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琉璃时代(2)

03 01, 2010
被那帮三八调侃加意淫了大半天,我终于洗好了衣服。我赶紧端着一盆衣服上了楼,逃离了那个是非之地。小阁楼对面住着一对夫妇,30多了,没有小孩子。按照那个女人的说法,把孩子生在这么拥挤狭小的地方,简直就是谋杀了孩子的幸福,所以她宁愿不要孩子。女人和自己的婆婆因为生孩子的事情不知道闹了多少别扭。男人的妈妈最近经常对夫妻俩说,如果现在怀孕了,到时候拆迁可以多分房子,那样更划算。于是,这段时间夫妻俩制造人类的劲头就强烈起来。有几个晚上,我都能感觉到两个人在对面剧烈“工作”“制造人类”的震动和喘息声。可怜我这个单身汉,有时候只能靠帮祖国防卫领空来发泄自己压抑的欲望。每次他们的响动传到我的耳朵里面,就会有敌人的飞机遭殃,被我打下来。

今天小俩口还没有起来,昨天他们很晚才“工作”结束。我加班回来的时候,他们房里的灯就灭了。两个人在房间里低声地嘻嘻哈哈后,就又开始了震动和喘息。还好昨天我没有为祖国的领空值班,否则我今天也要累死了。真是奇怪的世界,为了新房子再大一点,有人竟然愿意“熬夜工作”,以“生命的代价”换取拆迁办的优惠政策。那时候我真的无法理解祖祖辈辈一群人生活在拥挤狭小空间里的那种无奈和隐忍。反正除了“击落敌机”的时候,我没有什么可以遮遮掩掩的。这也算是单身的一个好处吧。总比有了老婆但是不方便过夫妻生活强多了吧?

我把衣服一件件地用竹竿撑出去,挂在小阁楼外面,然后坐在床上开始听walkman。阳光温暖地照着我,那种感觉很舒服,很惬意,我想这就是生活。
隔着弄堂,与我的小阁楼相望的房间住的是李阿姨一家。我想如果我图方便,去李阿姨家做客的最简单办法就是从我的小阁楼窗户出去,跳过1.5米左右的弄堂上空,降落在她家的窗台上。有时候我起得早,就会看见莉莉穿着硕大的睡衣,拿着镜子在窗台边化妆。莉莉在虹口区一家印刷厂工作,每天上下班来回要花三个钟头。城市大了也不好,上个班,就像去苏州亲戚家串门。我虽然住在徐家汇,我工作的公司也在徐家汇,可是上班还得花上半小时做公交车。这就是上海的生活,公交车是必不可少的出门选择。

李阿姨其实人不错的,有一次我生病在家,李阿姨端着菜饭给我送过来。我开门的时候还纳闷她怎么知道我病了,原来她在窗口看到我吃完药,头顶着毛巾躺在床上。虽然只是一碗米饭、一盘炒青菜,一份西红柿炒鸡蛋,可是我觉得比山珍海味还要好吃。那是我第一次在上海找到了家的感觉。楼下的王阿婆听说我病了,还吭哧吭哧地爬楼梯来给我送了一暖壶的开水。都说上海人势利小气,我倒不这么认为,是个活生生的人,总归有点人情味的。我住在这里,除了偶尔被当成一个没有房子的新上海人被调侃以外,其它大多数情况下是被当成了邻居。虽然我不大喜欢那群三八带有一点点小市民心理的玩笑,但是我从来不认为她们是恶意的。

突然听到楼下的王阿婆在捅我的地板,我知道她在叫我。王阿婆叫我的方式就是拿竹竿捅她的天花板--我的地板。她不喜欢大声嚷嚷,就用这种委婉的方式呼叫我。我知道我要去帮她整理那堆书和报纸了。下了楼,推开阿婆的房门,映入眼帘的是四五摞捆扎好的图书。
“阿弟,帮我把这几捆书放到柜子上面。谢谢啊。”阿婆指了指地上的书,然后指了指柜子。那个柜子其实就是一个书柜。里面摆满了书,一册册地码放得很整齐,我很纳闷一个老人家怎么有那么多的书。都说书看起来不多,其实很沉。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才把几捆书摞到了书柜上面。阿婆拿了毛巾过来让我擦汗,然后倒了一杯茶给我。她坐到了藤椅上,看着我说,“阿弟,真是谢谢你了。不拿出来晒晒,书要发霉了。”
我看了看书柜里面的书,里面大多是文艺类的图书,看上去很旧,有的还是繁体字的。
“阿婆,你有这么多书啊?早知道我借几本看看了。”我笑着说道。
“你有兴趣就借喽。不过要还的。我舍不得那些书的。”阿婆笑眯眯地看着我,起身走到书柜前拿出了一本书。“给你看看这本吧。”我接过一看,是1947年晨光出版公司印行的钱钟书的《围城》。根据我的经验,这可是《围城》的第一版啊。
“阿婆,这些书你都看过?”我觉得这个阿婆应该出身世家,她身上的那种气质不是市井小民能具有的。
“看过,看过。看了很久了。”阿婆很平静地回答道,“看过电视吗?”她问我。
“电视看过,《围城》啊,很有意思的。方鸿渐,苏小姐,孙小姐,有点喜剧。”我虽然也看过很多小说,可是只看过《围城》的电视剧。
“难得现在还有人看书,可惜的,可惜的。”阿婆嘴里嘟囔着。我把阿婆扶到藤椅前,让阿婆坐下来。我坐到了阿婆旁边的小凳子上。“很多时候,看书不是为了看书,是看自己的回忆。”阿婆的一句话让我对这个老太太另眼相看了。我敏感地认为,阿婆是那种有一肚子故事的人。她平日里深居简出,身上散发出的与这个弄堂格格不入的贵族气,难道阿婆真的是某个世家的小姐不成?
“阿婆,我拿回去看看。过几天还给你。阿婆以前是做什么的啊?怎么有这么多的书呀?”我发现打听一个老人的身世是个不礼貌的做法,但是话已经讲了出来。
“我呀,做过老师,做过裁缝,做过工人。唉~~反正多了。就是没有做过计算机。哈哈。”阿婆开了一个玩笑,很巧妙地躲开了这个问题。
“谢谢阿婆!我上去了,有事您叫我。今天还吃油炸臭豆腐不?”我起身打算离开。
“没想到你还爱看书。晚上我给你烧鱼吃。”阿婆给我了一个晚饭邀请。

