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该做个结束的时候了

02 21, 2010
本来不想写,但是还得写,因为不想把那团乱麻带进虎年。
好吧,事情一件一件地摆出来吧。以后不会再有关于这些事情的任何表述,所以这篇日志是这些事件的“墓碑”。
给每个主人公起了一个别名,当事人一看就明白。

有请HY、JD、开、P和NC入座。好了,废话不多说,开始写纪实文学。



《我和JD》
虽然是同好,但是我和JD的认识是一开始就面对面的。那时HY在家里筹备着自己的新店,我闲来无事去他家,遇到了JD。我相信这是缘分吧。我和JD就这样开始交往了。虽然那时候联系的不多,但是真实的交往让我很放心。在这个圈子里面,我完全信任的人不多,一个巴掌就能数出来,HY和JD就算其中两个。我和JD之间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者有过什么关于SM的现实接触。这点与我和HY不同(这个博客中的一些照片,是HY的摄影,我的导演)。
JD有一个优点,但是也是一个会惹麻烦的优点--太愿意关心别人而不论是与非。最近,他被“失忆”了,对以前发生的那些纠缠不清的事情失去了记忆。

《我和开》
开应该是从我的博客找到我的吧,在我的群里认识的。此人有艺术家的性格和脾气。这种脾气说好,也有不好的时候。我和JD决定在HY的工作地点聚会时,开真的出现了,就这么认识了。我喜欢有才气的人,或者说有专长的人。开是个热心、感性、带点孩子气、有点理想主义、皮硬心软的人。如果说没有真心相交的同好,就算流浪汉的话,开应该属于一个半流浪状态的人。他说过,HY的店让他有归宿感。是的,现实中值得交往的同好能够聚在一起,每个人都会有一种归宿感。我至今不理解的是开为什么知道了我和NC的事情就觉得我和他同路不同道。不过,我选择接受,不强迫别人对我的“道”的认可。我和开的分道,始于2010.02.10.,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最近,开不在我的雷达扫描范围内,Just go ahead, because my life will go on.

《我和P》
第一次在HY店里聚会,JD叫来了P,就这么认识了。我和P的交往应该算是自然交往吧,慢慢就“滑”到一起了。我和P发生的顺利的、好的事情我不说了,说说不和谐的吧。毕竟幸福都是一样的,不幸各有不同。2010.02.03.我带着JD去苏州见NC。本来想撮合一把的,没成功,不过结果还是很好的--“释怀”和“淡然”也是一种完美的结果--我相信佛道。从苏州回来的晚上,也是我和P真正开始的时候吧--我这样认为。当NC从P的QQ视频中看到我在P的家里,也就算公开了我和P的事情。在NC宣布离开我们这个小圈子要去寻找“幸福”的聚会上,我想我和P的事情就算没有100%公开,也算是70%公开了。一帮人送NC和MM去旅馆住宿,其后发生的事情让我选择了逃避。
*2010.02.03.从苏州回来找P的那天晚上,P的梦话惊了我一身冷汗,让我看到了P暴戾的一面。我这么说也许严重了,但是我一直很“胆小”。P和我那天晚上聊了一些话,我看到了P的执着和无所谓的生活态度,我有点担心我无法与P配合地天衣无缝--性格和生活态度上也许有点不适合。
*2010.02.05.晚上,从NC住宿的旅馆出来,P问JD的话,让我气死、无奈和绝望:一张贵宾卡而已,不是房卡!一下子,JD成了拉皮条的,NC成了地上的鱼,我变成了偷腥的猫,。
我一向谨言慎行,胆小怕事。我只希望找到一个知己而已,从开始就带着真诚--所以,我愿意被冻得发抖去追P,我愿意给P一个可以抓得住的稳定感,我愿意尽可能多地呆在P身边;可是我不希望被禁锢,被私有化,被猜疑。我希望我的知己是一个淡然、大度、抓得紧又放得松的人。
如果2010.02.09.是一个赶考的日子,我选择弃考,因为我不会是一个好的S--我的原始欲望不够。关于我和P如何,我同几个人说了我的想法。选择逃避不是一个男人的做法,但是我宁愿背负骂名来保证所有与此相关的朋友不受伤害--包括P。
其实,我和P于2010.02.07.在我单方面的逃避“政策”下就已经结束了。

