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往事(2)

12 29, 2009
《成成的故事(1)》

========================================================================
每个人,要在20岁的时候确定自己的性取向;在25岁的时候确定自己的社会角色。当我们还在懵懂的年龄,
请给自己一次犯错和改正的机会。
--webmailer
========================================================================

备注:《成成的故事》将是一个纠缠于4个人之间的关于初恋的故事。我打算在这个故事里面用亨利·米勒的风格来写,唠唠叨叨地来讲述一个在大学里面发生的故事。

我终于熬成了大学生。用句现在的话说:我四年荒淫的大学生活开始了。中国教育改革首先拿我们这一代人做了小白鼠。那时候用了一个颇具吸引力的词来决定我们的课程表--学分制。所谓的学分制就是大学课程分为必修课和选修课,你要修满规定的学分才能毕业。其实这种名不副实的学分制就是强迫你学习必修课,再强迫你交额外的学费学习一些业余课程。高中三年,我早就厌倦了数学、语文、物理和化学,可是大学里面还要继续深造这些将来无所谓有用的课程。中国的大学教育,我只能用一句话形容--Shit,而且还是复数的。现在想想,那些所谓的《高等XX》课程和我现在的工作有多大关系呢?说实话,到现在我还没有用到过微积分呢。我对大学四年的学习和生活其实有自己的打算--享受无忧无虑的日子,培养自己的社会能力。

大学,就是把一群思想活跃,备受荷尔蒙煎熬的年轻人集合在一起生活的地方,因此我觉得大学生做些怪异和出格的事情是可以理解的。

开学第一周,成天忙着整理自己带来的行李,认识新同学,上课、参加爱国主义教育。我发现无聊的日子过得也很快,每天食堂、寝室和教室的三点式生活构成了我这些无聊日子的主旋律。刚开始的一个月,每逢周末都会有人提议去市区逛街,参观上海这座伟大的城市。可以说,上海的市内的几个旅游景点,城隍庙,南京路,都是在那段时间领略过的。

一个周末,同寝室的哥们都出去上自习或者逛街了,我一个人还在睡懒觉。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敲门,我打开门,看到成成手里拎着一个大包来找我。
“元朗,今天陪我出去逛街吧?”成成进门就说明了来意。
我一头栽倒在床上,“太早了,下午去吧。我还想多睡会呢。对了,你怎么知道我的寝室?”自从到了学校,我和成成就没有再见着面,校园太大,我们两个系又不住在一起。
“找你们系的寝室,然后打听出来的。怎么?这么快就忘记我了?”成成假装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他那个样子简直就像一个生气的女孩子。如果带上一头长发,穿上女人衣服,简直就是女孩子一模一样。
“哪里呀。刚开学,自己还没有缓过神来呢。他妈的一下子就变成群居动物了,有点不适应呢。”我迷迷糊糊地趴在床上说道。
“起来吧。走啦!”成成一巴掌打在我的屁股上。
“哎呀!轻点。让我缓缓神儿。”我翻身,感到了微微涨起来的下体,憋了一泡尿呢。成成看到了,脸一红,“快点!”,他一边说着,一边把衣服扔给我。
“等我去冲个凉。早上就这么热。我都快受不了了。”我起身端着脸盆去了水房。

来到上海,我也适应了一点上海人的生活。夏天天气炎热的时候,每天早晨和晚上冲个凉。我洗漱完毕回到寝室,发现成成已经帮我收拾好了床铺。
“看不出你手脚挺麻利的啊。走,吃点早饭去。”我把汗衫套在头上,蹬上短裤,准备出门了。
“你就这样出门啊。”成成叫住我,然后关上了寝室门。“你这样太邋遢了吧?”
我看看成成,发现这小子今天穿得还挺艳丽的。“得了,我今天打扮一下。”我脱下衣服和短裤。“把内裤也换了。你看那里……”成成眼睛盯着我内裤上一点污渍说道。年轻过的男人都知道,没有找到发泄的地方,谁不会夜里流出一点?我才17岁呢,正是疯狂发育的时期。我一脸不好意思的表情说道:“在里面的,谁看?”。
“我看啊,北方人就是脏!”成成说道。
我听到他说北方人脏,真想一脚踹死他这个南蛮子!“怎么生气了。不过我不嫌你脏。你出汗了身上的味道才叫好呢。”成成一脸坏笑地说道。我做了一个呕吐的样子,“我的脏衣服都在那个桶里呢。你喜欢去挑两件拿回去做口罩。哈哈……”
“不开玩笑了,快点穿衣服走吧。”成成催促道。
我脱下内裤,露出自己的下体,“看看,是不是比你的大?这是北方大汉的尺寸!哈哈……”我有意向成成示威。在水房洗澡我就发现我的下面不算小。
成成看着自己脸都红了,“得,你的大。赶紧穿衣服出发吧!”
“好了。走人!”我一身干干净净的衣服穿戴完毕,推着成成走出寝室门。

