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往事

02 08, 2010
四个可有可无的故事,
一个都市里孤独寂寞的灵魂。

每天我们都戴着面具,
寻找自己丢失的人性。

我不否认这些文字的淫秽,
心里的躁动和超脱的记忆,
让我开始思考一只蟑螂的生活。

“我”是一个灵魂猎手,
躲在你心里最阴暗的角落,
等待你脱下伪装的一瞬间。

故事里面有你的影子吗?
难道你看不到你和“我”一样寂寞?
当每一个故事情节,
开始一段感官刺激的时候,
你看到的是色情还是你自己的本性?

过往的事情,
其实没有必要纠缠。
生活在一座灰色的城市里,
你要寻找让你温暖的心灵港湾。

--别认为故事是我的真是经历。但是确实是某些人可能遇到的,或者将要遇到的经历。

上海往事(第四个故事)完整版

12 22, 2009
111sss.jpg


《第四个故事、天使的翅膀》

爱,不是爱情,在人死后还会延续吗?你相信“人鬼情未了”这个故事吗?人类的感情真的可以随肉体的消亡吗?对于这个问题,我不想当唯物主义者,因为我宁愿相信对一个人的爱是不会随肉体消失的,因为爱就在你的心里,在人和人之间传承着。
我曾经怀疑过这个城市里面是没有真情的,也许我是错的--爱,在这里,就像沙漠里的荆棘花。我们这些城市人,承载了太多的冷漠,忍受着太多的孤独,我们都已经麻木了。当我遇到了小梅,我找到了真正可以让我感动到掉眼泪的感觉。我游荡在这个城市里,成为一个猎色者,是因为我的灵魂太空虚的缘故。我白天忙碌着,夜晚寂寞着,是这个城市里面蠕动的蛆虫。我曾经对着灯红酒绿的世界呐喊:“来吧,让我感动一次,看看你虚伪的面具下是不是还有一点怜悯!”虽然这个城市到处都是人,但是它还是空荡的,因为缺少激情和温馨。

上海的梅雨季节,就像女人兴奋的下体,潮湿,阴暗,闷热……我不知道这个比喻是否恰当,但是梅雨天的空气中就像已经兴奋的女人下体一样弥漫着躁动。我特别讨厌阴雨连绵的日子,天空是灰色的,让人看了就觉得压抑。很久没有体会什么激情了,我这个猎色者又开始出动了。前段时间刚刚和QQ上聊了一年多的一个女孩子--小梅见了面。小梅是一个外表清纯可爱,文文静静的女孩子。和她在一起,你不会感到拘束,她总是会让你很放松,不会让人产生戒心。她不是一个放荡的女人,我认为她身体里面的躁动需要男人的温柔体贴才能释放出来。我曾经想过让小梅成为床上的荡妇,但是她在这方面太拘谨,太传统。

继续阅读 »

上海往事(暂停)--写在四个故事结束以后

12 22, 2009
《上海往事》的四个故事终于写完了。我在想会不会找到灵感去创作第五个、第六个故事。也许是有可能的。毕竟是一个故事接着一个故事的讲下去的,所以,如果我看到了好的故事或者听到了好的故事,我就会编进来。

《向左走,向右走》这个故事,来自于我听过的一些圈内的故事,是一个揉杂在一起的故事。我喜欢最后有点凄凉但是完美的结局。多年以前,还是很年轻的时候,看了日本的偶像剧《东京爱情故事》,我对那个伤感的结尾一直记忆犹新。这个故事正好用上了。

《电台情歌》是描写两个寂寞的都市人,在西塘互相得到安慰,但是回到现实中却不能面对爱情的故事。很多爱情被我们的冷漠和怯懦错过了。结尾是很好的,两个人成为了朋友。故事里多多少少能看到某些人的影子,也许就是你自己。我很喜欢这首歌的歌词,所以编了一个和这首歌有关的故事。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讲述的是一个天生具有M倾向女孩子的故事。这个是我写过的最SeQing的故事。满足一下大家的淫欲吧。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一个纯粹的SM小说。

《天使的翅膀》讲述了一个重情义的女孩子的故事。把这个故事参杂SM情节简直就是XXX!我要说的是:这个城市里面还是有温暖存在的,小梅这样的女孩子是不多见的,但是真实存在的。歌词中对爱人无尽的爱,不会随着死亡消失的爱,就是我能感受到的温暖。

下面,不知道该写什么小说了。有人约稿,让我写个正经的。SHIT!我写的难道不正经吗?讨厌!

