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淫日记(完整版)

12 08, 2009
U2223P28T3D2285366F326DT200.jpg


引言

我是一个愤世嫉俗的人,有点另类,有点矜持。我小心翼翼的生活在这个城市的底层,就像一只蟑螂,昼伏夜出,为了每日三餐不停地忙碌着。我长得不算很帅,但是我有我自己的气质,那就是玩世不恭的生活态度和超凡脱俗的言辞。
我周围的朋友们都很钦佩我,在我的朋友圈子里面,我是唯一能够无数次来往于这里和现实之间的人。我生活的地方,周围是高高的围墙,窗户上和门上都有铁栅栏。我们终日无所事事地坐着、跑着、走着、打闹着,我们挺消遥自在,但唯一的遗憾是我们惧怕这里穿着白色衣服的人,他们--是魔鬼,也是我们这群人的上帝。

我的朋友们都叫我“公爵”,除了这里那个脾气最暴躁的“国王”以外,我是这里最有权威的人。我喜欢坐在这里唯一的一台电脑前,用文字发泄自己的无聊和苦闷。那台电脑是我唯一能够接触外面那个肮脏的、混乱不堪的世界的唯一通道。我阅读新闻给我的朋友们听,当然他们很多人神志不清,并不一定能够理解;我下载图片给我的朋友们看,我十分了解每个人的喜好,比如国王喜欢看蜡笔小新、王后就只看喜羊羊和灰太郎、伯爵是这里唯一和我爱好一样的,他喜欢看美女、侯爵是个变态,喜欢看葫芦娃……其实我还有一个爱好是这里的人所不能理解的,那就是我喜欢看奶牛--“每天一斤奶,强壮中国人”,我太喜欢啦!

我的中文名字叫史加国,英文名字叫Doggie Shi。这里的人根本就不懂中国文化!那些白大褂竟然叫我Dog Shi(t),说是这样读起来顺口!来到这个被枫叶染红的国家第三个年头我就被送到了这里,那个肮脏的、混乱不堪的世界里面的人他们不能理解我超凡脱俗的行为和富有思辨与哲理的言辞。我是一只蟑螂而已,为什么要强求我遵循人类的生活法则呢?

这里的人都把外面的世界叫“外面(Outside)”,我们这个世界叫“院里(Inside)”。很多人害怕谈到“外面”,甚至是提到“外面”两个字都会因为思维混乱被送进小黑屋--“黑暗地狱(Dark Hell)”。我是唯一不怕outside的人。这也是我赢得公爵爵位的原因。

点击“阅读全文”继续

继续阅读 »

0 CommentsPosted in *小说:荒淫日记

荒淫日记(4)

11 19, 2009
《我的胡子》

这几天我挺开心的,因为被禁用了三天电脑后,我现在又可以坐在电脑面前消遥自在了。白大褂的唯一要求就是我在电脑前的时候,必须坐在尿盆上才可以上网。
当我打开久违的电脑,访问到久违的网页,阅读着那么多网友向我扔过来的鸡蛋,我觉得我是天下最幸福的男人啦。国王因为在半夜里尿了裤子而被关进了小黑屋,院里只有我最大了。白大褂让我一边上网一边监视着我的臣民不要闹事。伯爵和伯爵夫人正在讨论今天晚上的化妆舞会的事情。我看到他们都在安份地做着自己的事情,我就不用去管他们了。

我正在一个网站上拷贝一篇网文。写得太好啦,文笔风格我非常喜欢。我看了看作者的名字--鲁迅,一个无名小卒而已,不用介意他来找我啦。我迅速地,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粘帖到我的帖子里面,马上点击了“发布”按钮。我的一个帖子马上就要变成这个社区的头条了。《痛打落水狗》,这个名字我喜欢,嘿嘿。

过了一会,我看见一筐鸡蛋从电脑屏幕里面扔向我。噼里啪啦地打在我脸上,弄得我向一个落汤鸡。你们这群贱民,竟然敢向我这个公爵扔鸡蛋?!是不是想痛打我这条坐在电脑前的“公爵”狗啊?!我拿起鼠标,开始拼命地点击“删除”,把那些不利于我的留言删除掉。这是公爵的权力,可以抹掉对我的统治有负面影响的言论。
过了一会,我还没有看到有人献花。我赶紧用我注册的马甲登录社区,给我的《痛打落水狗》奉献鲜花。当我看到我的帖子满是鲜花的包围,终于被置顶以后,我心满意足地笑了。

吃完晚饭,我决定不用电脑了。不是我不喜欢上网,是因为这几天寒流来袭,天气很冷。我坐在尿盆上,屁股凉得浑身发抖。白大褂应该买个塑料的尿盆,这样不凉,而且还可以防止想狗一样随便撒尿。

