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琉璃时代(5)

03 07, 2010
星期一的马路就是堵,仿佛休息了两天以后,全上海的人都会蜂拥到马路上。公交车里挤满了各色各样的人,每个人就像铁皮罐头里面的沙丁鱼一样紧紧地靠在一起。你不能深呼吸,因为你呼出的热气极有可能吹进前面人的脖子,被人回头狠狠蹬上一眼。你不可能有机会松动一下自己,因为你四周的人就像围墙一样把你封堵地严严实实。我没有心情去体会这种最小市民化的生活,昨天夜里小俩口的吵架还有和莉莉大半夜“逛街”,让我早上没有一点精神应对这种“高压”的车厢环境。
“唉,上车的买票了!”售票员的声音极具穿透力。然后是众人一个一个接力地把新上来的人的钞票递到售票员手里,然后再一个一个接力地把车票递到乘客手里。这种事情每天都会发生,每个公交车里面都会发生N多次。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一个女的开始叫起来,“你挤什么挤?”
“挤你怎么了?怕挤去拉擦度(上海话:坐出租)!”另一个女的不依不饶。
“你想怎么样?”女的态度开始蛮横起来。
“你想怎么样?诚心吵架是不是?”另一个女的不甘示弱。
“好咧~车厢里面挤,大家互相体谅一下。”一个老年妇女劝架道。
两个女的偃旗息鼓,车厢里面重归平静。每个人都会找一种方式来打发这段拥挤的时间--有看报纸的,有看书的,有戴着耳机听音乐的,有闭目养神的,有面无表情的……吵架也算是一种方式。

公交车一路走走停停,终于把我送到了公司楼下。我包里带着那条没有送给李叔叔的红双喜,今天就便宜了老孙同志吧。
我和老孙平日里算是很熟悉的那种,但绝对不算铁哥们--只是单纯的,亲密的同事关系。老孙已经结婚了,每天的午饭都是自己带的,从来不去外面吃。有时候我会从他丰富多彩的饭盒里面夹点我想吃的菜出来。老孙的饭量绝对可以用惊人来形容--自从昨天看到了莉莉吃红烧肉的样子,我终于找到了可以和老孙较量的吃饭高手了。
我把香烟放到了老孙面前,这小子每天都比我早到,简直就是一个模范员工。他推了推眼镜,抬头看了看我,一脸的不解。
“小元啊,有事求我?”老孙问道。这小子怎么会想到我要有事相求呢?难道白白送给你一条香烟就为了让你帮忙办事吗?人怎么都这么世故呢?
“非也。昨天买东西送礼,结果人家不抽烟。所以便宜你小子了。作为交换条件,这一个礼拜的午饭,你看看……”既然老孙认为我有事情求他,那么我干脆就做个交换。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如果你接受了别人给的东西,就会那么心里不安吗?
“好,成交!”老孙一副斩钉截铁的口气,看来我这个礼拜的午饭有着落了。其实我真的不是想吃他几顿午饭作为交换,但是如果我不提出点交换条件,老孙会心有不安的。

星期一上午其实最容易打发,每个周一上午都要开例会,总结上周工作,分配和计划当周的任务。我又分到了一个对数据库进行检索提供数据给老孙的报表模块的任务。唉,经理怎么就没有一点创意,让我做点别的呢?这一周又是反复拷贝、粘帖和修改的日子了。老孙很高兴做同样的事情,这对他已经僵化的大脑细胞来说是一个轻松的活。会议上,经理向大家介绍了一个新来的女同事--费维妮。听到这么洋气的名字还真有点想笑,也不知道她父母是怎么想的,起这样毫无意义的名字。中国人的名字大多有点意义,充满了父母对孩子的期待。这种名字,只有那种特别臭屁的人才能想出来。
“我叫费维妮,叫我winnie好了。我以后很多事情要向大家学习。”winnie介绍自己道。
“不错的名字,非为你,有一种为人民服务,舍弃自我的感觉。哈哈……”老孙嘴里叼着烟,开起玩笑。其他人跟着偷偷乐起来。
winnie并没有生气,反而也跟着乐起来,“嗯,对、对、以后大家尽管找我帮忙好了。”
经理让winnie坐在了老孙的对面,正好和我斜对角。以前那个坐在斜对角的小伙子看样子被开掉了。我们这些打工仔,是一群抱着泥饭碗乞讨的流浪者--找到了中意的地方就讨点饭吃吃,反正不是自己找个更好的要饭的地方,就是被人赶走继续去流浪。