《我和NC》
很早听过JD提起过NC--关于JD的一个心结--姑且就这么说吧,JD可能不同意“心结”这个说法,他一直认为当初就释然了。第一次见到NC,也是在我第一次见到P的聚会上。如果说第一次见NC的细节,我现在都有点模糊了,只记得NC身边那个男人以及NC那种柔弱无力的握手方式。JD那天的反应很简单--对NC带那个男人来有点气不过吧。我对JD说不如我当“杀手”把NC搞定让那个男人郁闷到死吧,帮你解解气。JD说他已经不在乎了,看开了,让我随便。加了NC做好友,我开始动员NC换“口味”--那个男人坐着的时候总是把身体倾向NC的另一侧--这说明他对他和NC关系的一种不认可。后来就有了我和JD在2010.02.03.的苏州之行。那天我是去撮合的,结果两个人的佛道比我还要深--释怀了,该说的都说了--NC也愿意来上海再“最后一次聚会”。我那天也知道了NC将要回老家相亲结婚寻找“幸福”了(当时骗我,不过我可不是那么好骗的)。
所有的纠结应该发生在那次所谓给NC“送行”的聚会上:P酒醉的状态带点醋意、一张贵宾卡、NC没有任何幸福感反而迷茫的表现、回家路上出租车司机的谈话(和太在乎自己的女人在一起,你要幸福地吃苦头了--一个的哥还能说出这么有生活哲理的话--世界是变了)。
第二天星期六,去公司加班的路上打电话给NC和MM,原来JD这个傻子没有去送行,害得我掉转车头去火车站送两个外地客人--我和JD请的NC、打算来上海闯荡的MM--请来总得送回吧。
2010.02.06.下午,我和NC打了三个小时的电话,当初聊天的内容有点模糊了,就算记得我也不写了,反正就几件事--NC的过去,NC所谓的“幸福”,还有我为什么选择送巧克力而不是一个永久保存的纪念品。
说我移情也罢,说我心怀不轨也罢,说我预谋也罢,说我乱情也罢……反正我和NC的事情就这么顺其自然了--我对有点主见的女人天生没有抵抗力,我对心里有伤的女人天生就没有抵抗力。
反正,我不会给NC最终的幸福,但是我也不能让NC去寻找所谓的“幸福”。NC真要是找到了最终的幸福,到时候我会选择一个合适的方式来祝福她。
我和NC开始于2010.02.09.。2010.02.11.我一觉醒来,世界变了--那团乱麻开始形成,压过来。

《我》
***在和娜娜结束以后,我开始思考“退出江湖”。那段时间正好赶上自己很空闲,也有时间来调整自己的心情。HY的新店开张了,认识了一些圈内的朋友。对于圈内那些风云事件和往事,我不再感兴趣。我需要平静,安静地在这条路上走。想找个知己,就这样走下去,能走多远走多远。参透了,心就老了,一切也就看开了。
***知己是什么?陪自己走路的人不是知己,陪自己走夜路的人才是知己。
***年轻气盛的时候,迷失过;受伤的时候,迷茫过。阅历越来越丰富,我就变得谨言慎行。人越老,身上的伪装就越厚。没办法,中国人不喜欢标新立异,中国人对“老成”有一种特殊的爱好。
***我和NC并不打算得到什么祝福和认可,只是希望告诉大家我们在一起了。当NC不顾老爸老妈的反对决定远赴广州去找素未谋面的男人相亲结婚时,我选择了站出来--只是作为朋友来帮她算算“幸福的概率”而已。事情就是顺其自然,坦然接受而已。当“阴谋、利用、数钱、小三”这些话传到我的耳朵里面,我选择了愤怒--到目前为止,就是连最憎恨我的人也没有说过这些话来评价我。当所有的声音消退的时候,我选择了无所谓--你要明白,看到别人的幸福就是对自己的赏赐。当大家一定要一个说法的时候,我选择写这篇文字--不为申冤和坦白,就为了记录一个给所有的不愉快和纠结无奈所立的《墓志铭》。



《墓志铭》
所有在这篇日志面前的人,请选择沉默--这不代表你的认可,只代表你的态度低调而已。
所有当事人,请选择沉默--这不代表你没有自己的看法,只代表所有人的生活还将继续。
所有理解我的人,请选择沉默--这不代表你不理解我,只代表你和我一样是个谨言慎行的人。
所有误解我的人,请选择沉默--这不代表你不能表达自己的意见,只代表你可以选择离开我或者中庸处事。
所有看不懂的、不知道我写的是什么的人,请选择沉默--这不代表你是个不懂的人,只代表你可以事不关己或者愿意浪费眼神。
2010.02.21.


04.jpg
5 CommentsPosted in *其它:其它文章
5 Comments
By 匿名者02 26, 2010 - URL [ edit ]

一直喜欢你的文字 不错

By 贾作家02 24, 2010 - URL [ edit ]

> 这原来就是一个恬静私密的游戏!人多了就乱!
圈子就是这样,合适就在一起。平时是朋友。

By lynn09002 23, 2010 - URL [ edit ]


这原来就是一个恬静私密的游戏!人多了就乱!

By 匿名者02 23, 2010 - URL [ edit ]

纠结的是人,而不是事本身。

好久不闻你音讯,你还是那么多事~~

愿你乐在其中吧。

By 匿名者02 21, 2010 - URL [ edit ]

沉默是金

Leave a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0 Trackbacks
Top
自我介绍

贾作家

Author:贾作家

这是一个有关SM和无关SM的博客。文章都是我的原创,转载请写明出处。博客中一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非本人原创。
QQ交流群:1827453

下面的“文章类别”中可以分类查看查看!(访问密码:smile)

文章类别
最新文章
月份存档
访问统计
好友链接
加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

博客的自杀方法: 放点反动的,立马被和谐。 放点色情的,慢慢被和谐。 博主自封的,立即被自杀。 网站倒闭的,跟着被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