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琉璃时代(6)

03 23, 2010
我认为编写计算机软件程序就像织布--你必须注意工序,还要保证严丝合缝。有人说软件工程师的基本素质在于逻辑思维的严谨性。我认为那句话一点没有错--女性做软件开发工作,无外乎两种结果:要么差的一塌糊涂,要么好的比男性强很多。winnie不是那种思维细腻的人,我怀疑她不是按照逻辑思维写程序,而是用编写小说的方法来完成工作。

我打开了winnie写的源代码,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大堆毫无头绪的计算机代码。那时候我立马被雷晕了,觉得自己碰到了历史上最糟糕的程序代码。我真有点后悔做winnie的老师了,就算我是孔子再世,也无法打救winnie已经乱七八糟的逻辑思维了。我一点一点地,像在猜谜题一样地检查她的程序代码,脑袋开始慢慢膨胀起来,身体马上就要飞升起来去见马克思同志了。
我拿出纸和笔,在纸上一点一点地给winnie讲解着她应该怎么组织自己的代码段,哪里需要分支,哪里需要循环,哪里需要容错处理。责任心和荣誉感告诉我:以后忙里偷闲的日子结束了。winnie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我觉得这样是可以的”。于是她所有的程序处理过程都按照女性的直觉在运行了。当她面对我的一些引导性的问题时,大多情况下是无语,并且瞪着大眼睛看着我,好像我的脸上写满了答案。老孙坐在对面,不时地低下头狂笑。唉,我可怜的大脑啊,你受苦了。

我给winnie讲解了一个下午的程序代码,不知不觉地到了下班的时间。我想以后每个下午我都要抽点时间来重新培育这个靠感觉来写程序的winnie了。
“明天继续吧。我头疼,早点回家歇着了。”我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对winnie说道。
“好呀。我也累死了。没有想到这工作这么难做。”winnie说道。
winnie起身给我倒了一杯水,然后开始收拾东西。我回到座位上闭着眼睛,双手按摩着自己的太阳穴,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
“老孙啊,明天的中午饭我想吃红烧肉补补脑子。”我假装有气无力地对老孙说。老孙看看我,做了一个OK的手势。

趁着winnie离开的空档,我对老孙说:“老孙啊,我算是倒霉啦”。
“别急,慢慢来。孺子可交,孺子可交啊。”老孙嘻嘻哈哈地回应我。
“一点编程的感觉都没有哇。我就是孔子再世,也无力回天啊。”我叹道。
“孺子可交啊,嘿嘿。交往的交”,老孙诡秘地查了一下眼睛,“看在我们同桌的份上,我给你一个建议……”。老孙示意我附耳过去,我伸着脖子,老孙接着说道:“男女干活,搭配不累。辛苦你一个,幸福你一对儿!划算!”
我挥手打了老孙一拳,这小子嘻嘻哈哈根本没有理会我,拎着包走了。
winnie从办公室外面回来走到我面前,“元老师,走不走啊?”
“得咧,走人!明天接着熬。”我把东西收拾了一下,跟着winnie出了公司。

五点半左右,马路上密密麻麻地都是下班的人。我随着人流走到汽车站打算去坐公交车。winnie一把拽住我,“晚上我请你吃饭,算是拜师了。OK?”
天下的好事不就是天上掉馅饼嘛?今天晚饭就这么来了。我终于悟到了一个道理--有失必有得。“要是以后天天有晚饭吃就好了。哈哈……”我接着开起玩笑。
“行啊。反正多带一份饭就是了。”winnie倒是不拒绝,拿着玩笑当真起来。唉,单纯的可爱!
“收费不啊?饭前我可不付!”我接着话茬讨点便宜。
“这个,我得算算。先试验一个礼拜。然后我算算怎么收费。”winnie倒是不愿意吃亏。说心里话,我也不想白吃人家初出茅庐的小姑娘,工资不多,养活自己刚够,搭上我这张吃白食的嘴巴,估计非破产了不可。

我领着winnie朝徐家汇南丹路的地铁站口里面走去,那里B1层还真有一些吃饭的地方。我觉得没有必要去痛宰小姑娘一次,肉要慢慢割,一刀一刀不见血为好。地铁站里有一家“齐鼎鸡”(现在味之都的前身),是吃三黄鸡的地方。两个人落座后我叫了半只鸡,两份鸡粥,便算作winnie的拜师宴了。我和winnie说了公司里面的一些八卦,她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地打断我刨根问底起来。我也了解到winnie是从武汉来的,不顾父母的反对奔着上海就来了。

