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往事(6)

01 29, 2010
《成成的故事(5)》

========================================================================
每个人,要在20岁的时候确定自己的性取向;在25岁的时候确定自己的社会角色。当我们还在懵懂的年龄,
请给自己一次犯错和改正的机会。
--webmailer
========================================================================

备注:《成成的故事》将是一个纠缠于4个人之间的关于初恋的故事。我打算在这个故事里面用亨利·米勒的风格来写,唠唠叨叨地来讲述一个在大学里面发生的故事。


有时候理智就像女人的例假,总是在不想来的时候到来,你挡也挡不住。从来没有这样亲近过一个女孩子,那种头脑被冲昏了的感觉就像毒品,一次就会上瘾。
我和朵朵重新坐好,肩并肩,两个人都很不好意思。朵朵低下头摆弄着手指头,我发现处于这种羞涩并且温柔状态的女孩子最能吸引我。我轻轻地把朵朵再一次搂在自己的怀里,让她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我低下头去亲吻她的秀发,那种女孩子特有的清新味道,让我开始眩晕。朵朵抬头看着我,闭上了眼睛,我的嘴唇和她的嘴唇再一次贴在一起。我在想我是不是该侵袭她的身体,这是一个矛盾的选择。我不想破坏我们这种单纯的关系,但是我还特别想占有她,交出自己的第一次。朵朵很痴迷这种青涩到极点的接吻,我被她吻得心神不宁,内心欲火中烧。

房间外传来脚步声,吓得我和朵朵赶紧重新坐好,朵朵整理了一下衣服,用手捋了捋头发。钥匙开门的声音,我知道范范回来了。我连忙起身,坐到离朵朵远一点的地方。范范后面跟着的人是成成,两个人一前一后,还手拉着手。成成的脸上写满了不自然的表情,范范一幅胜利者的样子。我知道,这两个人肯定没有好事。
“呀,打扰你们俩了。早知道再晚点回来啦。是不是啊,成成~~~”,范范抱着成成,两人亲昵的样子让我吃惊。成成一脸麻木,看着我,低下头,不说话。
“你把成成怎么了?”朵朵也很吃惊。
“我把他给收服了。成成,是不是呀。”范范说道。
“嗯,是的,是的。”成成回答道。我知道了,范范肯定对成成做了什么。
“成成,你们去哪里了?”我问道,我笑嘻嘻的问,心里很好奇。
成成没有回答,转身坐到了床上,“我今天知道了什么是色狼了。”

我和成成从旅馆出来,才发现时间过得太快了,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一点钟。成成看到四下无人,拉上了我的手,“哥,我被范范给那个了。”
“哪个啊?”我还不理解。
“我和范范在顶楼,她亲我,还摸了我。”成成说道。
“挺好!范范主动的?”我问道。
“废话!我主动就不是那样了!”成成仿佛有点愤怒了。看得出,他不接受范范那个样子对待他。
“范范不错呀。人家主动贴上你了。不喜欢啊?”我问道。
“我没有准备啊。被她摸的射了。”成成说完,拉着我往路边的树林走去。

成成站在我面前问我,“哥,你和朵朵那个了?”
“没有啊,不敢,想了,但是没有下决心。”我回答,“下次我一定把自己交代了!嘿嘿。”成成蹲下去,拉开我的拉链,开始做上一次的事情。我双手按住了他的头,幻想着自己的身体进入了朵朵。由于刚才的兴奋,我很快进入了发射状态,按住了成成的脑袋,然后在成成嘴里喷射了。我做的这是什么事情啊?难道我真得要变成一个同性恋了不成?成成起身,处理了一下自己的嘴巴。然后拉着我向树林外走去。
“我们这样是不是有点变态啊?”我有点心虚了。
“哥,我知道你只是喜欢这样的感觉,你心里不会喜欢男人的。”成成的话让我有点放心了。“朵朵以前有过一个男朋友的,两个人还那个过的。范范告诉我的。我是牺牲了自己才知道的哟。不过朵朵是个好人,你可要珍惜的。范范不让我说的。可是如果你和她那个了,自己也会知道的。”
我脑袋被轰炸了,还是一颗原子弹!“已经那个了?”我觉得朵朵的圣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了。看来,我只能交代我自己了。我还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幻想着我的第一次是和一个女孩子的第一次做一次完美的交换。
“你就别顾虑了。我和范范会帮你的。范范虽然有点疯,我还是觉得可以接受她的。”成成接着安慰我。
“我感觉,我要不妙了。”我怎么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和成成从树林出来,一回头望到了两个身影。看清了两个人的样子,我和成成都冒出了冷汗。
“我们出来走走。”范范说道。
“我们也在瞎逛。”成成说话的时候有点心虚。
“正好,我们四个逛逛吧。”范范边说边拉上了成成。
朵朵走过来,挽住我,“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了。”
“我的什么?”我假装问道。
“你想什么就是什么。”朵朵捶了我一下,挽得更紧了。我不知道心里是胜利的喜悦还是失望--对初恋的纯洁的失望。不过我还是觉得胜利了,至少我现在是朵朵的真正的男朋友了。