我参加了伯爵夫人的化妆舞会。

伯爵夫人的舞会越办越好了。成卷的卫生纸被扯开,挂满了整个舞厅作为彩带,五彩斑斓的床单被撕碎,变成彩旗,枕头被堆放在墙角,垒起来比我这个公爵还高,作为舞会上伯爵夫人表演钢管舞的舞台。伯爵为了弄到一块黄色的床单,憋了几天的尿,今天终于把焦黄焦黄的尿撒到白床单上,做成了一件披肩。

院里的人都来了,他们在疯狂地喊着、跳着、唱着,舞着……我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公爵的样子,迈着正步走进会场。所有人都停了下来,退让到一旁。这是表示对我这个贵族--公爵的欢迎。

“公爵,这边请。”伯爵用献媚的语气邀请我坐到会场中央。我坐了下来。伯爵夫人拿了一杯水来,然后泼到我脸上,“为公爵干杯!”众人端起水杯、尿盆、脸盆,把水全部泼到我脸上。我非常高兴,这是我们院里人独特的敬酒方式。这个规矩是国王制定的。有一天他看到电视里面播放“泼水节”的画面,突然就命令我们,“以后我们要这样表示欢迎!谁不这样,我让他做成吉思汗!成吉思汗!成吉思汗!成吉思汗……”国王每次说到成吉思汗都会激动不已,然后被白大褂们一棒子打翻在地上拖进小黑屋的。

虽然我觉得这样的欢迎方式有点另类,但是我不想明确地表示反对。一方面是那个暴戾的国王不容得别人反对,否则他就会用牙齿来惩罚你。另一方面,我觉得被泼水可以突出我的身材--两个异于常人的胸部,大大地肚子,小小的屁股,粗粗的大腿……这是一个标准的贵族身材。

伯爵拿出抹布,擦了擦我的脸。“请公爵说说话。”伯爵弯下腰,做出“有请”的样子。这小子总算服帖了,自从我追着他跑了两个街区,留了一个牙齿在他的肉里,他就对我毕恭毕敬了。人啊,就是贱。非得尝到苦头才听话!

“我是公爵,这里一人之下,其他人之上的贵族!”我站在枕头堆上,想着院里人发表我有生以来第123次讲话。

“你们很多人都长着胡子。是不是?这里的女同胞除外。”
“知道为什么我们要长胡子吗?因为我们是男人。”
“可是,为什么男人要长胡子呢?这个问题你们得去问王医生。他学过《生理卫生》这门课。”
“但是,你们可以看到,作为这里真正的、唯一真正的贵族,我--公爵,是不长胡子的。这是为什么?因为,我不是男人,我是一个公爵,一个有着高贵血统的贵族!”
“自从我在离多伦多一天路程以外,占有了一块土地和上面的女人以后,我就不长胡子了。从那时起,我就决定不做低俗的男人,而做一个贵族了!”我知道,我只有一个蛋蛋,算是半个男人。与其说我做半个男人,不如不做男人只做贵族--公爵大人。

院里人一片欢呼,他们好久没有听到这么有水准的演讲了。伯爵和伯爵夫人带头鼓掌起来。我陶醉在一片掌声中。我最喜欢成为明星的感觉了。

“那天,王医生看到我的下巴不长胡子,以为发现了新的医学奇迹。是的,这是一个奇迹!是一个高贵的贵族--公爵的身体创造的奇迹!”
“王医生从那时候起就看不惯我光秃秃的下巴。为了这个问题,他还特意去美国学习了移植手术。可以说,我这个公爵为王医生提供了很好的手术样本。”

我接着,开始讲起我被王医生当成手术样本,治疗胡须缺乏症的经历。

“那天,王医生对我说,公爵啊,我决定帮你做个毛发移植。我说,好啊。我是公爵,who怕who啊。王医生说,移植你的腋毛到你的下巴吧。我说,好啊,我是公爵,我怕what啊。”
“王医生的手术做得非常成功。拆掉绷带以后,我看到了浓密的胡子。而且,有了胡子以后,我发现我更加具有贵族血统了。但是,我觉得,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硬来不行。过了三天,我找到王医生,我说我每天都问道狐臭的味道。大家想想,我的腋毛能没有狐臭吗?对不对?”我振臂一呼,又闻到一股子狐臭。