挨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让前台的阿妹帮我订了一份红烧狮子头盖浇饭,然后一个人躲到会议室接着看王阿婆借给我的《围城》。老孙和winnie推门进来,一人手里拿着一个自带的饭盒。
“小元,这么用工啊?哟,很有情调嘛。看小说呢。”老孙坐到我对面,一边掀开饭盒一边拿我调侃。
“现在是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别人都在金钱的漩涡里面挣扎,我宁愿去玩点精神上的洗礼。跟你这个大烟枪除了女人和金钱,就没有什么可以沟通的。哦对了,还有我和你写的程序。”我也调侃起老孙。
“得了吧你。在美女面前装什么文学青年。这年头,玫瑰花比情书管用!”老孙这句话说的倒是在理儿,我举双手赞成--现在这个社会,物质的永远比精神的吃香--玫瑰花的价格远远大于一封情书的价格--虽然两者在价值上是等价的。
“元朗你没有带饭吗?”winnie问道。
“我一个单身汉,哪有闲情逸致下厨房自己烧饭啊?每天叫个盒饭,随便吃吃嘛好咧。”我回答道。
“还是自己做饭比较省。到了上海才发现,这里的东西真是贵。”winnie边吃边说道。
“这里什么不贵啊?讨饭的看到一毛钱都带理不理的,起码你得扔个一块钱!”我接着winnie的话茬说道,“唉,我说老孙,别忘记了这个礼拜我的午餐可是你解决啊。”
老孙抬头看看我,继续开动他高效率的进食系统,狼吞虎咽起来,“嗯、嗯、”。
老孙吃饭的样子会让你觉得他从来不用咀嚼的,所有食物进入口腔以后直接被送进食管。按照老孙的话来说,他在大学里面是个成天有肉吃的主儿,生怕别人抢走了他那点埋在青菜里面的肉,久而久之就形成了“狼吞虎咽之神功”。我想人家穷也不至于天天来抢你的肉吃吧?我倒是觉得他以前从来没有吃过饭,光靠喝水充饥了 --他喜欢意淫,我也意淫一下他大学里的生活。

winnie跑到我边上仔细地瞧着我那本小说,然后说道:“哇,你看的是繁体的。这本书怎么这么旧啊?”
“住在我楼下的一个老太太借给我看的。跟你说,这个可是第一版印刷的,还是比较珍贵的哟。”我说道。
“我刚来,不如你带我吧?”winnie一脸极其诚恳的态度问道。
“我觉得在这个领域,老孙的经验比我多,你应该让他带你。我基本上属于新兵。”我推脱自己也是新兵,就是不想惹这个麻烦上身。
“唉,人家是求你,别推给我。你们俩聊,我先撤了。winnie同学,你找元老师就算找对了,他写的程序从来没有出过错。”老孙把空空的饭盒收拾完就躲到了外面。
“元老师,你的午饭该来了,我帮你去前台拿。嘿嘿。”winnie看来已经认定我了。唉,我的麻烦大了,以后要面对一堆可笑幼稚的问题了。

整整一个下午我都在拷贝粘帖以前写过的程序,然后根据新的要求进行修改。说实在的,我有点厌烦了这种任务。可是为了自己的饭碗,为了项目组,为了公司,为了上海市,为了全中国,我得忍着,继续贡献我的脑细胞给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添砖加瓦。在临近下班的时候,终于干完了这一周的所有工作。我伸了伸懒腰,然后一边喝着茶水一边盘算着这周后面四天该怎么过。我无意中看到了winnie,心里有了主意,后面几天就帮winnie做点事情吧,顺便带带她。
“winnie,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没有啊?”我俨然成了一个老师傅。
“目前没有,有了我一定不耻下问。”winnie头也没有抬,劈里啪啦地敲着键盘。
我坐着很无聊,拿着小说起身去了会议室。还有40多分钟下班,正好休息一下。winnie端着我的水杯进来,“元老师,你的水。不用客气。”她一脸微笑,态度还是很诚恳的。
“谢谢啊。你怎么也歇着了。经理交给你的任务做完了?”我对winnie的工作进度表示怀疑。
“怕什么,还有四天呢。我今天的事情应该做完了。”winnie很自信的样子让我开始怀疑她是不是在拿工作开玩笑。我放下书,对winnie说道,“走,出去看看你写的程序。”
0 CommentsPosted in *小说:琉璃时代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0 Trackbacks
Top
自我介绍

贾作家

Author:贾作家

这是一个有关SM和无关SM的博客。文章都是我的原创,转载请写明出处。博客中一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非本人原创。
QQ交流群:1827453

下面的“文章类别”中可以分类查看查看!(访问密码:smile)

文章类别
最新文章
月份存档
访问统计
好友链接
加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

博客的自杀方法: 放点反动的,立马被和谐。 放点色情的,慢慢被和谐。 博主自封的,立即被自杀。 网站倒闭的,跟着被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