我最终还是放弃了自己的处女情结。我觉得得到女人的心,比得到那张肉膜更重要,放荡的女人不在考虑之中,那种女人是另类。女人把自己的身心交付给我,那就是最大的承诺了。处女和非处女的区别仅仅在于肉体上的处女膜而已。一个全心爱着自己的非处女比一个虚情假意的处女更加纯洁。我可以不在乎处女膜,我要你的人!有人说女人一旦发现了性爱的魔力,就会放开了。但愿我碰到的朵朵,能用心来收紧自己,被爱情捆绑着,把自己交给心中的爱人。我唯一纠结的是我和成成的那个秘密。这小子和我是不是被荷尔蒙冲昏了头脑,找不到发泄的地方了?

一连几个星期不见成成来找我,我猜想他被范范缠上了。这样很好,说明他有了归宿。我见了朵朵几次,都是单独见面的,没有叫上范范和成成。我和朵朵很喜欢到福州路去逛书店,两个人经常买点小说看看。这个爱好让我们走得很近,有了很多共同的话题。虽然不是什么文学青年,可是喜欢看书的习惯让我们觉得在一起有一种默契。我有一次问到范范和成成的进展,朵朵好不羡慕地说他们俩如胶似漆的。怪不得我见不到成成来找我,看来女孩子比我有吸引力。

甜蜜的日子总会带着一些不开心的日子。年轻的时候,我们不懂爱情,不知道怎么去和爱人交往,这个需要在现实中学习。人年少时,为什么一定要让心爱的人受伤呢?



0 CommentsPosted in *小说:浦江往事

浦江往事(5)

01 19, 2010
《成成的故事(4)》

========================================================================
每个人,要在20岁的时候确定自己的性取向;在25岁的时候确定自己的社会角色。当我们还在懵懂的年龄,
请给自己一次犯错和改正的机会。
--webmailer
========================================================================

备注:《成成的故事》将是一个纠缠于4个人之间的关于初恋的故事。我打算在这个故事里面用亨利·米勒的风格来写,唠唠叨叨地来讲述一个在大学里面发生的故事。




那是我最开心的一天,第一次有女孩子那么关心我,跑来看望病中的我。当朵朵的手指勾住我的手指,我感到了一阵电流从指尖瞬间击向我的心,就像垂死的人经历了一次心脏起搏。
吃过饭,我们带着两个女孩子在校园里面四处乱逛。这是一个悠闲、温馨、快乐的下午。不知不觉地,天色暗了下来,两个女孩子也没有要回去的意思。看来,晚饭我也要管定了。
“吃过晚饭再回家?”我问牵着手的朵朵。
“你们学校有住的地方吗?”朵朵的回答让我心里一愣,看来今天她是不想回去了。
“有的。学校里面有个宾馆的。你不回家你家里人不会担心你?”我问道
“我和范范撒谎说去学校住宿了。”朵朵回答道。
成成拉着范范都过来,“她们今天要住在学校了,怎么安排啊?”成成问道。
“去学校的那个宾馆吧。”我说道,然后带着他们网宾馆走去。

我和成成把两个女孩子安顿好,四个人去了学校食堂吃晚饭。
“你们学校的伙食不错啊。果然名不虚传。不是说吃在同济,爱在华师大嘛。”范范一边吃着一边赞叹道。
“还有一个顺口溜呢。师大妞,复旦汉,同济的喽啰到处串。交大女生一回头,吓倒一排宿舍楼。”我接着说道。
成成和朵朵听到了,差点把饭从嘴里喷出来。“师大妞,哪有我们卫校的妞清纯可爱啊。”范范说道,“元朗,是不是啊?”
“是、是!”我连忙说是,我知道她在说什么。

