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往事》(1)

12 23, 2009
黄浦江……
对的,我一说这个词,你就知道这个故事发生在上海。

我很爱看张爱玲的小说,因为里面透着脂粉气,细腻,充满了女人的味道。我也愿意看亨利·米勒的小说,张扬中带着人性,无拘无束中嘲讽着现实。我不喜欢鲁迅,文章没有那个写法的;我喜欢被他骂的梁实秋,梁的散文写得那叫好。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将这三个人的风格揉杂在一起,成为我的风格。

我就是一个业余的作家,所以给自己起了一个笔名:贾作家。本人有着严谨的逻辑思维能力,你看我的小说就会发现我喜欢前做铺垫后做叙述,一环扣一环不会断链。这是我所从事的职业的一个基本要求,否则你的电脑就会经常蓝屏、死机,然后让你抓狂。本人有着放荡不羁的一面,我最讨厌思想和思维被束缚,我渴望释放自己的人性,所以我写了《绳舞飞扬的岁月》、《上海往事》这些不能进入主流社会的文章。我是个外表严肃但是内心仍然童心未泯的人,你看我写的《荒诞日记》就会发现我善于骂人不带脏字(那篇文章是和一个网络上的人对骂的产物)。我喜欢热闹,要玩的时候就想拉上一帮朋友坐下来开怀大笑,调侃、开玩笑、逗趣,无“恶”不作。我喜欢安静,于是我会一个人坐着喝茶,看书读报写小说。

我不知道我会写到什么。反正友情、爱情、亲情是肯定逃避不了的小说内容。也许会有成人化的场面,但是也会有冷静的思考。这个小说的内容是一个大杂烩,就像上海这个城市就是人的大杂烩一样。我以前的小说把上海描写成一个灰色的城市,其实你来到上海真正体验一下,它还是五彩斑斓的。你在这里可以找到属于的天地,找到自己喜欢的人、事和物。我天生是一个悲观主义者,让我写完美的故事结局简直就是要了我的命,我宁愿让主人公用死亡来谢幕也不愿写一个大团圆的结局(见《绳舞飞扬的岁月》)。我可以告诉各位,这个小说将以悲剧结尾。请准备好手帕或者纸巾,如果你是个神经敏感的人。



《第一个朋友》

故事要从1995年开始讲起。这个就算是小说的开头了。建议各位在纸上记录每个章节的时间,否则你会被我的插叙、倒叙的小说手法给搞懵了(开个玩笑)。为什么从1995年开始呢?因为那是我踏上上海这块土地的时间。你可以想象一个背着大背包,拖着拉杆箱的瘦高个从上海火车站北出口走出来的场景。

上海,在我印象中只是一个地理名字而已。电视里面我看到的上海,就是外滩、东方明珠,南京路。当我在火车的车窗里看到这个城市的时候,我17岁--一个涉世未深,懵懵懂懂的大男孩。远赴3000公里以外的地方求学,我的心里充满了兴奋、彷徨、恐惧和向往……第一次离开家人这么久,第一次自己一个人来到陌生的地方。

随着出站口旅客的散去,熟悉的家乡口音渐渐远离了我,取而代之的是我根本听不懂的上海话。陌生,陌生,还是陌生……我有点想家了。按照学校报到说明上的指南,我上了117路公交车。车上已经坐了很多和我差不多大的人,大包小包的,一看就知道是和我一样去学校报到的。
我环顾四周,已经没有空位子了,就挪到车厢尾部站着,等着开车。

“和我挤挤吧?”一个小矮个的男生向我打招呼。
“谢谢了。”我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到他让开的半个位子上。
“你去同济报到的?”他问道。
“是啊。你呢?”我对着他微笑着。
“我也是。我考的是土木系,你呢?”小矮个问道。
“我,计算机系。”我呵呵一笑。
“哇!高科技啊。你哪里人啊?我四川的。”小矮个问道。
“黑龙江的。上海真是热啊。受不了。”我已经累了一身臭汗了,身上黏糊糊的,很不舒服。第一次感受到了南方的酷热。在老家,再热也有干爽的时候,上海的夏天其实是闷热。
“北方人肯定受不了的。习惯就好了。听说你们那里冬天很冷的?”小矮个充满好奇的眼神看着我。
“是的。下雪。到处是雪。跟你说,我们冬天可受罪了。你要是在外面撒尿,手里得拿个木棍。”我眨了眨眼睛。
“啊?拿个木棍干什么?”小矮个一脸吃惊的表情。
“你刚尿出来,就结冰了,你得拿木棍把尿冻成的冰柱敲碎!不然就冰柱就碰到鸡鸡了。哈哈……”我开得玩笑终于成功了。
“哦。还是在屋里撒尿吧。”小矮个信以为真的样子真是可笑。
“开玩笑的,你也信!哈哈……”我拍了他肩膀一下,告诉他这是一个玩笑。
小矮个也哈哈大笑,前排的人憋着笑,转头看我们俩。小矮个被我的玩笑弄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偷偷对我说:“东北人,果然是不一样。”他眨了眨眼睛,眼睛露出一股深情,电了我一下。

一路上我和小矮个聊着,互相逗闷子,讲自己,讲家乡的人和事。他叫“章思成”,小名叫“成成”,四川重庆人。成成的头发有点长,皮肤很白,一看就是南方小男孩。他性格很开朗,和我有的一拼,也是一个爱说笑的顽主。我就这样在上海交到了第一个朋友--川娃子,成成。前排一个女孩子也被我们的谈话吸引过来,她也是计算机系的,四川成都人,小名“小蓉”,一个弱小的女孩子,看不出是水灵灵的南方妹子。我在家就听说南方女孩子水灵,娇弱,妩媚,我倒是没发现这辆车里有我看得上眼的。

2009年,在毕业十周年的聚会上,小蓉和我谈起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时,只是用了两个字来形容:“开心”。是呀,我们在高中时代被压抑三年了,终于要在大学里面爆发一下了。我问小蓉,当时坐在她旁边的那个女孩子是谁,她说不是女孩子,是一位大妈!我们当时就笑得合不拢嘴,小蓉说我刚到上海就变“色”了,还好大学里面没有和我走得很亲密。我和成成是终身制好友,中间发生了很多以后要讲述的故事。

从小到大,我一直梦想着有朝一日去上大学。现在,我的大学生活就这样开始了--从交到了这两个好朋友开始。后面的一些故事就是发生在大学里面--有趣的、无聊的、充满激情的、带着绝望的、秘密的、被人津津乐道的、正经的、色色的……我们那时候是靠着荷尔蒙的刺激生活着,在荷尔蒙的作用下慢慢变得成熟起来的。不过我们那个时候,没有现在所谓的“同居”、“早孕”、“网游”、“恶搞”……我们是属于新中国最后一代发育迟缓的人。

2 CommentsPosted in *小说:浦江往事
2 Comments
By 纯粹SM主义者12 28, 2009 - URL [ edit ]

> 无意间看到你的blog,想认识你,可以吗?
我已经加了你的QQ好友。谢谢!

By 12 27, 2009 - [ edit ]

此留言只限管理员阅览

Leave a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0 Trackbacks
Top
自我介绍

贾作家

Author:贾作家

这是一个有关SM和无关SM的博客。文章都是我的原创,转载请写明出处。博客中一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非本人原创。
QQ交流群:1827453

下面的“文章类别”中可以分类查看查看!(访问密码:smile)

文章类别
最新文章
月份存档
访问统计
好友链接
加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

博客的自杀方法: 放点反动的,立马被和谐。 放点色情的,慢慢被和谐。 博主自封的,立即被自杀。 网站倒闭的,跟着被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