我和成成上了117路公交车,里面一半的人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大家都是出去闲逛的。我和成成被挤到车厢中间,前胸贴着后背的,一会就大汗淋漓。那时候空调车很少,很多117路公交车连风扇都是坏的。只有在车开动行走的时候,从车窗吹进来的风才让人觉得有点凉意。这就是我不喜欢大热天外出的原因之一。我个高,伸手抓着把手,成成过了一会发现自己掌握不了平衡,转过身抓住了我的胳膊。
“早晨就这么热,还出来挤公交车,你说这不是出来受罪吗?”我擦了一下鼻尖冒出的汗,对成成说道。
成成微微一笑,“我第一次出来,你就不能舍命陪君子啊?”
“早知道晚上出来了。”我突发奇想,晚上还凉快,晚上出来多好。
“心静自然凉。”成成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捋着我的前胸,象在安抚生气的病人一样。

2b1e7444762ad20ccefca3ee.jpg


117路公交车晃晃悠悠地开到上海火车站北广场,一群被挤成沙丁鱼罐头的人总算熬出头了。成成挽着我的胳膊下了车,一脸开心的样子。虽然以前没有谈过女朋友,但是我知道只有女孩子才挽着男人。
“你怎么像个女人一样?别挽着,太热了。”我说道。
“人多,怕你丢了。那拉着手行不?”成成笑着,依然没有松手。
我也不在意那么多了。我感觉成成就像一个会撒娇的弟弟,不过他看起来确实挺小的。我是独生子,总幻想自己能有个弟弟,就让成成做弟弟算了。“你做我的干弟弟算啦。拜把子不?”我开玩笑地问道。
“哇,有啥好处?”成成开心地看着我。
“以后你就是我兄弟,谁欺负你,找大哥我!”我一拍胸脯,像个黑社会老大。成成双手拉住我的一只手,“好!说话不许反悔!走!拜把子去!哈哈……”

20082229239904.jpg


我被成成带到南京路,陪着他在每个商场里面进进出出,到处闲逛。这小子都是在看,从来不出手买,弄得我累得一身臭汗,一路上连叫没劲。临近中午,成成拉着我进了麦当劳。我觉得还是有空调的地方舒服,美美地坐上一下午都可以。
“今天我请你。下次你请我。”成成让我找个位子坐,自己跑去买套餐了。一会,成成端着满满一餐盘的东西坐到了我对面。
“给你买了巨无霸套餐。怕你吃不饱。”成成眨了一下眼睛,对我微笑地说道。
“谢谢了,我还真是饿死了。”我抓过汉堡,狼吞虎咽起来。成成看着我,眼睛里面充满了深情。我停下来,“你看我看的那么深情干什么?我又不是女的。”
“我怕你噎着了。”成成递过来可乐,“慢点吃啊。”这话打我来上海第一次听到,以前都是我妈在吃饭的时候提醒我慢点吃的。
“习惯了。我妈经常这么说我。恭喜你,你可以做我妈了。唠唠叨叨的,好烦!哈哈……”我开玩笑的说。
“噎死你得了。吃完坐会。外面现在最热的时候。”成成说道。

旁边坐着两个上海高中生样子的女孩子,叽叽喳喳地说着上海话。我往旁边看了一眼,发现其中一个长得挺可爱的,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一边吸着可乐,一边看着那个女孩子。过了一会,那个女孩子发现了我在看她,脸一红,低下头继续吃着。哇,好可爱,我真得喜欢。我心里开始萌生了爱情的种子。成成看到我的样子,用手挡住我的视线,“发春了?”他问道。
“嗯。我还没有这么在意过一个女孩子呢。”我大声说道,为了旁边的那个女孩子能听到。旁边的女孩子似乎听到了我的话,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微微笑着,说了一句“神经病!”
我备受打击,一头撞在桌子上,摆出一副痛苦的表情给成成看。成成看到我的样子,嘿嘿一笑,然后大方地拍了一下旁边的那个女孩的同伴。“你好!你们是逛街的?”
那个女孩继续低着头吃东西,她的女伴看了一眼成成,“大学生吧?”
“是啊。这都看出来了?很厉害啊。”成成和她攀谈起来。女生也很大方,没有拒绝成成,我倒是成了色狼了。
“你买了什么啊?”那个女生问成成。
“看了很多衣服,就是确定不了买什么样子的。有兴趣参谋一下不?”成成果然是泡妞高手,看不出来他还有这个本事。
“我们待会去福州路买书去了。不逛商店了哟。”那个女生看来是想回绝成成了。
“哦。书店也好啊。我们也想去呢。别怪我们缠上你啊。头一次出门逛街呢。”成成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说道。
那个女孩子转头对我看中的女孩子说,“下午一起逛吗?”女生没有回答,拉住她,凑近耳朵说了几句话。女生笑着说,“好啊。不过冷饮你们请客。”
“没有问题。我这个大哥别的不行,就是打肿脸充胖子没有问题!”成成指着我说道。我觉得认识成成简直就是认识了一个桃花运发生器,看来以后要经常带成成去泡女孩子。