晚上我们四个人去礼堂看了电影,盗版大片《真实的谎言》。刚刚从录像带时代过渡到VCD时代,国外的大片犹如潮水一般涌入国内,我们看到了许多打着中文字幕的原声大片。这是一个娱乐时代的开始,一切都开始数码化了。美国文化开始入侵这个古老的传统国家,带来了新的思想,新的生活方式。看到制作精良的电脑特技,听着个人英雄主义的对白,潜移默化中你开始变得不再压抑。当从看着充斥着政治说教的电影的时代进入惊险刺激、完全娱乐化的大片时代,我们的社会开始经历一种变革。人民群众的欣赏水平提高了,口味复杂了。

看完电影,成成被范范拉着去了教室,说要去看看大学生活什么样。我知道这是给我和朵朵制造在一起的机会。我带着朵朵遛达回宾馆,一路上我们谈论着电影中的精彩情节。进了房门,朵朵倒了一杯茶给我。她坐在我身边,身上散发着女孩特有的体香。我有点局促不安,心跳加速。我鼓足勇气,把朵朵搂在怀里,她紧紧地依偎在我的身体上,我感觉两个人的体温开始上升。
“你真的很喜欢我?”朵朵问道。
“嗯。一见钟情吧。不知道,我对你这样的女孩子没有抵抗力。”我不知道从哪里找到这么老道的回答。
“那你说说,你喜欢我什么?”朵朵这句话问得我为难了。
“漂亮,清纯,活泼,开朗,文静中带着刁蛮……”我决定把所有好的词汇全部用上。
朵朵拉着我的手,把玩起来,“你的掌纹好乱,感情线很复杂,看来不是一个专一的男人。”
“你还会看手相不成?”我真的吃惊朵朵的说法,难道手相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本质和一生不成?

我把朵朵扶正,大胆地把自己的嘴凑到她的嘴边。她低下头微微地躲了一下,我赶紧贴上去。她的嘴唇很柔软,我第一次吻一个女孩子。我所能掌握的接吻方法仅仅来自于电视电影里面的那些接吻镜头。朵朵和我拥抱得越来越紧,呼吸越来越急促,就像两个快要爆炸的炸弹。我感觉下面已经开始起立,大脑开始下达进攻信号了。我克制着自己,不要冲动,冲动是魔鬼,冲动是万恶之源……不知道我们亲吻了多久,反正我感觉到自己已经濒临爆炸的极限了。朵朵仅仅抱着我,把头埋在我的肩膀上。

我们就这样抱着,什么话都没有说,就这样一直抱着……我渴望时间就这样凝固下来,永远不再流动……我们这个年龄其实很奇怪,心理上还带着孩子气,身体上却已经开始成人了。理智很难压抑住身体里面的躁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那个年纪很容易犯错的原因。我下面的那根肉棒是受激素支配的,不是被我的理智支配的,我控制不了它的扬起,每次都是让它畅快地喷涌后才能制服它。我怕用这个部位贴近朵朵,那将是十分尴尬的事情。我慢慢让自己平静下来,冷静,不要冲动,软下去,软下去……




0 CommentsPosted in *小说:浦江往事

浦江往事(4)

01 14, 2010
《成成的故事(3)》

========================================================================
每个人,要在20岁的时候确定自己的性取向;在25岁的时候确定自己的社会角色。当我们还在懵懂的年龄,
请给自己一次犯错和改正的机会。
--webmailer
========================================================================

