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绳舞飞扬的岁月(三)

10 30, 2009
《第三篇、地狱来客》

阿芳站起来,闭着眼睛,双手很不自然地放在胸前,护住自己的乳房。我从包里拿出绳子,准备开始捆绑她。
“你是不是在准备绳子?”她突然发问。
我心里一愣,她怎么会知道。难道她在偷看。不可能,她背对着我呢。
“以前我们做爱的时候,你经常想把我捆绑起来,有几次你都得逞了。”她有点不好意思,说话声音很小。
“是的。但是我现在和以前不同了。你也会体会到和以前不同的感觉。”我很有自信。大学里面的捆绑,就是胡乱绑起来,主要是捆绑手。现在我的SM经验是很丰富了,我希望捆绑出女性那种被束缚的美。
我把她的双手拉到她背后,然后用绳子捆绑成胸部紧缚的样子。我特意没有捆绑她的双腿,因为我要让她能够走路,我要羞辱那个夺走我初恋的男人的妻子。
捆绑好以后,我命令的口吻说道:“跪下!”
她睁开眼睛,迷惑地、有点害怕地看着我。我知道这句话是很有杀伤力的,至少她应该知道了我现在不会温柔地对待她这个已经赤身裸体的女人。
她还是无动于衷。我把她拉到沙发面前,强迫她跪在地上。她很茫然、无助、恐惧,眼睛里面有一丝泪光。
“你想做什么?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她求我了。
“是的,以前我爱你,对你温柔备至。现在我不是爱你,只是怀旧而已。我现在不会把你当成我的女人,只是我的一个猎物,准备被我宰割和奴役的奴隶。”我面无表情,竭力用最冷的语气说出这句话。
“我想我还是回家比较好。松开我。”她还是在求我。
“你能想象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进入酒店,然后被脱光衣服,下面就结束了,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吗?你能想象两个曾经的恋人在一个旅馆的房间里面,激情重燃,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生吗?”我开始嘲笑她。我觉得我就是在嘲笑她的无助和无知,嘲笑她的幼稚--一个快进入狼口的猎物会被情意放弃掉。
“这样我不习惯。”她还是想求我,泪水开始留下来,“我真的可以接受今晚要发生的事情,但是这样我真的不习惯。”
“当初你的男人把你绑起来,剃光了你的阴毛,给你烫上烙印你不也习惯了吗?不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一个爱你的男孩子去陪伴一个色狼和人渣了吗?我现在要用你想象不到的方式解决你的欲求不满!你的男人外面有人,不和你做爱了,你寂寞难忍不是吗?”我开始象变了一个人一样,我希望变成她不认识的人。
她开始瘫在地上哭泣起来。我有点心疼,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停止羞辱她。
“我,曾经是你的天使,用翅膀呵护你;现在我是地狱来客,用欲望来折磨你!”我都无法相信我会出口成章。
我觉得自己违背了一个男人应该疼惜女人的法则,但是我应该变成魔鬼,让她的男人得到惩罚。我利用了她--我曾经的爱人,我的初恋情人--来达到自己报复的目的。我觉得自己就是魔鬼,利用这个女人的弱点来征服这个女人。
我解开皮带,露出自己的鸡巴。它已经等待很久了,一直在裤子里面昂首抗议。“给我口交!”我命令到。
“我从来没有这样过,我嫌脏。求求你,我知道你恨我,刚才的那些温柔都是为了骗我,惩罚我对不对?”她抽泣起来,不过我觉得这样更加迷人。
“你嫌我的鸡巴脏?你的男人就没有好好教你!舔男人的鸡巴会让男人觉得爽!”我知道自己不会理会她的什么想法了。
我坐到沙发上,把她拉起来,让她跪着,嘴巴正好对着我的鸡巴。“舔!这是对你的惩罚!”我按着她的头,把鸡巴塞进她的嘴巴里面。
她的口交技术真的很差,只会含着,不到十秒钟就会干呕。她确实在心理上无法接受用嘴巴来伺候男人的阴茎。
“你还没有好好享受鸡巴在嘴巴里面的快乐呢。”我嘲笑她。
我拿起皮带,我觉得最好的惩罚就是抽打她的屁股。我走到她的身后,“把屁股撅起来!”她看到我不再强求她给我口交,反而有点听话了。她慢慢撅起屁股。我觉得第一下的抽打一定要狠,打到她怕。
“啪!”手起鞭落,一条红印出现在她的屁股上。
“哇……”她失声大哭。我知道这下她肯定受不了的。她跪着的双腿突然颤抖了起来,我看到她尿失禁了,看样子她被我打得无法控制了。