“太对了!公爵讲得太好了。”伯爵又带头鼓掌起来。

“王医生说,既然这样,就考虑别的毛发吧。我说,好啊,who怕who啊。他说,移植你的阴部毛发可以不啊?我说,好啊,我是公爵,我怕what啊。”
“王医生的手术做得非常成功。拆掉绷带以后,我看到了浓密的胡子。而且,有了胡子以后,我发现我更加具有贵族血统了。这一次又不对了!第二天我发现我看到漂亮的女人,舌头就僵直,说不出话来了!而且,我的舌头和我的下面具有了同步反应!这是一个贵族所不能接受的。我于是找到王医生,我述说了我的病情。”
“在仔细地分析了我的病情以后,王医生认为是移植手术出了问题。他找到了李医生,和李医生商量了一下,决定用一个女人的阴部毛发来移植。他们说这样我见到漂亮女人就不会那样了。”
“我说,好啊。我是公爵,who怕who啊。王医生的手术非常成功。拆掉绷带以后,我看到了浓密的胡子。而且,有了胡子以后,我发现我更加具有贵族血统了。”
“你们应该记得那段时间,我经常仰着头出现在你们面前。你们特别羡慕我卷曲的胡子吧?那是我最引以为豪的事情了。”我现在还有点得意呢。呵呵。
“但是,我觉得,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硬来不行。在我坚持了一年以后,我还得找王医生。你们这群俗人,永远不能理解贵族的难处。我和王医生说,女人的阴毛做胡子很漂亮,但是我发现这一年以来,我每个月都要流一次鼻血!”

我讲完了这个关于胡子的演讲,院里人终于将晚会推向了高潮,他们因为我的演讲而大笑不止,当场乐死3个,笑疯12个,旧病复发25个。我觉得我非常有才,这是我最成功的一次演讲,实在是太感人了。

第二天,我被检举出来,和国王关在了一起。就因为我的这次演讲?我搞不懂我错在哪里呢?
0 CommentsPosted in *小说:荒淫日记

荒淫日记(3)

11 17, 2009
《惩罚》

自从我在电脑前象狗一样撒尿被王医生抓住以后,白大褂们决定给我的惩罚是禁用电脑三天。第一天,我就像犯了毒瘾的吸毒者一样,在自己的城堡里面疯癫着,不停地用头撞墙。我发现我生命唯一的支撑就是那台电脑。我觉得自己的意识和意志快要崩溃了。白大褂们用橡胶棒打我,我也不再象以前那样叫喊;他们把我绑起来,我也不再老实地躺着,我反抗着,为了得到使用那台电脑的权利。

李医生走进我的城堡,坐在我的床前,开始寻找让我平静的方法。
“你知道自己错了吗?”李医生用严厉的口吻问道。
“我是贵族!我不该受到这样的待遇。我要电脑!”我声嘶力竭地喊着。
“说说你的童年吧。你父母对你是不是使用过暴力?”这个李医生开始采用佛洛依德的心理分析方法了。

一个人的行为模式,来自于早期的经历,尤其是童年的经历。每个人的举止,都是本身精神底层的反映。我太了解啦,我在网络上看过这类文章的。我并不是具有暴力倾向的人,我很清楚自己是严重的意淫症患者--我幻想着自己是有权势的贵族,我幻想着占有这个世界的财富,我幻想着占有这个世界的女人……

我的童年,其实很幸福的。我那时候生活在一个古老的东方大国。那里的人们,勤劳、朴实、中庸、老成……他们不信奉耶稣和上帝,不信奉佛祖,他们有一套自己独特的思维哲学--孔孟之道。我变成这样,是成年以后所经历的挫折--生活的困顿、情场上失意、事业的失败等等。我只有在幻想中才能摆脱现实对我的强奸。李医生根本就是一个书呆子,他应该看看那些向我的网文扔鸡蛋的网友们对我的分析。

“听伯爵说,你打算写自传小说?你很喜欢讲故事吧?讲一个你亲身经历的故事吧。”李医生口气很缓和的说道。

我这个人哪里有什么精彩的故事呢。我就是一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蟑螂;在网络中,我才是我的本源;我觉得我就像一条狗,喜欢别人的赞赏,但是会对着那些敌意的目光狂吠!我努力地在记忆中搜索着我觉得精彩的往事。我被绑在床上,思维都不活跃了……我想哭,绝望了,绝望到我的蛋蛋疼。对了,我的蛋蛋疼了,我想起了一个我能够记得的经历。

我特别喜欢旅游,年轻人的缘故吧。我总是一个人背着我的麻袋,装上我的全部家当,推着一个破旧的超市购物车沿着高速公路旅行。那是我最难忘的一段日子,我终于在我34.56岁的时候,把自己交给了一个女人。从那时候起,我不再是男孩,而变成了男人--虽然只做过一次男人而已。

旅行的第二天,我发现我饿了,我翻了翻我的麻袋--糟糕!我忘记去便利店偷面包了!我渴了,我翻了翻我的麻袋--糟糕!我忘记去星巴克偷咖啡了!我望望道路的前面,这条高速路一直延伸到天地交接的地方--前不着村;我回头看看后面,这条高速路一直延伸到天地交接的地方--后不着店!看来,我会饿死、渴死在这条路上了。我四处寻找着可以充饥的东西,四周除了沙砾和石头,没有我能吃的,连根草也没有!我绝望了,往回走,还得一天才能回到出发地。那时候我估计我会饿死的。

要不怎么说我是贵族呢。贵人有天福啊。我看见前面不远处一辆卡车开了过来。我兴奋地蹦跳着,挥舞着双臂,展示我的存在。卡车开过来,带过来一片沙尘暴,嘟嘟嘟地开过来,嘟嘟嘟地开过去了……妈的,没有理会我!我再一次绝望了。我这个贵族,难道就落得暴尸荒野的下场吗?我一屁股坐在道路边,开始抱头痛苦。