备注:《成成的故事》将是一个纠缠于4个人之间的关于初恋的故事。我打算在这个故事里面用亨利·米勒的风格来写,唠唠叨叨地来讲述一个在大学里面发生的故事。



回到学校,成成偏要拉着我去图书馆东楼的楼顶。我觉得回寝室也没有什么意思,就跟着成成去了顶楼。顶楼上没有人,可以望到学校的大部分校区。我还没有这么样欣赏过学校的景色呢。
“哥,你答应过我以后陪我上自习的哟。”成成看来已经把我当成干哥哥了。
“好。没有问题。”
成成走到我面前,抱住了我。我一惊,感到很难为情。“哥,我喜欢你。”成成的话让我感到心跳加速。我不知所措,没有想到成成还真得喜欢我,可是他是个男人。我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是该拒绝,还是该中止;我的两个手扶着成成肩膀,不知道要不要推开。成成的一只手慢慢贴近我的私处,开始轻轻地摩擦。我闭着眼睛,想象着我和朵朵此时此刻在一起的情形。下面被别人抚摸感觉很舒服,和自己摸的感觉不一样,青春的身体就是好,简单的刺激就能有很大的反应。成成直接从拉链中掏出来,放到手里玩弄。他蹲下去,用一种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方式,开始亲吻我的下面……

当我感到疲惫的时候,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我从来没有想到第一个让我下面喷涌而出的人是一个男孩子。我感到尴尬、害羞、茫然……这一切让我有点不能承受。
“哥,舒服吗?我怕我让你不满意。”成成问道。
“嗯。可是这是怎么回事啊?我不成了玻璃啦。”我有点生气、懊恼、后悔。
成成拉着我的手,“哥,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以后你是不是不会见我了?”
“以后真的不要了。被人知道了会说我变态的。”我没法拒绝他,但是今天这件事情被人知道了,我就抬不起头了。
“不会的。我知道以后该怎么办。下周你去找朵朵吗?”成成带着自信,他好像觉得这件事情不会暴露。
“下周,我还没有定呢。如果可以,我自己去找她吧。”我决定开始去进攻了,这是我的第一次恋爱。
“好的。明天我在三教的305教室上自习。”成成拉着我下了顶楼。

回到寝室,我拿了毛巾和肥皂,冲到水房。冷水澡让我的燥热安静下来。第一次被别人弄得喷涌而出,还是一个男孩子,还是用嘴巴,我越想越觉得自己开始变态了。我还是去追求朵朵吧,这才是我大学生活的第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我从水房回到寝室,躺在床上开始看小说,拼命地让自己平静下来,恢复常态。

每天晚自习我都到三教的305教室去和成成上自习。这小子很聪明,我的作业中很多难题都是他教我的。高等数学里面那些导数和微积分,让我觉得压抑,我力求保持一个及格的水平就好了。我搞不懂为什么大学要继续学习这些课程,我又不是想当个数学家。
计算机课程都是基本的入门教学。其实我花了一个月就翻完了那些课本。这些,不是我想要的。我很喜欢上机实习,见到那些电脑我就着迷。那时候学校的机房里面都是386,里面装的软件是DOS和金山WPS。刚开始我也就是去练习打字而已。
到现在我还很怀念那些抢时间逮机会上机的日子。我现在很多用电脑的习惯就是在那个时候养成的--比如我打字的时候,永远不会用小手指。

我和朵朵见了几次面,每次范范都要出来当电灯泡。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外表文静、内心开朗活泼的朵朵了,可是我总不敢去表达。每次回来和成成说,成成每次都笑话我不像个男人,还教了我很多如何去表白的方法。我想朵朵是明白的,只是在等待着吧。我发现还是得带上成成,让他去支开范范,这样我才有机会去表白。于是我和成成说了我的想法,他一口答应下来,和我去找两个女孩子,给我制造单独和朵朵在一起的机会。