她瘫坐在地上,正好坐到那滩尿液里面。她开始痛哭流涕,就像被家长惩罚的孩子。“你可以回家告诉你的男人,他当初用卑鄙手段抢走了我的初恋,今天我把他老婆绑了,用皮带抽!”
我没有理会她。
我拿出香烟,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开始抽烟,眼睛看着那个无助的女人。
“我要走!松开我!不然我喊人了!”她突然开始用愤怒和反抗的语气和我说话了。
“可以啊。我帮你喊人。”我拿起电话,开始拨服务台。“喂,请到412房间来一下。我这里需要清洁一下。叫个男服务员吧。不大方便。”
她听到我这样打电话,一下子楞住了。她根本没有想到我会这样做。
“待会我去开门,让男服务员清理一下地上你尿过的地方。”我特意强调了“男服务员”四个字。
“不要!我求求你。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只想快点结束。我想回家。”
“我想让那个男人知道,她的老婆被我虐待,成为了我的奴隶。我帮你给他打个电话吧。“我起身翻开她的提包,找到手机,开始翻手机上的通讯录。
很多人都很傻,把老公老婆、老爸老妈的名字就写成老公老婆,老爸老妈。我找到了她老公的电话,开始拨号。
我把手机放到她耳边,电话接通了。她有点紧张,看样子,她明白自己必须装成平时的语气。
“你什么时候回家?我今天可能不回家了,去同事家里住。”、“好,你保重。”、“我挺好的。再见”。
手机挂掉了,她开始变得顺从。
“叮咚……”,服务员来了。
她很紧张地看着我。“等一下,我在穿衣服。等一下!”我大声喊道。
我俯下身,对着她耳语:“你是打算这样呢,还是想乖乖地听话给我口交?”
“我…听话…以前我一直都是听你的…”她终于屈服了。
我把她扶到卫生间,然后去开门。“帮我清理一下那边,水撒了。”
服务员出去拿了拖把,然后很快清理了那滩尿液。
服务员走了以后,我把她抱进浴缸里面,打开淋浴开始清洁这个已经被那个男人玷污过,奸污过,留着暴力虐待伤疤的女体。
我看到她的阴部还是象大学时期一样的诱人,几乎没有什么岁月的痕迹。小阴唇还是粉红的,虽然颜色比以前黑了一点。我让她分开腿,帮她清洗阴部和肛门。她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她已经彻底觉得无助了,任由我摆布。
我给她擦干了全身,绳子虽然湿了,可是更加诱人。我当着她的面脱光了衣服,开始清理自己。我让她看着我清洗生殖器,让她明白我已经洗得非常干净,不会是脏的。
我擦干自己以后,带着她回到房间。
“跪到床上去!”我命令她,“不要直身跪着!要撅起屁股!”我打了她屁股一下。
一个女性所有的隐私暴露在我的面前,肛门,没有阴毛的阴部。我开始有点兴奋了。“分开腿,我想从后面看看你的骚穴!”
她猜到我可能要和她做爱了。我想这种姿势她应该尝试过,那个男人绝对会这么样和她做爱的。可是,我并没有打算用我的鸡巴,那样太便宜她了。
我开始用手掌打她的屁股,每一下打得我手都疼。她咬着牙忍着,但是还是疼出声来。
打了大概三十几下,我看到她的阴部开始湿润了。我突然一巴掌打在她的阴部。这次,她倒是很享受地呻吟了一声。这个下贱到可以背叛自己的恋人去委曲求全做强暴自己的男人的老婆的女人,今天应该彻底臣服在我的淫威下!她的阴部在拍打的刺激下,淫水开始流出来。亮晶晶的,顺着阴沟流到阴蒂,快要滴下来。我用手指蘸了一点淫水,去按摩她的阴蒂。她开始淫荡地呻吟。我用中指插入到她的阴道里面抽动起来。她开始喘着粗气,变得淫荡了。我拔出中指,然后把中指对着她的屁眼插进去。“啊!”她不会想到我要这样对待她。
可是她并没有感到屈辱或者难受,好像很享受手指在肛门里面的感觉。
“你的屁眼被我插呢。觉得如何?”
“我老公以前也经常这样的。”她开始意乱情迷了,完全沉浸在肉欲里。
那个男人已经侵犯过她的菊花了。这个该死的男人,已经进入过她所有的肉洞了。不过还有一个就是她的嘴巴,她一定不会给那个男人口交的。
“给我口交!”我命令她。
她顺从地让我的鸡巴进入了她的嘴巴。我让她张大嘴巴,然后鸡巴开始抽动。她的口水流下来,也润滑着我的鸡巴。
我觉得鸡巴已经无法忍受了,让她重新撅起屁股,把鸡巴塞进了她的阴道。她开始变得疯狂,好像欲求不满的淫娃,大声呻吟,喘着粗气,淫水越来越多。
我终于有了要射精的感觉,但是我没有拔出来,而是直接射进了她阴道。我拿出已经软掉的鸡巴,阴道口开始聚集出我的精液。她一下子瘫倒床上,喘着粗气,闭着眼睛,好像在回味刚才的一幕幕。