上海往事(第四个故事)(3,完结)

12 21, 2009
上海,是被早晨的车水马龙的喧闹吵醒的。24小时的喧闹是这个城市一成不变的韵律。在这个钢筋混凝土铸就的城市里面,寻找一份温暖,就像在沙漠里面寻找甘泉一样困难。自从认识了小梅,我的业余生活也变得丰富起来。平时我们就是见面喝喝茶,看看电影,逛逛街,很少玩SM游戏。罩在小梅身上的神秘面纱一直是我想揭开的秘密。我给温柔的霸主发了QQ留言,一连一个月没有回信。我想,他可能换了QQ号码,这个我还是去问问小梅比较好。

“温柔的霸主为什么一直不在QQ上呢?”有一天我和小梅喝茶的时候问道。
“你想知道吗?”小梅反问我。
“想,这哥们人不错的。是不是换号了?”我问道。
“不是,他出事了。”她的回答让我吃惊不小。
“出事了?”我不解地问道。
“是的。他出了车祸。你想见见他吗?”小梅终于告诉我了这个事实。
“他?在家里?”我问道。
“在家里。他卧床一年多了。”小梅说的这些,让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我觉得她一定十分了解温柔的霸主,能够进入他的生活。
“有空我们一起去看看吧。”我说道。我应该去看看这个好友,一个神秘的网友,小梅以前的所属--那个让小梅现在还不能忘记的男人。

小梅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呢?现在她已经属于我了,还是和以前的主人藕断丝连的,难道我只是一个替代品吗?
一个下雨的天,我和小梅打车来到上海的平江小区,司机按照小梅的指点七扭八弯的把车停到一栋楼下,我们进了楼房。小梅带我来到402门前,按了门铃。一会,一个年纪很大的妇女开了门。
“小梅啊。好久没有来了。”那个妇女说道。一边说,一边让到一边让我们进屋。
“阿姨,我来看看亮亮。”小梅带着我进了房间。

床上,躺着一个年轻人,估计年纪和我差不多。一进屋就闻到一股中药的味道。
“这位是我的朋友,元朗。”小梅向老年妇女介绍道。“这是亮亮的妈妈。”
“阿姨好。”我急忙打招呼。这位就是温柔的霸主--亮亮的妈妈。
阿姨倒了两杯睡端进来,然后出了房间,关上了门。
“亮亮,这是威严的温柔,那个贾作家。”小梅对着亮亮说道。
亮亮转过头,看着我们,眼睛里面充满了喜悦。
“他不能说话,身上只有左手可以动。我们说的他能听到。你想说什么,直接说,他可以写下来给你看。”小梅对我说道。
“霸主,不,亮亮,现在我和小梅在一起,你不会介意吧?”我微笑着,想开个玩笑。
亮亮的左手动了起来,我听到了笔在纸上写字的声音。小梅拿过他左手下的本子,递给我,“哥们,我说过介绍一个女人给你,我做到了。”字体写的很潦草,但是我能看得清。
“我和小梅在一起很开心的。”我说道。
[我知道,小梅和我说了。好好对她。] 亮亮写道。
“小梅人很好。我会对她好的。”我说道。
[交给你了。玩得开心点。她很骚。]
“这个,不说也知道。”我看了一眼小梅,她脸红扑扑的。我知道当着她的面,这是一种羞辱了。
[我本来不打算让小梅来了]
“她是个重情义的人。不然我们不会那么喜欢她。你说是吧?”
[她每个月都来看我,比我女朋友强。]
“现在很少有小梅这样的了。”我说道。是的,小梅这样重情义的女子,现在很少见。遇到亮亮这样的情况,10个女人8个会逃跑,还有一个在彷徨,剩下一个就是小梅了。
[不要让她跑了,好好干 哈哈]
“放心吧。我会让她爽死的。”我说道。亮亮的脸上抽促了一下,那是一种勉强的微笑。
小梅坐在一旁,摆弄着自己的手机,不知道该不该插嘴。
“小梅,伺候一下亮亮吧。我和亮亮想看着你淫荡一下。”我没有征求亮亮的意见,我觉得没有必要。如果他能正常,估计会接受的。
小梅走到亮亮身边,从口袋里面掏出湿纸巾,掏出亮亮的鸡巴,擦拭干净后开始给亮亮口交。我把门反锁上,然后站到小梅的身后,退下了她的内裤,撩起她的裙子,打算向亮亮展示着小梅被我剃光阴毛的下体。我和他QQ聊天的时候提到过,如果一起调教女人的时候,就应该这个样子。