天气渐渐凉了下来。学校里面开始流行感冒。我和成成都被击中了。看来周末去找朵朵的计划泡汤了。好不容易挨到了星期六,我睁眼的时候已经中午了,寝室的人都出去打饭了。我一个人在寝室里面盖着被子捂汗,这时成成推门进来。
“哥,出来。外面有人找你。”成成进来笑嘻嘻地说。
“还有谁找我啊?我鼻子塞住了,头疼。”我病怏怏地说道。
“在宿舍楼门口。去看看。到时候你的病就好了。”成成摸了摸我的额头,“发烧啊。你发骚了啊?哈哈……”
“没力气开玩笑。”我说道,“你病好了?”
“好多了。看你这体格不像个病秧子啊。”成成找到我的衣服扔了过来,然后坐到我的床边,一只手伸进被子里面……我有点受不了,被挑逗得直立起来。
“别折腾了。待会我寝室的人回来了。”我好像习惯了成成这样对我,看来荷尔蒙战胜了我的反感。
“赶紧起来吧。我不摸了。快点啊。”成成催促道。
我穿起衣服,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和成成出了宿舍楼。成成用手指着远处的两个人,对我说,“朵朵和范范来看你了。开心吧?”
“你叫来的?我的亲弟弟啊!哈哈……”我连跑带颠的奔向朵朵。
“你怎么来啦?我本来想去找你,可是感冒了。”我高兴死了,这比吃药还管用。
“来看看你。给你买的水果。”朵朵把一袋水果提在我面前。我心里觉得很温暖,脸上微笑着,仿佛朵朵已经成为了我的女朋友。
“走吧,去外面的饭店吃饭。”成成吆喝着我们三个人。
“我还是头一次来你们学校呢。成成说待会带着我去逛逛。”范范一边说,一边拉着成成走到了前面。我和朵朵紧挨着,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范范挽着成成,一路上有说有笑的,他们倒像是一对情侣。我一直在想到底要不要和朵朵说我喜欢她。朵朵的小手指很羞涩地勾住我的小手指……我的神啊,看来上帝已经替我表白过了。朵朵红着脸,低着头,我知道她在心里已经接受了我。

×××××××××××××××××××××××××××××××××××××××××××××××

浦东滨江大道的星巴克里。夕阳从面向黄浦江的落地玻璃窗透射进来,照到朵朵浓黑的秀发上。她还是那么文静的样子,只是多了几分成熟。
“范范过几天要去巴厘岛旅游了,她问你要带点什么?”朵朵问道。
“随便吧。我也不知道什么好。”
“你还是那么喜欢喝柠檬红茶。这是给你儿子的。不知道大小合适不。”朵朵拿出一套小儿衣服递给我。
“谢谢了。小了当尿布,大了就过段时间穿。哈哈”我开玩笑道。
“名字起好了没有?”
“叫元敬轩。”我回答道。

多年以来,我还是喜欢柠檬红茶的味道。酸酸的,带点苦味,气味清新,提神。我觉得那是初恋的味道。朵朵和我最终没有走到一起,她一直单身,说自己找不到合适的结婚对象。范范安排的几次相亲都没有成功。看来,女人对爱情绝缘的话,只有自己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你们在这!两个老情人约会还叫我,瓦数不够啊,见谅!”成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我们不需要你点亮自己,一边黑着去!”朵朵反击道。
“成成老弟,你小子天天晃啊晃的,什么时候带个女人来?”我也反击道。
“没合适的。我黑着,你们继续。哈哈……”成成笑起来。
“朵朵你们公司的前台不错,介绍给成成了没有?”我问道。
“别听他胡说。这小子现在经常下班到我公司。”看来朵朵已经知道了成成最新动态。
成成伸了一下舌头,“得,全被你们知道了。快了,现在她和我住在一起了,马上结婚!”
“啊?!你们闪婚啊?”我和朵朵不约而同地吃惊说道。

×××××××××××××××××××××××××××××××××××××××××××××××

好不容易走到学校外面的小饭店,这一路我一肚子的话憋得我满脸通红。范范和成成看到我们勾着手指走在一起,脸上都在笑。我知道这是一个开始,标志着一个男孩子的心门开始向女人敞开了。由于荷尔蒙的刺激,心里的爱情种子开始发芽;冲动的头脑,开始迷恋初恋的美好。
0 CommentsPosted in *小说:浦江往事

浦江往事(3)

01 08, 2010
《成成的故事(2)》

========================================================================
每个人,要在20岁的时候确定自己的性取向;在25岁的时候确定自己的社会角色。当我们还在懵懂的年龄,
请给自己一次犯错和改正的机会。
--webmailer
========================================================================

备注:《成成的故事》将是一个纠缠于4个人之间的关于初恋的故事。我打算在这个故事里面用亨利·米勒的风格来写,唠唠叨叨地来讲述一个在大学里面发生的故事。



我很喜欢逛书店的感觉,因为我喜欢书店里面的购物气氛。趁着其他三个人去挑选书本的时候,我一个人找了一本看不懂的英文书坐到一旁无聊起来。
“重色轻友”,这个词看起来是一个贬义词,其实蕴涵着最伟大的人性--不色,人类不足以繁衍,不轻友,世界和谐得无聊而没有纷争了。男人对美色的追求造就了人类的历史。古希腊为了美女开战,海伦的美色最终导致了特洛伊的覆灭--特洛伊不覆灭,希腊怎么可能成为地中海的霸主呢?中国古代因为女色亡国的故事也很多,男人不好色,历史的车轮怎么旋转?历史的前进,需要动力。什么是动力?动力就是人类对物质的无限制的追求。动力有了,什么是润滑剂呢?润滑剂就是美色。重色轻友,是人类本性。你看看那些群居的哺乳动物,雄性大多是结成联盟消灭首领占有首领的配偶们,然后再大开杀戒,驱逐自己的同盟。

