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说)琉璃时代(1)

03 01, 2010
上海,承载了我太多的梦想、太多的回忆。我喜欢这个灰色的、钢筋混凝土铸造的城市。我曾经在这里迷失过自己,我又重新振作起来,我开始融入这个城市。
曾几何时,我决定做一只蟑螂,以最卑微的方式生活在这个鱼龙混杂,到处是纸醉金迷、灯红酒绿,到处是陷阱和冷漠的城市里。每个人均有过得如意的日子,也会有遭受痛苦和烦恼的日子。我是一只蟑螂,只要能有个吃饭的地方,有个睡觉的地方,就可以过得很舒服了。


大学毕业以后,我蜗居在徐家汇一个破破烂烂的小弄堂里面。那时候周围住着的都是最生活化的上海人。一个老太太把自己的小阁楼让出来,以每个月300元的价钱出租给了我。就这样,我开始慢慢融入这个城市,混迹在车水马龙的都市里。

忘记做个自我介绍了,我叫元朗,毕业于一个以土木建筑专业闻名的大学,不过我学习的是计算机,我是用头脑来建设社会主义的。我单身,每天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小阁楼和公司几乎就是我生活的全部。我不愿意出去白相(上海话,“玩”的意思),不愿意去结交什么狐朋狗友,大学里面谈过恋爱,但是毕业就分手了。要说我的长相,属于那种走在大街上没有人愿意为我回头的那种。每个周末,如果不加班,我就去上海图书馆消磨时光,要么就在小阁楼上逗老太太养的两只猫。

房东老太太,我叫她王阿婆,反正周围的邻居都这么叫,我也跟着这么称呼她了。阿婆就住在我楼下,是一个安静慈祥,深居简出的老人。她样子看起来70岁了吧,身体很好,满头白发,每天都梳理地整整齐齐,然后用发箍盘成发髻,很传统的样子。几乎每天下班,我路过弄堂口的小摊都会买些油炸臭豆腐,路过她门口的时候给她几块吃,然后寒暄几句上楼去把两只猫抱下来给她,接着就洗漱睡觉。这是我和老太太最多的交往方式。不过还好,老太太的普通话讲得很好,这让我和她聊天的时候不用练习沪语听力了。

每个星期五的晚上,楼下的过道都会支起一桌麻将牌,老太太就抱着猫和邻居打麻将。说实在的,我特别讨厌别人搓麻将,劈里啪啦的打牌声,让我有一种要自杀的冲动。每到那个时候,我就塞上耳机,听自己的walkman。日子就是这样无聊,可是你还得继续过下去。

住在这个弄堂里面的人家,每家都有一个故事。我趴在小阁楼的窗台上,就能听到下面有人在唠东家长西家短的。慢慢地,我成了一个倾听者,一个生活在这里的旁观者。我特别喜欢看老太太的背影,步履有点蹒跚,但是透着一种贵族气。如果把老太太和弄堂里面任何一个老太太放到一起,你会觉得她身上散发出的除了岁月积淀下来的老气,也带着一种老上海上层社会的高贵气。老太太一个人生活,我从来没有看到过有什么人来看望过她。虽然她孤苦伶仃地一个人生活,可是我从来没有看到她表现出什么寂寞和痛苦。

听说后年这里要拆迁了,弄堂里面很多人都兴高采烈地谈论着拆迁以后住大房子的事情。是啊,祖祖辈辈生活在一个拥挤不堪的弄堂里,每天象蝼蚁一样挤着靠着生活在一起,那种不方便的感觉是无法用“无奈”两个字描述的。茶余饭后,我听到最多的是哪家换了大房子,哪家的儿女分到了自己的房子,哪家的女人又去找拆迁办理论理论去了……我觉得我的小阁楼生活也快到头了。今天离后年还有很多时间,我还有时间去找一个自己的新窝。

星期六,早晨的阳光从小窗户透射进来,刺得我眼睛发疼。我迷迷糊糊地听到两只猫已经在窗台上晒太阳了。又是一个周末,昨天夜里加班到半夜,本来想睡个懒觉,但是窗外的吵杂声让我没有办法再睡过去。对面阁楼的窗户外面早已挂满了衣服、床单,一个大晴天是洗晒的好日子。楼下劈里啪啦地搓起了麻将,这是最大众化的消磨时间的方式。我把脏衣服都堆到了盆里,然后开门下了楼。

走过王阿婆的门口,我看见她正在整理屋子,满地堆满了书和报纸,她坐在旁边一本本地把书摞好,用绳子扎上。我敲了敲房门,“阿婆,用我帮忙不啊?”我问道。
“阿弟起得这么早啊?你忙你的吧。待会你帮我把这些书摞到柜子上面吧。谢谢了啊。”阿婆回头看看我,然后继续整理那堆书。

在公用的水池边,已经聚集了一帮洗衣服的大妈。他们穿着睡衣睡裤,大手大脚地把水接进自己的盆里,倒进下水道里。这里还有人保留着老式的洗衣服的工具--棒槌,啪啪啪地挥舞着,像跟衣物过不去一样。其实买个洗衣机不算什么奢侈的事情,但是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弄堂里面放置一个洗衣机,不如放置一个柜子或者堆点杂物实在,这里的房间甚至连洗衣机的排水口都没有。不过好在这里的水费都是平摊的,每个月不管用多少都是一个价钱。坐在这群大妈中间,我感觉就像进了菜市场,她们大声地、咿咿呀呀地说着我半懂不懂的上海话,旁若无人地调侃,大笑,嬉闹。那场面其实很温馨,住在高楼大厦里面的人们,完全体会不到这种融洽的邻里关系。