我们四个人从麦当劳出来,沿着西藏路往福州路走去。成成还是挽着我,让我没有机会去和两个女孩子交谈。我低声对成成说,“好弟弟,赶紧撒开我,我去泡那个妹妹了。”
成成笑着说,“重色轻友。看你那样能泡到女孩子,我倒着走路。”成成松开我,走到两个女生身边,“我叫成成,同济的。你们呢?”
“叫我范范吧,她是朵朵。”那个大方的女生介绍道。原来那个我看中的女孩子叫朵朵,桃花朵朵开,我最喜欢这一朵。成成和范范开始聊起来,给我制造接近朵朵的机会。他跑过来,对着我的耳朵说道,“记住啊,别忘记是我帮你的。别重色轻友!”说完拍了我的屁股一下,跑到范范身边继续聊着。
我和朵朵走在一起,气氛很尴尬。“你读大几了?”朵朵首先发话了。
“大一。你呢?”我总算找到了说话的感觉。
“我读的是中专,卫校。”朵朵回答道。
“你是上海人吧?听你和范范说上海话的。”我没话找话地,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聊下去。
“是啊。你是北方人吧?听口音就不是南方的。”朵朵微微一笑,接着甩了甩头发,那样子真迷人。
“猜对了。你刚才说我神经病来着。你不怕我真是神经病?”谈话的气氛缓和了,我的幽默感又来了。
“哈哈……哪有你那样的。本来想离开了,怕遇到色狼!”朵朵大笑道。
“多亏我兄弟啊。不然我今天要去派出所自首了。”我也跟着笑道。
“你是要去自首的。现在警察抓色狼都忙不过来的。哈哈……”朵朵也很爱开玩笑的。

成成和范范在路口看着我们,招呼我和朵朵赶紧过去。我这才发现我们两对人马已经距离很远了。

20090308100215919.jpg


福州路,在上海是文化一条街,书店,文具,礼品,都可以在这里买到。我是为了泡女孩子才到这里的,不然我真想赶紧回学校了。成成看到我和朵朵有说有笑的样子,一脸的不高兴,发起感慨来,“唉,男人怎么都重色轻友呢。”
范范和朵朵抿着嘴笑着,我连忙反击,“你小子也不亏啊。又不是只有朵朵一个女孩子。范范,你说对吗?”我对范范眨了一下眼睛。范范拉着脸红的朵朵,走到我和成成面前说道,“要不是成成看起来像个好人,我和朵朵肯定开骂了。”
“哇靠,原来我有这艳遇全是成成的功劳啊。来,让哥哥拥抱一下,我的达瓦里齐(俄语:同志)。”成成没有躲开,趁我抱着他的时候,他小声说道:“我是因为喜欢你才帮你的。”他说完,挣开我叫上范范两个人进了外文书店。

1200973051039waiwen.jpg


我被造了一愣,什么叫喜欢我才这样帮我啊?朵朵微笑着,然后说了一句我差点呕吐的话,“你可是真有魅力,还能让男孩子喜欢你。哈哈……”
0 CommentsPosted in *小说:浦江往事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0 Trackbacks
Top
自我介绍

贾作家

Author:贾作家

这是一个有关SM和无关SM的博客。文章都是我的原创,转载请写明出处。博客中一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非本人原创。
QQ交流群:1827453

下面的“文章类别”中可以分类查看查看!(访问密码:smile)

文章类别
最新文章
月份存档
访问统计
好友链接
加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

博客的自杀方法: 放点反动的,立马被和谐。 放点色情的,慢慢被和谐。 博主自封的,立即被自杀。 网站倒闭的,跟着被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