我解开了绳子,她还是瘫在床上不想动。我觉得她应该很累了,从心到身,应该经历了一次洗礼。
我躺下来,抱着她,让她的头靠着我的肩膀,把她搂在怀里。她眯着眼睛,看着我的脸,用很小的声音对我说,“我很害怕你真的是为了报复我。”
“阿芳,我只恨那个男人。一开始是为了报复那个男人。当我进入你的身体,我不是在恨那个男人,是为了回忆大学里的一幕幕。”我把她越搂越紧,象要把她揉进我的身体里面。
我的肩膀感到了一点湿润,我知道她流泪了。我去吻她的额头,安慰她,然后开始吻她的嘴唇。“阿芳,你觉得你爱他吗?”我问道。
“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不知道到底还爱不爱。习惯了他在我的生活中。”她很平静的说,她又变成了那个成熟的女人。
“他在外面有女人,你不介意?”我问道。
“开始吵过闹过,他也保证不会再找那个女人。没有多久又会死灰复燃。其实我只是希望他多关心我一点,我只要一半他的爱就好了。”
“是这样的……我想不到……也许,你是对的。”我无语,不想继续谈论这个婚外恋的话题。
“我开始对你是不是象变了一个人?”我笑道。我觉得笑声应该会打破那种近似于尴尬的气氛。
“是的,像个魔鬼。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会那样。等我发现你和我做爱的时候,还会帮我整理头发,我就知道你还是你。刚才你是装的,对吗?”她也开始高兴起来。
“开始,我就是魔鬼,从地狱里面来,要得到你的灵魂。等我进入你的身体,是你把我重新变成人。”我觉得自己真像一个诗人。
“你让我做你的奴隶?”她问到了点子上了。
“嗯。做我的奴隶。带着情锁,被温柔拴住的女人。”
“你还和大学里面一样,说话文纠纠的,像个诗人。”她一只胳膊抱住了我,抱得很近。
“我给你写首诗吧。就现在。”我发现自己的诗兴大发了。
“还要纸和笔吗?哈哈……”她开始搔我的痒痒肉了,像个打闹的孩子。
“阿芳,过了这个夜晚,我们就不可能再见面了。我怕我控制不了自己。在我的身体里面,一直有一个魔鬼。”我意识到,这么多年接触SM,让我知道了女人的弱点,更容易做成坏事。阿芳现在的生活,虽然不是幸福的,但是还是平淡的。她能容忍自己的老公搞婚外恋,也甘愿和另一个女人分享一个男人的爱,她变得豁然了,心理上保持着一种平衡。我现在走进她,会打破这种平衡,让她痛苦。
我又感到了她的眼泪,她把我越抱越紧。
“我只想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和你还是当初的恋人。”她把头埋进我的肩膀,抽泣起来。
“阿芳,我不是以前的我了。以前我希望能够回到从前,现在有太多的牵绊。而且,我对男女之事的感觉和追求已经到了你无法理解的地步。”我知道,我只能在SM中得到性的快感和心理上的满足,这些是阿芳不能给我的。我根本不可能放弃初恋的青涩和美好,把自己的初恋情人当成M来调教。
“阿芳,明天我送你去上班以后,在你面前我会永远消失。你可以写信、发邮件给我,但是你不能触摸到我。”我知道我不能再说下去了。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也许她意识到了,躺在她身边的男人,不再是那个从前的恋人了。
我们就这样搂在一起,睡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我的肩膀酸麻到不能抬起。我迷迷糊糊醒来,看到她坐在我的身边,眼睛盯着我。
“我刚才在摸你的头发。”
“里面有很多的白发,你看到了吗?”
“是的。”
“我开始老了,不会再年轻了。”我开始微笑了。岁月就是不饶人的,让我变得成熟,也开始抽干我的青春。
“几点了,我送你去公司上班吧。如果早,一起吃早饭去。”我伸了一个懒腰。