你他妈的别说我这是谬论!你有胆量撕开自己的面具不?你有胆量说你不喜欢做爱不?别他妈的拿仁义道德来说事儿!除非你是释迦牟尼和耶稣!

朵朵,你知道吗?我活到了17岁还没有拥抱过女孩子呢。我身体里面充满了男性荷尔蒙,渴望着找到一个能够中和这些过剩激素的化学反应。我太相信缘分了,所以我要把握这次的缘分,让你成为我的第一个女人!你看不到我眼光中强烈的占有欲望吗?你看不到我在你面前强忍着拥抱你的冲动吗?我的朵朵,一个小天使,弄得我的心扑腾扑腾地跳到了嗓子眼。

“元朗,这边,我们准备去城隍庙了。”成成喊了我一声。四周的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着我。妈的,你让我怎么好意思啊?我下面已经半软半硬了。
朵朵走过来,一把夺下我的书,“别假装了,走了,我们刚才商量了一下,物豫园玩玩。”说完,朵朵主动伸出手,拉着我的手往门口走去。

女孩子的手,好软,好光滑,像成成的手。不对,是成成的手和女孩子的手一样柔软光滑。我被电到了,心跳开始加速,大脑分泌的多巴胺让我有点发昏了。这也太快了吧?才认识两个小时哟。难道我的初恋就这样开始了吗?成成看到朵朵拉着我的手,脸上一脸的不高兴。“哥们,对不住啊,美色来了我也无法抵挡啊。”我心里暗自说道。出了店门,朵朵就松开了手,让我的心一下子跌到谷底,看来人家只是大方,不是有什么想法--“初恋尚未成功,元朗仍需努力”。

成成和我并肩走在两个女孩子后面,成成很长时间没有说话。我觉得挺奇怪的,不禁问道:“好弟弟,你怎么了?”
“你喜欢那个朵朵?”成成抓住我的胳膊,挽着我问道。
“有点喜欢。别说,我还真想开始自己的初恋了。”我回答道。
“那我帮你吧。我问过范范,朵朵还没有男朋友呢。”成成看着我,态度极其真诚。
“那个范范也不错啊。你就不想……”我觉得范范和成成也不错。
“算了,我心里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成成赶紧打断我。
“真的?谁啊?你小子看来有花头没有和哥哥说啊。”我听到成成说心里有人了立马兴奋并好奇起来。
“我喜欢的人,是你。”成成低下头低声说道。

我的心头一堵,时间停止了运行。成成喜欢我?一个男孩子喜欢我?成成难道是女人?不可能,他就是一个标准的男人。这也太不能让人接受了!

“你,开玩笑呢吧?”我长大了嘴巴。
“没有。我真得喜欢你。是不是很奇怪?”成成站到我面前,抬头看着一脸迷惑样子的我。
“我可是男人啊。你别搞错了。天下女人千千万,随便你挑啊。要是女人死光了你再来找我呀。”我真的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但愿成成只是开玩笑。
“元朗,你吓傻了吧?当我开玩笑好了。赶紧去追她们俩!”成成拉着我向两个女孩子靠拢过去。