“哟,小元,怎么你一个人啊?赶紧找个女朋友帮你洗衣服啊?”李阿姨开始调侃我。
“呵呵,早呢。没有空谈女朋友呢。”我笑道,其实很尴尬的。
“李家阿妈,把你女儿介绍给人家啊。”对门的王阿姨开始说胡话。
“我女儿老宝贝的哟。小元可养不起。”李阿姨瞥了我一眼,那眼神,带着不屑和不满。
“小元啊,争口气,就把李阿姨的宝贝给抢过来!哈哈……”王阿姨越来越没谱地说道。
切,李家的那个女孩子,叫莉莉。我见过的,皮肤很白,浓眉大眼,对人很温和,笑容优雅,举止得体,见面总会对人莞尔一笑,可就是一个毛病--体重没有150斤也得149斤。我当然养不起了,吃得太多!
“我还年轻,自己还没独立呢,太早太早。呵呵。”我也挺尴尬的,这帮刮三的老女人,真是粗俗。不过挺可爱的一群人,她们就是这么东家西家地闲扯着--这就是活生生地邻居们。
“哎呀!小元还穿红裤头呢?”张阿姨一把伸进我的盆,抢过我的红裤头,拎起来,还晃了晃。我他妈的羞死了,这帮三八竟然一点不给我留面子。
“小元今年24了吧?”李阿姨问道。
“是啊。今年我本命年。穿个红内裤不行啊?”我满脸写着害羞,一把抢过我的红裤头,按进盆里。
“小元,听说你做计算机的?工资高不高啊?”王阿姨问道。
“嗯,是的。每个月就两千多。慢慢熬呢。”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最卑微的人了,结果还被人在尊严上戳了一下。
“能在上海找个工作就不容易了。做计算机那是高科技,很有前途的。对了,你们外地大学生不是有蓝表黄表的?”王阿姨接着问道。今天可真是倒霉,碰到这帮女人最刮三的时候来洗衣服。
“有啊。我拿了蓝表啦。”我回答道。
“真是不容易哟。有蓝表就是上海户口哟。那就是上海人啦。你看看人家多有本事哟。我遇到一个外地人,在上海混了5、6年了连个户口都没有。作孽哟。”李阿姨挥起棒槌啪啪啪地打衣服,那架势就像打在我脸皮上。
“不是说你家莉莉的男朋友吧?分了!分了!一个外地人有啥好?要房子没有,要长相也不好。”张阿姨接着话茬说道。
“你们家莉莉也是,那么多上海男人不找,找个外地人。作孽哟。”王阿姨一脸的轻视。
我见过莉莉的男朋友,据说是南京人,我趴在小阁楼的窗台上听到的--那天莉莉因为李阿姨不满她找个外地男朋友大吵大闹了一个晚上。作孽哟,外地人有什么不好?
“我看,不如把莉莉介绍给小元算了。这样你家不是又多分一套房子?”张阿姨哈哈一笑,帮李阿姨打起了算盘。
靠!拿我当什么?难道我成了一套房子?我心里极度地不高兴。我还是闷声不响好了,赶紧洗好衣服,躲到楼上,免得被你们说三道四的。
“就怕小元不愿意哟。你看小元,怎么也算个潜力股吧?上海户口也有,谈个上海女朋友,分套房子,以后的日子可是幸福的咧~~”李阿姨望了我一眼,那眼神就跟看到一套大房子一样。

“妈,什么时候轮到你们一群三八管我的私事啦?”莉莉不知道什么时候拎着包站在了我们身后。完蛋了,这下子又要大吵大闹了。我赶紧闭紧嘴巴,准备看女人们闹起来。
“没说你,没说你。要走赶紧走!别把那个外地人带回来气我就好了。”李阿姨头也没有抬,看来莉莉的终身幸福成了她的心疼病。她把棒槌狠狠地扔到盆里,溅了一身水,端起盆子去水池边冲洗衣服。
“告诉你!我的事情你不要管!弄不好我就不回来了!”莉莉把胖乎乎地大脑袋一甩,带着一身赘肉出了弄堂。
“唉!儿大不由娘啊。李阿姨,我看你也想开些。外地人没有什么不好。自由恋爱么,管不了的。”我以一种老成的态度说出这句话,弄得一帮人哑口无声,每个都低头洗衣服。我总算出了一口恶气。
1 CommentsPosted in *小说:琉璃时代
1 Comments
By 03 01, 2010 - [ edit ]

此留言只限管理员阅览

Leave a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0 Trackbacks
Top
自我介绍

贾作家

Author:贾作家

这是一个有关SM和无关SM的博客。文章都是我的原创,转载请写明出处。博客中一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非本人原创。
QQ交流群:1827453

下面的“文章类别”中可以分类查看查看!(访问密码:smile)

文章类别
最新文章
月份存档
访问统计
好友链接
加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

博客的自杀方法: 放点反动的,立马被和谐。 放点色情的,慢慢被和谐。 博主自封的,立即被自杀。 网站倒闭的,跟着被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