“九点了,我请了假。今天白天我陪你去买些东西带回上海吧。不知道你老婆喜欢什么?”她还是那么会体贴人。当他提到我的妻子,我隐隐约约感到一种内疚。“你几点的飞机?”她接着问道。
“我下午四点半的飞机,三点到机场。”我还是回到了现实,变成一个商人,奔波劳碌的命!
“我很喜欢这些勒痕,就像印下来擦不掉一样。”她给我看她的胳膊。
“过两天就会好了。”我还真有点心疼,也担心被她老公发现,“你老公看到怎么办?”我赶忙问道。
“他在外地,陪客户旅游。心不在我这里。不提他了吧。月底才能回来,一周呢。”她起身开始穿衣服,就像在家里,在自己的爱人面前。
“等一下!这是什么?”我发现她两个手腕的地方有几道浅浅的疤痕。昨天灯光有点暗,一直看不出来。
她停下来,衣服还没有穿好。我仔细看了一下,一个手腕是一个“二”字,一个手腕是一个“儿”字。她默不作声,一动不动,象被我观赏的塑像。
“没有什么。自己刻的。很久了。”她微微一笑,带着勉强。我看得出那种笑是装出来的。“很久以前刻着玩的,那时候无聊吧。”她继续装着没有事的样子。
我其实早就明白了两个手腕上的字的含义。别人不知道,我一看就知道。那是我的姓--“元”。
“阿芳,我知道那是什么。”我起来,紧紧地抱着她,直到我们两个开始觉得窒息。
“那时候很傻,不该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分手后,我一直在那个教室里面上晚自习。其实我经常在食堂看到你,总是躲在你的后面,远远看着你。你们寝室老六经常给你买的烟,是我让他带给你的。我总觉得对不起你,想补偿你。”她抬起头,眼角是一行眼泪。
我感觉自己的眼睛湿润了,看不清她的脸了,脸颊开始湿了,一道泪痕划过。我一直相信一个真理:后悔药没有卖的。
这是一个我到现在都不能猜透的女人:大学里面她的每次恶作剧都让我很狼狈,因为我猜不透她后面会出什么招;现在我在她面前就像没有了灵魂的人,因为我所有的感觉都被她的爱麻醉了。
阿芳,你是地狱来客吗?如果不是,你为什么洗劫了我的灵魂。如果是,为什么你要放过我,让我现在如此幸福,而把真正的痛苦留给了自己?我在心里咆哮着,咆哮着……
“阿芳,我回到上海会发一首诗给你。”我说。
“那我谢谢你。不许是情诗!”她破啼而笑。她笑得是那么假,也是那么灿烂!


今非昔比,
情把心伤透。
痛!痛!痛!
宛若绳锁绕纤体,
心比身先受。

判若两人,
总把愁绪寄相思。
怨!怨!怨!
恰似温柔绕指头,
人比黄花瘦。

青红不分怨痴情,
错把伊人当旧识。

一个是心曾伤透,
一个是痛彻心扉。
若说两情相悦难长久,
只争朝朝暮暮。

劳燕分飞栖两地,
一把相思泪。

惟愿来生过往时,
修得同船渡。

阿芳,你现在还好吗?我还是以前的那个我,只是成熟了,老了,世故了,也许来生我们还能相见,我一定会和你在一条路上比肩相伴走到白头。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0 Trackbacks
Top
自我介绍

贾作家

Author:贾作家

这是一个有关SM和无关SM的博客。文章都是我的原创,转载请写明出处。博客中一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非本人原创。
QQ交流群:1827453

下面的“文章类别”中可以分类查看查看!(访问密码:smile)

文章类别
最新文章
月份存档
访问统计
好友链接
加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

博客的自杀方法: 放点反动的,立马被和谐。 放点色情的,慢慢被和谐。 博主自封的,立即被自杀。 网站倒闭的,跟着被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