亮亮看着我,瞪着眼睛,像有话和我说。我递给他本子,他写道:[你真行,我老妈在呢]。我微微一笑,“不怕,我反锁了房门。还有,待会让小梅表演我最近调教的一个游戏。”小梅的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然后开始很为难地咽下起亮亮的精液。我从包里拿出手机,开到震动模式,让小梅夹在两腿中间。我拿出小梅的电话,开始拨打电话,“嗡~~”,小梅不由自主地呻吟了一声。我把电话交给亮亮,他不断地按着重拨,重拨……小梅的身体开始扭动。我伸出一个手指插入小梅的肛门,那里一张一合的,前面体验着震动,后面体验着羞辱。

[好了 看你干她吧 和以前说的一样]
“小梅,跪着,让亮亮看我干你。”我命令小梅。
小梅跪在床上,我掏出鸡巴插进她的阴道,开始在亮亮面前奸淫这个女人。一个是以前的主人,一个是现在的主人,小梅安排了一个绝妙的聚会。我和亮亮以前就说过,轮流来折磨我们的共同的女人。现在我和他都做到了。小梅含住了亮亮第二次勃起的阴茎,我在后面干着已经因淫水泛滥的阴道。“小梅,我干你的屁眼给亮亮看。”我拼命掰开小梅的屁股,将后庭暴露给亮亮。小梅停止了口交,撅着屁股,摆好位置,打算表演肛交给自己从前的主人。我的鸡巴顺利地进入了小梅的后庭,亮亮的眼睛里透出兴奋的眼光。

[我以前也喜欢]
“我最喜欢的就是奸淫小梅的后庭。”我说道。在小梅的后庭抽动了十几分钟,我终于爆发了。我拿出鸡巴,将慢慢流淌出精液的屁眼给亮亮看。
[让她继续]亮亮写道。
我命令小梅继续给亮亮口交,我开始清理战场。小梅在吃下亮亮的第二波精液以后,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我们三个人,好像很熟悉,没有尴尬的感觉。虽然亮亮现在这个样子不能自理,但是他还是加入到游戏里面来。小梅拿出尿壶,放到亮亮的屁股下面。“他每次完事,都要小便的。”小梅非常习惯了照顾亮亮。

“哥们,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反正会好好珍惜小梅的。”我说道,像在发誓一样。
[帮她忘记我],亮亮写的这句话,让我不理解。我看了他的眼睛,我明白了,他是希望小梅不要在纠缠于过去的情分,继续自己的生活。
“我可以不做你的女人,但是我要做能照顾你的人。”小梅眼泪汪汪的,握着亮亮的手。
[你应该有更好的生活],亮亮给小梅写道。[找个男朋友],小梅看完,转身打开房门锁,出了房间。
“哥们,我,现在觉得,你应该把小梅留下。”我突然做了一个决定。
[不能连累她], 亮亮的眼神黯淡了下去,转向一旁。“我觉得,她需要的是你。我,在她的心里也许就算一个替代品吧。”我说出这句话后,看到亮亮的眼泪流了下来。
“亮亮,小梅其实比你痛苦。”我思前想后,还是说了这句话。“她心里是爱你的。做那么多事情,是为了让你开心吧。”
[我的本子,在窗台上]
我拿到一个日记本,递到亮亮面前,他的眼神示意我打开。我打开日记本,里面是密密麻麻的文字:

