的,跟着被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