我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挺诧异的,除了公司和父母,不多的几个狐朋狗友,没有人知道我的手机号码。“喂,你好!你是?”我接通了电话。
“小元,是我,莉莉!”我的脑袋突然炸开了,后脑勺头皮发麻,莉莉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
“呃……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的?”我问道。
“我问王阿婆要的。”莉莉回答道。
“不会吧?王阿婆怎么可能告诉你啊?长话短说,什么事情啊?”我觉得莉莉找我不会是什么好事。
“你在哪里?我想过来找你一下。”莉莉的声音带着一种不好的预感,我还真有点害怕了。
“在和同事吃饭。要么等我回去说?”我确实不想和莉莉单独碰面,这个小丫头带着典型的上海人的精明气,有点让人怕怕的。
“不行!就现在!快说你在哪里啊?”莉莉那边听起来就像要哭的样子。
“在徐家汇地铁站下面的齐鼎鸡里面。”我真得是惹不起这个小祖宗了--典型的作女加泼妇加小诸葛加叛逆。
挂了电话,我开始心神不宁起来。看来我的这顿拜师宴快吃到头了。
winnie问道:“谁啊?女朋友啊?”
“不是,一个邻居找我。肥婆!哈哈……”我努力地开起玩笑让自己放松下来。
“正好见见呀。别怪我多事啊。我可不想浪费了这顿饭。”winnie压根就没有离开避嫌的意思。我想有个人在也好,这样省得出了什么乱子我一个人招架不了。起码也是个见证。

过了半小时,莉莉肥胖的身体出现在店门口。她一看见我,就像看到了红烧肉一样飞奔过来。
“你好!”莉莉有礼貌地和winnie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坐下来,全当winnie不存在。
winnie看着莉莉,眼里充满了惊奇和不屑。本来一顿拜师宴挺好的,被个肥婆搅了局,winnie能不生气吗?
“我就长话短说了,我得赶快把户口本骗出来。再晚就来不及了。”莉莉带着哭腔说道。
“慢慢说啊。要么回去的路上好好商量一下。我这里和同事吃饭呢。”我连忙打住莉莉,此事不足向外人道也。我被逼着帮莉莉也就算了,这种不光彩的事情我可不想整个公司都知道了。
“winnie,要么再点半只鸡?”我问winnie。winnie点了头,继续吃着自己的鸡粥。
“元朗,这事我算求你了。要么我给你跪下了?”莉莉说着眼泪都快掉了下来。
“到底怎么了?”我也有点急了。平日里连看我都懒得看我的莉莉,今天要下跪求我,看来事情是搞大了。
“我……”,莉莉看了看winnie,咬了一下嘴唇,一幅豁出去的样子说道,“我怀孕了。我要赶紧去要户口本结婚啊!”
我手一抖,筷子掉到了地上,winnie听到了莉莉的话,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和莉莉。妈的,又被误会了!winnie擦了擦嘴巴,“元老师,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聊。”winnie采用了逃避战术,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
“还没有吃完呢。等一下一起走吧?”我连忙挽留winnie。winnie拎着包,起身要走,我拉住了winnie,“等一下,我们一起走吧。这事闹的,一顿饭都没有吃好。”
莉莉一改往日的高贵脾气,“对不起啊,耽误你们吃饭了。我是让元朗帮个忙的。我也豁出去了。对不起啊。”莉莉也挽留着winnie。
winnie根本没有搞懂我和莉莉到底发生了什么,迟疑地坐了下来。
“莉莉,这个忙我要是帮不好,出事情了你可别怪我。我大不了不在你妈面前出现了。你可是要和你妈继续一辈子的啊。”我提前给莉莉打预防针。这个忙要是真的被演砸了,我倒是无所谓,大不了搬家换地方睡觉,莉莉可要吃苦头了。
“放心。出事了我不会怪你的。”莉莉斩钉截铁地做了承诺。winnie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她突然问道:“你帮她演戏?是不是假扮未婚夫啊?”
我和莉莉看着winnie,两个人点了点头。“那去把孩子打掉不就好了?”winnie一句话倒是提醒了我。
“对呀。你和你男朋友商量一下不就好了?孩子以后还可以要的啊。”我连忙接着winnie的话说下去。
“我……以前打过……不想让现在的男朋友和家里人知道我曾经有过孩子。明白吗?”莉莉解释道。
我想起了对门小俩口吵架的内容,看来莉莉是不想让大家知道以前她和那个男人发生的事情。看来莉莉也很为难--一方面要瞒着家里人和现在的男朋友那件往事,一方面还要想办法把户口本骗出来赶紧结婚。这个忙我是不帮也得帮,帮也得帮了。

我知道一旦这出戏开幕,必定是一出滑稽戏--足够写个小说了。要说我不帮忙也是可以的,抓紧时间搬家玩个人间蒸发就好了。可是现在多了一个winnie,我有点不好推脱了。本来我就打算采用拖延战术的,找个机会再偷偷摸摸搬出那条弄堂。现在我只希望莉莉是个知恩图报的人。winnie买了单,然后拉着莉莉和我一起走了出去。一出门,我惊呆了--只见对面迎头走来的是--李阿姨。莉莉也呆住了。莫非是李阿姨跟踪莉莉?天下不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吧?我动用了大脑里面所有的脑细胞进行概率运算,这种情况出现的可能性接近--0%。
0 CommentsPosted in *小说:琉璃时代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0 Trackbacks
Top
自我介绍

贾作家

Author:贾作家

这是一个有关SM和无关SM的博客。文章都是我的原创,转载请写明出处。博客中一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非本人原创。
QQ交流群:1827453

下面的“文章类别”中可以分类查看查看!(访问密码:smile)

文章类别
最新文章
月份存档
访问统计
好友链接
加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

博客的自杀方法: 放点反动的,立马被和谐。 放点色情的,慢慢被和谐。 博主自封的,立即被自杀。 网站倒闭的,跟着被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