[小梅,我不能拖累你。以前你要做我的女朋友,我没有同意。我很后悔。但是现在看来是对的……]
[记得我们第一次在宾馆,你那时候真的吓死我了……]
[你去找威严的温柔,我们聊过,我答应介绍一个女人给他……想想送你比较合适]
[和元朗见面 感觉如何]
[那就好,你该找个男朋友,离开SM]
[我对你说过 若生命只到这里,从此没有我,我会找个天使替我去爱你]
[带他来吧,最后一次,然后你离开我和他,开始自己的生活]


我看到了一个男人最后的决断:那就是今天--在完成了这个三人行的故事后,亮亮要放飞自己的女人,让她自己去生活。

我是不可能给小梅幸福的--小梅要的幸福是在亮亮身边。我刚才说的那些给小梅幸福的话,其实是一厢情愿而已--我没有想过小梅的感受。亮亮和我的约定,不是感情买卖,那只是一个游戏而已。他不可能让小梅完全属于我,我也不能给小梅真正的幸福感受。我看到了这些文字,我就做了一个决定--一个很简单,很容易做的决定。

我看到了一个男人最后的决断:那就是今天--在完成了这个三人行的故事后,亮亮要放飞自己的女人,让她自己去生活。
“小梅不会离开你的。我觉得,你应该接受她。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我叫她进来,让她自己选择。”我没有征求亮亮的意见,转身出了房间。我走到厨房,看到小梅在帮阿姨摘菜。
“小元,晚上留下来吃饭。亮亮好久没有这么高兴了。听说你门来,他高兴死了。”阿姨的脸上笑着,一个伟大的母亲。
“小梅,亮亮叫你。”我编了一个借口。小梅和我进了亮亮的房间。

“小梅,我说几个选择,你给我和亮亮一个答案吧。”我说道。
“什么问题,还这么严肃。”小梅不淫荡的时候,还是同样招人喜欢的。
“小梅,你愿意留下来照顾亮亮还是以后离开他再也不来往?”我直接问到点子上了。
小梅沉默了一会,坐到亮亮身边,“亮亮,你决定吧。”她把问题踢给了亮亮。
“我要你回答。看着我,不要去管亮亮。”我说道。
小梅的眼泪慢慢流了下来,“我想照顾他一辈子,可是他不让。我不配吧。”小梅有点生气的说。
“哥们,看到了没有。这是你的,你摆脱不掉的。”我觉得小梅已经给出了答案。“小梅以前和我发生的那些事情,你介意的话,我今天就领走她。”
亮亮拿着笔在纸上开始写,[让我好难]
“我祝福你们。哥们,这么重情义的女孩子可是天下难找。她愿意照顾你,就是跟着别人,也不会幸福。身体上快乐,心里还是有个不快乐的地方。”我说道。
小梅紧紧地握住了亮亮的手,开始哭泣起来。“你们在一起多好。我去厨房帮忙。”我退出了房间。

“你是小梅的男朋友?”阿姨问道。
“不是。朋友而已。小梅挺喜欢你家亮亮的。”我连忙说道。
“我家亮亮这样,哪个姑娘肯哟。”阿姨一脸无奈的样子。
“你等着抱孙子吧。”我开玩笑地说道。
“那我死了也可以闭眼了。”阿姨开心的大笑--一个坚强的母亲。
“他们俩,不错的……”我觉得自己开始吃醋了。说句人渣的话--一个瘫在床上的男人,怎么这么命好呢?

晚饭,我们三个是在亮亮的房间吃的。小梅一勺一勺的喂着亮亮,看着就像爱人间一样的温馨。阿姨自己在客厅,时不时过来看看我们。我问过亮亮最喜欢什么歌,他说他喜欢《天使的翅膀》。是啊,爱就是小梅的翅膀吧。我们以前聊天的时候,他说过他和小梅的一些事情:第一次在淮海路新天地见面,第一次在建国宾馆里面,第一次在小梅的住处给小梅的后庭开苞……

“哥们,我们完成了以前约定的。这是不是有点淫荡啊?”
[呵呵 如果我不这样 带着她来你家玩了]
“那我可不敢啦,我可不敢在你面前性虐你的老婆啦。”我开玩笑说道。
[没关系 她不从我打她屁股 只要你别阳委(痿,写错了)]
“这是第一次我们三个,也是最后一次吧?”我问道,我知道即使亮亮同意,我也不想继续下去--他们今后要退出这个圈子,好好生活,体验幸福。
[你想来,随时可以 呵呵] , 亮亮写着的时候,脸上还是那种不自然的微笑。