“哞~~”一声牛叫。我抬起头一看,是我最喜欢的奶牛啊!看着它饱胀的乳房,我觉得我浑身充满了力气。这是上帝在解救我!上帝一定是不愿意看到我这个高贵的人落难,让这头奶牛解救我来了。我带着全部家当,推着我的车跟在奶牛后面走到荒野深处……

不知道走了多久,天慢慢黑了。天空中是璀璨的星星,一眨一眨地,象女人的眼睛,带着暧昧,向我张望。多美的夜色啊--晴朗的天空,漫天的星星,柔软的沙地,一头奶牛,后面是我这个高贵的公爵。我想起以前学过的一句诗词:小桥流水人家。我转动我充满智慧的大脑,想到了后面的一句:荒漠、沙尘、大奶。那头牛的奶子真大!

远处是一座房屋,冒着淼淼炊烟,灯光若隐若现,我找到了今夜的落脚点。“哞~~”奶牛的叫声,划过夜空,回荡在荒漠中。
“你这头该死的牛!又去高速公路了!我打死你!”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出来,挥舞着皮鞭把那头奶牛赶紧了牛棚。他回头看到了我,立马掏出手枪对着我,“hi,停下!再往前走我就开枪了!”
“老人家,我是公爵!我迷路了,想吃点东西,喝点水。”我又饿又渴,声音既沙哑又无力。
“把你的手放到头顶,让我能看到的地方!趴在地上!”老人冲过来,用枪指着我。
这年头,手里有枪就是爷!我这个贵族也得听话啊。我趴在地上。

“你有权保持沉默。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老人拿出手铐把我拷上……不对,我警匪片看多了,真实的情节是:老人走过来,搜了我的身,发现我没有任何武器后,把我扶起来。

“孩子,不好意思啊。前几天刚刚丢了一头牛。我以为你是偷牛的。”老人扶着我,进了他的城堡。

这是一个充满着家庭气息的城堡,就是灯光有点昏暗。所有的家具都是木制的,这倒很复合我的品味。我实在是太饿了,饿得我头有点晕。老人看出我的窘境,走进厨房拿出了面包和牛奶给我吃。

“老人家,我无以为报,我封你为我的骑士!”我擦了擦嘴巴,我饥饿感消失以后,我又有力气做我的贵族了。
“我不需要你报答,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老人家推辞道。
“你说!只要我公爵能办到的,一定答应你。”我做了一个发誓的手势。
“实不相瞒,我住在这里几十年了,靠养奶牛为生。我有一个女儿,长得挺漂亮,你可以在这里住上一夜或者几天,但是别对她有非分之举。否则……”老人做了一个杀头的动作,“你会受到最严厉的三个惩罚!”
“这个我答应!而且我额外赏赐我领地上的一个女人为你的奴仆!改天到多伦多来,你挑一个!”我觉得女人嘛,我多得是,无非就是我没有碰过而已。

我到了客房,看见了一个如花似玉的背影。可爱的肩膀,苗条的腰,还有丰满的臀部。两条腿,白皙皙的,在裙子里面若隐若现,挑逗的我想进攻了。我克制住自己,我可是公爵,不能随便和农家女人有非分之事!女人转过身,我的妈呀,太象出水芙蓉了。我有点意乱情迷了。大大的蓝色眼睛,高高的俏鼻梁,樱桃小嘴,洁白的牙齿……我能看见她的牙齿,是因为她和我一样是龅牙嘛。这都不知道?!

“这是你的房间,我的,在隔壁……你有需要可以来找我……我父亲住在你对面。”她婉转一笑,走出了房间,临出房间的时候,轻轻拍了一下我的屁股。她对我,是不是有意思呢?我躺在床上开始胡思乱想,为什么她要拍我的屁股?

夜深了,我听到了老人家的打鼾声。隔壁也没有了动静。我还是睡不着,难道她对我有意思?她一定是想做公爵夫人了,哈哈……我不禁自己乐了起来。“咚、咚、咚”,那是隔壁在敲墙。是她在敲墙吗?我的心怦怦直跳,几乎跳出了嗓子眼。我不能,这是有辱贵族血统和身份的事情。我答应过老人家不对他女儿有非分之举的。

“咚、咚、咚……”她还在敲墙。我觉得她是在找我。我用手指敲了敲墙,“咚、咚、咚……”那边没有了声音,我有点失望了。
过了一会,门慢慢被推开了。我的心跳到了嗓子眼,我屏住了呼吸,不敢喘气。

她轻轻走到我床边,揭开我的被子,钻进了我的被窝,抱着我。我呼吸急促,简直就像在做梦。我可还是处男呢。虽然我有很多女人,但是她们从来不敢碰我,因为我是贵族,是公爵。
她开始亲吻我,弄得我下面胀胀的,支起了帐篷。她骑到我身上,开始撕烂我的内衣内裤,然后骑在我的XX上,开始运动。我的上帝,这是一种我从前没有的快感,温暖、湿润、被包围着。我想我的处男之身就此丢失了,我的童贞在我34.56岁的时候,被一个农家女夺走了。我感到了耻辱,但是我很舒服,我想爆发了……

那一夜,我和她疯狂进行了六次身心交流,我累倒在床上,两腿无法站立,软软的,直打晃。我得好好休息几天了。反正这里有吃有喝的,还有女人。我梦寐以求的女人们啊,我终于得到了你们中的一个!