回到小阁楼,我带上耳机,翻开那本《围城》,第一页映入眼帘的是:“赠 王晓蕙 倾心一笑。 家齐 民国三十六年十一月”。这本书应该是别人所赠的,原来王阿婆的本名是王晓蕙。整整一个下午,我都在看小说。虽说方鸿渐生活在民国,可是现今不也有很多方鸿渐类型的人吗?可以去书店买一本《围城》看的,可是我喜欢这本书散发出来的味道--一种书香,类似于霉味和油墨味。这就是珍藏图书的好处,你可以染一身书香,而没有人认为那是发霉的味道。书上很多地方被写了注释,字体很娟秀,估计就是王阿婆的笔迹:“乐了。不争气的方鸿渐。”、“酸的,酸的。苏吃醋了么?”、“实话。”、“男人都喜欢唐小姐的天真?”、“方和孙才是生活”……

“咚、咚、咚”,是楼下阿婆叫我,我看看表,是到了吃完饭的时间了。我收拾了一下,然后带着书下了楼。来到阿婆屋里,小桌子上是三菜一汤,看得出阿婆可是费了心血的--香菇菜心、红烧扁鱼、雪菜烧豆腐、番茄蛋汤。阿婆招呼我坐下,两个人就开始吃起来。
“阿婆,那本书你里面都写了注释呢。”我开口说道。
“很早很早的时候写的。你看到哪里了?”阿婆问道。
“我就随便翻了翻,还没有细看呢。阿婆,那个家齐是谁啊?”我问道。
阿婆默默地放下饭碗,起身走到书柜前,从柜子上拿出一个相架,回到餐桌旁。“很久了。自从我住到这里,就没有再遇到喜欢看书的人。也难怪,时代变了,电视剧比书更有意思。看你是个大学生才打算把房子租给你。你经常去图书馆吧?”阿婆把相片放到正对着我,“这个就是家齐。”我拿起照片仔细端详了一番,照片中是一个身穿国民党军服,英俊帅气的男人。
“他是你的丈夫?”我问道。
“算是吧。他有一房太太。解放了,就没有了消息。这里很多书,都是我和他的。他很喜欢买书,兜里总是揣着一本书。”老太太接着吃起来。我看着照片,心里开始对老太太的往事感起了兴趣。
“阿婆,你喜欢看书不如我以后经常带你去图书馆吧。”我转移了一下话题。
“老了,走不动了啦。这里的书,看到死也看不完啦。那天整理好的几摞书,就是我看完的。吃鱼,吃鱼啊。”阿婆低着头,还是慢条斯理地吃着饭,顺手给我夹了一大块鱼肉。
晚饭的时候我和阿婆聊了一些《围城》里面的故事。很少见到阿婆笑得那么开心,我以前还觉得自己和老年人无法交往呢,现在却觉得王阿婆就像一个朋友。她对小说里面的每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记忆力根本不像70岁的老人。她不时地把书翻到某一页,然后指着书说,你看看这段,我喜欢这里。她带着老花镜的样子,就像一个智者,配合着满头梳理地有条不紊的白发,像一个老师在教育我这个学生。

吃过晚饭,我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接着看《围城》。对面又传来夫妻俩的震动和喘息声。李阿姨在对面窗口一边收衣服,一边又唠叨着莉莉的男朋友。这就是生活吧--一群人在一起打打闹闹才叫生活。阿婆写在书上的注释,就像日记一样记录着她年轻时的心情。岁月一年一年走过,变的是容颜,不变的是记忆:那个帅气的军官,一个爱看书的少女,一本本发黄的书,会留下什么样的故事给我呢?

0 CommentsPosted in *小说:琉璃时代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0 Trackbacks
Top
自我介绍

贾作家

Author:贾作家

这是一个有关SM和无关SM的博客。文章都是我的原创,转载请写明出处。博客中一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非本人原创。
QQ交流群:1827453

下面的“文章类别”中可以分类查看查看!(访问密码:smile)

文章类别
最新文章
月份存档
访问统计
好友链接
加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

博客的自杀方法: 放点反动的,立马被和谐。 放点色情的,慢慢被和谐。 博主自封的,立即被自杀。 网站倒闭的,跟着被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