我记得那首歌的歌词:
××××××××××××××××
落叶随风将要去何方
只留给天空美丽一场
曾飞舞的声音
像天使的翅膀
划过我幸福的过往

爱曾经来到过的地方
依昔留着昨天的芬芳
那熟悉的温暖
像天使的翅膀
划过我无边的心上

相信你还在这里
从不曾离去
我的爱像天使守护你
若生命直到这里
从此没有我
我会找个天使替我去爱你
××××××××××××××××

我一个人离开了亮亮的家,抬头看到了满街闪烁的霓虹。小梅和亮亮亲昵的画面,让我觉得雨伞是多余的。那种温暖,足可以蒸发掉我心头的阴雨。外面,车水马龙的街道不在冷冰冰的,开始有了一丝温暖。我心里的沙漠,盛开了一朵荆棘花。

回到家,我扔掉了所有的工具,删除了所有以前拍摄的那些照片。我觉得,在城市里面找到属于我的荆棘花才是我今后的生活……

五年以后,我带着老婆和儿子照例来到亮亮家。进入房门,亮亮的女儿嫚嫚就开始叫起来,“元叔叔来了”。儿子和嫚嫚一起戏耍的时候,老婆帮小梅摘菜、做饭,我就和亮亮在房间里面偷偷上网看图片。我们俩很色,不是吗?每年我们两家人都要聚会几次,很平常的聚会。各位不要想歪了。我和亮亮都不再进入SM了,但是我和他都偷偷保留着一个秘密--那就是我们都收藏了很多SM的照片。亮亮经常笑侃我,让我把老婆发展成自己的M。我说我已经试过了,我老婆是标准的S。亮亮大笑说:“你以后还是客串吧。”

外面,寒流来袭;屋里,却是温暖如春。当我们的欲望归于平淡,所有的事情就都会变成温暖的。这个城市就是欲望太多了……

==============================
给他人爱就是给自己一副天使的翅膀。
--webmailer
==============================

上海往事(第四个故事)(2)

12 18, 2009
我回想起“温柔的霸主”这个网友。他的文章总是充满激情,有时候还会写上一篇文言文。这个人说话有一股霸气,不像我温柔细腻的。我也是在黎家大院认识他的--一个男主,当时和一个女M打得火热--两个人在论坛里面一唱一和,好不让人羡慕。现在,他的女人在我的床上,他的人在哪里呢?
我回到卧室,睡到了小梅旁边。我摸着她的乳房,拿捏着她的乳头,玩弄起来。她翻过身,将腿张开,好像在让我随意玩弄。我用手指扣进她的阴道,不断刺激她,一会她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看了我,接着睡去。我趴倒小梅身上,将鸡巴插进她的阴道,开始奸淫熟睡中的女人。我这样做纯粹是为了找点事情做,睡不着会很无聊。我不停地抽动着,在她身体里面进进出出,两个人的结合部传来淫水肆虐的声音。我把精液射在她体内,然后趴倒她两腿中间观看精液从阴道里流出的样子。我把精液涂满了她的阴部,然后抱着她睡过去-- 这样做很变态,不过我喜欢--我喜欢我的女人的下体有我的精液的味道。今夜发生的事情怎么这么诡秘呢?

第二天早晨,小梅打电话请了假,我也不打算去上班了。两个人到楼下吃了早餐后,决定去小梅在杨浦区的住处。我很少去女伴的家里,因为我怕自己不适应。今天既然请了假,就当去逛街好了。

小梅的住处收拾的很整洁,一看就是一个爱干净的女孩子。她的卧室不大,但是很温馨,粉红色的装修,粉红色的床,粉红色的窗帘。她回到家里就去了卫生间洗澡。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等着她出来,继续我们的游戏。她从卫生间出来,走进卧室,拿出几捆绳子,一些调教器具,还有一套皮质的情趣内衣。内裤上有一个拉链,拉开以后就可以露出阴部供男人玩弄。上衣是紧身的,穿上以后可以看到突出的两个乳头,黑色的衣服,极具诱惑力。我拿出绳子把她捆绑好,让她屁股掘起来,我抽出自己的皮带,一下一下开始鞭打这个女人。