我感到胸闷,怎么回事?咦~~怎么有块石头压在我的胸口啊?还贴张纸条,搞什么啊?这是侵犯贵族身体,要判死刑的事情!

==============================
你背叛了自己的誓言!
第一个严厉惩罚:重石压身!让你一辈子胸闷!
--被你非分的女人的父亲
==============================

我抬起石头,拖着昨天被搞软的双腿,走到窗前,打开窗户,把石头扔了出去。“啊!”我的蛋蛋疼!我仔细一看,那个石头上拴着一根细线,这头绑在我的一个蛋蛋上!妈呀,要被重石分身了啊。我看到了窗户的玻璃上贴着纸条。

==============================
你背叛了自己的誓言!
第二个严厉惩罚:你左边的蛋蛋绑在石头上!
--被你非分的女人的父亲
==============================

我赶紧跳出窗户去追赶那块石头,那可是我的蛋蛋啊。我不能没有它,否则我怎么做男人啊?尤其是一个高贵的公爵,不能只有一个蛋蛋。
还好石头滚落的不是很远,我总算追赶上了。这个老头子,等我回到多伦多,我一定组建军队来杀光你的牛!我还没有打算气愤的时候,我还得惨叫一声,“啊!我的蛋蛋!”我疼死了,在地上开始打滚。

我看到地上有另一张纸条。
==============================
你背叛了自己的誓言!
第三个严厉惩罚:你右边的蛋蛋绑在床腿上!
--被你非分的女人的父亲
==============================

我痛苦地回过头,看到了一根长长的细线从窗口延伸出来,我真的被分身了。我满地打滚,疼得哇哇乱叫。老人家走过来,那着一根棒子,开始拼命地打我。他侵犯了贵族的身体,应该被判处死刑!
我仓皇地逃跑,我捡了一根木棍,绕着他的农场画了一个很大的圈,我疼痛着,但是我还是发扬着贵族精神,我对着那个老人家宣告:“这个圈里面的土地,是属于我公爵的,包括上面的女人!”




这么多年,我一直隐藏着这段往事。我只有过这一次和女人共眠的经历,但是我不能说、不敢说,有辱我的公爵身份。我现在确实缺少阳刚之气,我比以前变得婆婆妈妈,口水多,喜欢骂大街吵架。因为,我只有一个蛋蛋……
我转过头,看了看李医生,我发现他捂着肚子,憋得满脸通红,忍着不笑出声。我的脸也红了,好丢人!李医生对门外的白大褂们招招手,他们冲进来,按住我,开始用橡胶棒打我。我被打得神志不清,渐渐昏迷过去。也好,我休息一下,睡睡觉算了。
0 CommentsPosted in *小说:荒淫日记

荒淫日记(2)--这个不是色情!

11 16, 2009
《荒岛》

我每天晚上都会坐到那台电脑前,用布满血丝的眼睛在网络中寻找我们这帮人喜爱的图片。我偷偷摸摸保留了很多奶牛的照片,我看到奶牛饱胀的乳房,就会觉得自己思路变得清晰一些了。我还有一个秘密,这个连那些白大褂都不知道,我注册了QQ,和外面的人保持着联系。我想我的脑袋被橡胶棒打坏了吧,我经常觉得自己就是一条狗坐在电脑前,我特别欣赏那句话:你不知道和你聊天的到底是人还是狗。

我在网络中才变得稍微正常一些,但是有些网友的话会让我变得歇斯底里。
我是疯子我怕谁?--天下的人都取笑我,谩骂我,诽谤我,写这篇文章恶心我,我是疯子我怕谁?
我是受虐狂我怕谁?--外面的人打我,侮辱我,叫我疯子,把我扔到院里,我是受虐狂我怕谁?