以前我和温柔的霸主聊天的时候就知道他的女M很喜欢被鞭打,现在他的女人在我的抽打下开始呻吟。我拉开她内裤的拉链,看到里面已经湿润了,随手拿出一个硅胶阳具插了进去,然后拉上拉链。我解开了绳子,让她在屋子里面爬行,我拿着皮带在她后面不停地抽打。小梅爬行了很久,脸上开始冒汗,突然身体瘫在地上,嘴巴里喊出女人高潮时的特有声音。这个被温柔的霸主调教过的女人,会在皮带和硅胶阳具的刺激下体验到性高潮,简直就是一个完全开化的女人。

“你在床上很传统嘛。可是现在为什么这么淫荡?”我开始羞辱小梅。
“啊……很舒服……谢谢主人……”她的身体还在性高潮的余热中没有缓过神来。
我拉开内裤的拉链,拿出硅胶阳具,掏出自己的鸡巴,准备进入她的阴部。她没有拒绝,分开腿,让我很顺利地进入了她的阴道。我在她身体里肆虐着,爆发出自己的精华。
“元朗,”她没有叫我主人,“我已经破戒了,你别再折磨我了,求求你。”她突然哭了起来。我没有理会她,用手指扣挖她的阴道,将混合着精液和淫水的液体不停地涂抹在她的阴蒂上,然后开始按摩她的阴蒂。
她扭动着,高潮以后的阴蒂变得十分敏感,被手指触碰后,让她的感觉特别强烈。
“你不用遵守那个诺言了。以后你的身体就属于我了。”我一边玩弄着她,一边说道。
“好了,我受不了了……停下来吧。”她哭着哀求我。

我停下来,去卫生间洗澡。我出来的是,小梅已经穿戴整齐,变成了那个清纯可人的女孩子。她坐在床上,梳理着自己的头发。我赤裸着走到她面前,将软下来的阴茎凑到她的嘴边。小梅停下来,用嘴巴含住我的鸡巴,开始吸允起来。过了一会,我觉得差不多了,拔出鸡巴,然后坐到她身边,抱住她。
“你的主人现在在哪里?你们分手了吗?”我问道。
“是的,分手了。”
“那做我的女人吧?”我问道。
“你答应我一件事情。”她回答道。
“什么事情?”
“每个月21号,你能来陪我吗?”她瞪着眼睛看着我。
“这个我当然可以做到。就这个吗?”她看着我。我不理解她的说法,一个月一次,我觉得也无所谓。
“可以的。说说你以前的主人吧。我和他还没有见过面呢。”我对温柔的霸主现在很感兴趣。
“以后吧。我会给你讲的。”她眼睛盯着地下,仿佛有什么心事。

我和小梅到附近的药店买了一盒紧急避孕药,然后去了五角场吃饭。

00015786.jpg

我一直有一种感觉,她和以前的主人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能接受我,一方面是因为温柔的霸主跟她说起过我,另一方面肯定还有一个秘密的原因。我走在她后面的时候,总有一种很害怕的感觉,她的背影非常像一个人。也许是我阅读过的女人太多了,把她们的形象搞混淆了吧。

我回到家里,打开QQ,给温柔的霸主留了言:“我现在和小梅在一起。好久没有见你了。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心里没有底,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收到对方的回答。小梅的背影,很像一个人,到底是谁呢?我开始在我阅读过的女人中搜索起来。我没有找到任何结果,难道她在我的梦里出现过吗?
自我介绍

贾作家

Author:贾作家

这是一个有关SM和无关SM的博客。文章都是我的原创,转载请写明出处。博客中一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非本人原创。
QQ交流群:1827453

下面的“文章类别”中可以分类查看查看!(访问密码:smile)

文章类别
最新文章
月份存档
访问统计
好友链接
加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

博客的自杀方法: 放点反动的,立马被和谐。 放点色情的,慢慢被和谐。 博主自封的,立即被自杀。 网站倒闭的,跟着被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