有一天我在网络中四处闲逛,发现了外面世界的一个重大秘密--原来外面的人都知道我这个公爵!我出名了,我上了网络头条,我的文章被置顶,我上了访谈录,我上了电视!我觉得美国奥普拉脱口秀也快联系我了。我昨天让伯爵做了我的经纪人,我要写一些理论文章,自传体小说,拍电视广告,彻彻底底成为名人。伯爵这个老家伙,最喜欢勾当我隔壁城堡里面的小“妹妹”。其实院里人都知道,小“妹妹”是个男人,成天打扮得花枝招展,以为自己是女孩子的男人。他还自称是伯爵夫人,每天忙着举办化妆舞会。

我昨天晚上趴在电脑前睡着了……

等我醒来,我发现自己在轮船上。院里人都变成了乘客,我数了数,100个男人,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是谁?我也不知道……

轮船航行在夏威夷附近,那里简直就是天堂。我脱下自己的小裤裤,趴在甲板上晒屁股。侯爵拿来一碗色拉酱,涂在我屁股上,拍我的马屁。阳光明媚,一派风和日丽的好景象啊!院里人在伯爵夫人的舞会上疯狂着,国王只穿了一条内裤,站在高处,大声嚷着:“我是斯巴达克斯!我是特洛伊!我是世界之王--成吉思汗!”几个白大褂上来,一棒子把他打倒在地,拖回船舱绑在床上。活该!你明明是狮心查理王,偏要说自己是成吉思汗,该着你倒霉!

狂欢了一天,大家都累了,各自回到自己的领地去睡觉了。我偷偷摸摸地想找到那台电脑。我搜遍了整条船,也没有发现它。我绝望了,我和外面失去联系了。

夜里,起风了。船体摇晃的厉害,看来一场台风不可避免了。噼里啪啦的闪电,狂啸着的飓风,轰隆隆作响的海浪,把这跳船弄的象一片树叶。我心里有预感,要出事了。我的第六感是出名的,院里人都知道。大家经常让我预言晚餐吃什么,什么时候下雨。我每次都说中了。这帮俗人根本就不知道,我除了做公爵,还在厨房当帮手,我当然知道晚餐吃什么。还有,自从我的自行车出了车祸,脸部着地受了伤,我的脸就得了风湿病,一阴天下雨的腮帮子就疼。左边腮帮子疼,是下暴雨,右边腮帮子疼,是下雪。

今天,我的预感又要实现了--船要出事啦!我赶紧跑到外面,一个接一个房间地敲门:“起来啦!翻船啦!起来了!翻船啦!”知道我为什么知道船要翻了吗?那是因为我睡在最底层,我的船舱里的水都没到膝盖了!

我们101个院里人抢夺了船上所有的救生筏,我们决定:“逃离克隆岛!哈哈哈……”

救生筏载着我们101个人,漂啊漂啊,在黎明时分,我们靠近了一个荒岛。有陆地了,我们得救啦。我们兴高采烈地跑向我们自由的天堂,那个长满仙人掌的荒岛。我们自由了,这是一群具有超凡脱俗的气质和语言风格的人,我爱我的这群朋友。

一连三天过去了,大家还是每天无所事事地样子。国王每天站在岛屿的最高处,想我们这群子民喊话:“我不是成吉思汗!我是查理王!我不是成吉思汗!我是查理王!……”哎,这个可怜的男人,思维总算正常了。

我们决定做一个游戏,男人和女人在荒岛上能做什么?我觉得我们的原始欲望是需要发泄的。

第一个月结束以后,那个女的觉得这个月发生的事情太淫荡了,她终于决定把自己吊死在一棵巨大的仙人掌上。我的妈哟,她的内裤好结实,竟然能吊起一个人!作为公爵,一人之下100人之上的贵族,我决定写个悼词:
这是一个牺牲了自己的身体,换来他人快乐的女人。这是一个秉承着为人民服务的崇高理想,任劳任怨地成天躺着的女人!她的离开,是我们这群院里人的重大损失。
我有一个梦想!我希望我们芸芸众生不要再拘泥于男和女的区别,秉承着她的崇高理想,每个人都要为大家服务!
我有一个梦想!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男人和女人能够和谐相处,能生育的,不能生育的,坐在一起,拉着手一起玩“丢手绢”的游戏。
我有一个梦想!当太阳重新照耀我们的乐土,每个人都成为兄弟姐妹!
……

我简直是太有才了,我在外面网站上的那些文章和我这篇悼词,已经引起了大家的共鸣!不管是外面的人扔鸡蛋还是鲜花,我的网文一直是大家关注的焦点。不管院里人是狂笑还是呕吐,发疯还是狂叫,我的这篇悼词,已经作为独立宣言一样珍贵的历史文献。

第二个月结束以后,我发现我们错了。100个男人之间发生的事情太龌龊了。他们曲解了我的悼词的意思,把我也牵扯到那种龌龊的事情里面去了。国王撅着屁股,让太阳晒着自己的伤口,撕心裂肺地说:“公爵,把她挖出来!我们都是男人!让她的灵魂上了天堂以后,躯体留给大家享用吧。”

第三个月结束以后,国王发现自己的决定错了。他每天都要到大海里面洗澡,他对我们这些子民说:“不洗澡,会得病!尤其是这个月以来发生的事情,会导致瘟疫的传播。”我也实在看不下去了,再这么下去,那变成木乃伊一样的躯体就不能用了。我想为了这个月发生的事情呕吐!

我偷偷举行了一个招魂仪式,那天上帝在云中对我们院里人说,“我看不下去了……”一声响雷,那个女人复活了。

嘟嘟嘟……一艘快艇靠在岸边,快艇上走下几个白大褂,他们带来了狼狗,开始围捕我们院里人。很多人往岛屿深处跑去,我决定投降。我太渴望那台电脑了,虽然我只能每天晚上十一点以后使用它。
我跑到白大褂面前,大叫着“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荒岛生活结束了。这是一段我们院里人的殖民史。我把这段历史写在了厕所的墙上,作为那段时光的纪念。

……

我被人推醒了。抬头一看,是王医生!他拿着一根橡胶棒,开始打我。
“你看看,你又把尿撒到了地板上!”
“还跑,把他押回房间,绑好!”

我还能做什么?我是一个贵族,敢于面对淋漓的鲜血,敢于面对橡胶棒,敢于站在电脑前,象狗一样撒尿!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是一个有着超凡脱俗的思想和语言风格的公爵!
0 CommentsPosted in *小说:荒淫日记

荒淫日记(1)--这个不是色情!

11 16, 2009
《荒淫日记》


引言

我是一个愤世嫉俗的人,有点另类,有点矜持。我小心翼翼的生活在这个城市的底层,就像一只蟑螂,昼伏夜出,为了每日三餐不停地忙碌着。我长得不算很帅,但是我有我自己的气质,那就是玩世不恭的生活态度和超凡脱俗的言辞。
我周围的朋友们都很钦佩我,在我的朋友圈子里面,我是唯一能够无数次来往于这里和现实之间的人。我生活的地方,周围是高高的围墙,窗户上和门上都有铁栅栏。我们终日无所事事地坐着、跑着、走着、打闹着,我们挺消遥自在,但唯一的遗憾是我们惧怕这里穿着白色衣服的人,他们--是魔鬼,也是我们这群人的上帝。

我的朋友们都叫我“公爵”,除了这里那个脾气最暴躁的“国王”以外,我是这里最有权威的人。我喜欢坐在这里唯一的一台电脑前,用文字发泄自己的无聊和苦闷。那台电脑是我唯一能够接触外面那个肮脏的、混乱不堪的世界的唯一通道。我阅读新闻给我的朋友们听,当然他们很多人神志不清,并不一定能够理解;我下载图片给我的朋友们看,我十分了解每个人的喜好,比如国王喜欢看蜡笔小新、王后就只看喜羊羊和灰太郎、伯爵是这里唯一和我爱好一样的,他喜欢看美女、侯爵是个变态,喜欢看葫芦娃……其实我还有一个爱好是这里的人所不能理解的,那就是我喜欢看奶牛--“每天一斤奶,强壮中国人”,我太喜欢啦!

我的中文名字叫史加国,英文名字叫Doggie Shi。这里的人根本就不懂中国文化!那些白大褂竟然叫我Dog Shi(t),说是这样读起来顺口!来到这个被枫叶染红的国家第三个年头我就被送到了这里,那个肮脏的、混乱不堪的世界里面的人他们不能理解我超凡脱俗的行为和富有思辨与哲理的言辞。我是一只蟑螂而已,为什么要强求我遵循人类的生活法则呢?

这里的人都把外面的世界叫“外面(Outside)”,我们这个世界叫“院里(Inside)”。很多人害怕谈到“外面”,甚至是提到“外面”两个字都会因为思维混乱被送进小黑屋--“黑暗地狱(Dark Hell)”。我是唯一不怕outside的人。这也是我赢得公爵爵位的原因。



《自行车》
一道刺眼的白光照得我的眼睛很疼。我知道我刚才的意识又游离了我的身体。我经常会这样,莫名其妙地陷入思维混乱的境地。白大褂这时候就会蜂涌而上,用橡胶辊使劲地打我,打到我晕眩为止。他们会把我拖到我的城堡,把我绑在床上。

我睁开眼睛,周围都是白色的: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门,我的城堡里面没有窗户,是为了防守的需要。他们对我非常好,在白色的墙壁上覆上白色的柔软的泡沫板,只有这样我拿我高贵的头颅去体验现实的残酷时,才不至于撞墙撞得头破血流。我的四肢被束缚着,就像一个装在茧子里面的飞蛾幼虫。

我很渴,我开始大叫:“我要喝水!安红,我要喝水!安红,我想喝水想得要睡觉!……”我知道这样叫喊是徒劳无功的,因为我的城堡隔音效果非常好,他们只能通过摄像头看到我的一举一动。做人难,做一个贵族更难!我简直就是生活在摄像头和橡胶棒保护的世界里。

门开了,三个白大褂进来。我的上帝!他们终于来解救我了。我渴望他们来打救我这个肮脏的灵魂。

“你知道我是谁吗?”一个白大褂问道。我眯缝着眼睛,我看清了,那是被我们成为“王医生”的人。
“你是王医生?”我小心翼翼地回答道,我知道如果回答错了,意味着我的晚饭就没有了。
“那我是谁呢?”另一个白大褂问道。我眯缝着眼睛,我看清了,那是被我们成为“李医生”的人。

他们终于确认了我的神智。我被解开,坐在窗边。

“说说你刚才是怎么了?”王医生问我。

“刚才……”我开始回忆我刚才的记忆。刚才,我一定是做了什么。我终于想起来了,那是我一次和自行车有关的经历。

我骑着自行车,游荡在多伦多的街道上。那是我前天在约翰家门口捡到的马丁的自行车。我骑着自行车,想飞翔的天使一样快乐。我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车。这是一个我和我子孙后代应该铭记的历史时刻!我有了一辆只有一个轮子的车?(这怎么可能,难道我是杂技演员?)
当我经过G街H号的时候,我听到了一声砰的声音。谁这么操蛋?碎玻璃瓶子为什么扔在马路上?我从车上被甩了下来。我的嘴巴贴近地面的时刻,我的牙齿冲离了我的牙床。我对这个场景的记忆,就像吴宇森的暴力美学片段:惊恐的扭曲的脸,两颗突出的龅牙,以慢速度贴近地面……我的牙齿先于我的嘴唇接触了地面……两颗龅牙迸裂,飞散在空气中……血从嘴巴里面一滴滴散落开来……
我赶紧摸了摸自己的牙齿,奇怪的是我的龅牙为什么还在呢?难道我有天生的自愈能力?

我拖着我的车,一瘸一拐地往H街走去。我知道侯爵在那里开了一个修车行。

“公爵大人,你这是怎么了?”侯爵毕恭毕敬地,坐在地上带理不理地问我。这个没有尊卑的人渣!我需要你跪下!记得我在这里最高的八层楼的楼顶是如何风光:我向着整个街区大喊,“I am king of the world! 这里的女人都是我公爵的!”

“给我修车!”我把我的车拖到他面前。
“600块,兄弟。”侯爵给我开了一个价。

“600块?我觉得600块也太贵了吧?OK,就算你要600块,我觉得我的车也应该起码享受如下待遇:我的车进入你的修车行开始,就有一辆漂亮的26式永久牌女车陪着,女车要象欢迎贵宾一样带着我的车走在红地毯上。然后我的车要被请上主席台讲话,象国家元首一样。接着是在女车的陪同下享受鸳鸯浴。你们要用最好的汽油来洗我的车。接着我的车要在你们最好的维修工的照顾下进行手术,所有的维修配件要全是美国进口的,中国原产的,我的车都不要。电子配件要是日本原装的,韩国三星的肯定不行!车上的皮座,一定要Gorge Amani的,还得是鳄鱼皮的,猪皮牛皮都不行!”
“看到那半个商标吗?你得找法国浪漫派画家重新画一个完整的。还有,车铃铛,你得换个mp3,我的车也不要求什么高品质的mp3,Apple iPod就可以,你还得配上一个Creative的专用音箱。我喜欢一按喇叭,就响起<大刀枪,鬼子们的头上砍去>这样有魄力的铃声。另外,维修完毕,那辆女车要给我的车做一次全活,最好加上泰式按摩。等我的车出来,你们要给我的车打上蜡,戴上红花,象拥戴勇士一样送我的车出来。别说600块,就是6000块我也愿意。我这个人的消费原则是:不求最好,但求最贵!”

侯爵一脸惊诧的表情,他拿出上次在便利店偷的手机,按下了几个号码。“喂,公爵出事啦!公爵出事啦!在H街。”我讨厌侯爵这种不分尊卑的无耻举动,我拿起我的车扔向他,追着他跑了两个街区。这是骑士之间决斗,我把我的一个牙齿留在了侯爵的肉里,侯爵的一只中指经过我的食道进入了我的胃里。

我的车最终被留在了侯爵的修车行,它光荣地被分解成原装配件,然后以高价卖给街区的人们,我称之为“器官移植”,这是一辆公爵的车的最高善举!我,这个高贵的公爵,被护送到院里,成为这里唯一会使用电脑的贵族。
……

王医生和李医生互相对望了一眼,然后走出了我的城堡。一帮白大褂进来,他们抡起橡胶棒,又一次考验我的忍受力。我被打得找不到方向,我知道这是上帝对我的惩罚……
0 CommentsPosted in *小说:荒淫日记
自我介绍

贾作家

Author:贾作家

这是一个有关SM和无关SM的博客。文章都是我的原创,转载请写明出处。博客中一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非本人原创。
QQ交流群:1827453

下面的“文章类别”中可以分类查看查看!(访问密码:smile)

文章类别
最新文章
月份存档
访问统计
好友链接
加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

博客的自杀方法: 放点反动的,立马被和谐。 放点色情的,慢慢被和谐。 博主自封的,立即被自杀。 网站倒闭的,跟着被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