我感觉今天乱套了:先是被成成从床上拽到南京路,然后是碰到了朵朵,接着被成成一句“喜欢你”雷晕。上帝啊,你今天吃错药了吧?
我们四个人沿着福州路走到河南路,然后折向豫园。成成和范范有说有笑地又走到了我和朵朵前面。朵朵看得出我有心事,“你怎么了?想什么龌龊的事情呢?”她问道。
“没有什么。被吓坏了吧。”我面无表情地回答到。
“谁吓你了?”朵朵坏坏地笑着问我。
“这个问题,无解。”我支开了话题,“去豫园干什么?”我问道。
“逛啊。我和范范住在附近,陪你们逛逛就回家呗。”朵朵说道。
“原来是这样的。我成了护花使者了。哈哈……”我笑道。
“你没有发现你那个小老弟很像个女孩子?”朵朵突然问道。
“是有点。不过我检查过了,绝对是男人!”我开玩笑道。
“这个嘛~~你怎么知道的?”朵朵立马追问道。
“我不会扒开他裤子看看啊?哈哈……就是性格像点女孩子。”
朵朵突然停下来,挡在我的面前,“我发现成成喜欢你哟。他可是喜欢男人的。你当心点呀。”
“你怎么知道的?成成和你说过了?”我开始冒汗了。
“看得出来啊。你看他多帮你,还帮你泡我。女孩子的感觉很敏感的。”朵朵说道。
“我和成成就是同学而已,真得没有什么。他喜欢我?不是乱套了吗?”男孩子喜欢一个男孩子,我无法理解。
“待会我问问成成去。”朵朵开了一个玩笑。
“顺便问问,如何能不喜欢我。好不好?”我也回应了一句玩笑。

yuyuan.jpg

豫园其实就是一个大卖场。我们四个人在那里东游西逛的也没有什么感兴趣的。福佑路上是小商品的天下,那时候还是一条人山人海的小弄堂。我们被挤来挤去的,四个人手拉着手防止掉队。四个人终于在肯德基里面找到了歇脚的地方。按照事先的约定,我和成成买了四杯大可乐,一个人一份冰激淋。
“成成,你是不是喜欢元朗啊?”朵朵一边大口吃着冰激淋,一边突然发话。我嘴里的可乐差点把我噎死。范范也瞪大着眼睛看着朵朵。成成低着头,用吸管吸着可乐没有说话。
朵朵拍了一下成成的肩膀,“你喜欢就喜欢呗。我支持你。”
“是呀。不过我可不要求元朗喜欢我。他看上你了。”成成乐呵呵地说道。
我脸已经红了。这样的气氛就像在做一次摊牌,大家把底牌晾出来,看看谁的赢面比较大。“朵朵你放心,我不会和你抢的。我只把元朗当成哥哥。”成成开起玩笑,乐呵呵地开始解围。
“是元朗先色我的,没准我不稀罕呢。嘿嘿。”朵朵大笑起来。
“我看我要成成了。这孩子挺可怜的。”范范一把搂住成成,做出一幅可怜他人的样子。
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不早了,该回去了。”
“以后怎么联系你们啊?”成成问了我想问的话。
“给你一个电话吧。5969XXXX。我家里的。”范范很大方地告诉了我们联系方式。我看着朵朵,范范知道了我的意思,“找到我就能找到朵朵了。”

四个人从肯德基出来,各自踏上返回的路程。成成还是挽着我,像个无依无靠的可怜弟弟。
“今天收获不小哟。我和你,有目标了。追女作战开始。yeah!”我挤了成成一下,开玩笑说道,“你和范范,我和朵朵,不错不错。”
“哥,如果我以后经常来找你,你会烦我吗?”成成问了一句。
“不会。你找我,我们一起去找她们。哇塞!生活怎么突然就有意义了呢?苍天啊,大地啊,大学啊,你们对我太好啦!哈哈……”
“好了,以后我陪你泡妞,你陪我上自习。”成成有了一个要求。
“放心,我答应你。拉钩!说到做到!”因为有了女人作为目标,我开始充满了力量和斗志。

其实我知道成成喜欢我以后,心里确实有点不舒服。我宁愿相信他是我的弟弟,也不能相信我遇到了一个玻璃--现在通俗的说法叫“同志”。不过我最后也证实了成成并非是一个同志。喜欢一个人,抛弃掉性别的因素,把这个人放到心里,愿意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喜爱,这就是一种单纯。有时候喜欢一个人,仅仅是为了一种感情的寄托。
0 CommentsPosted in *小说:浦江往事

浦江往事(2)

12 29, 2009
《成成的故事(1)》

========================================================================
每个人,要在20岁的时候确定自己的性取向;在25岁的时候确定自己的社会角色。当我们还在懵懂的年龄,
请给自己一次犯错和改正的机会。
--webmailer
========================================================================

备注:《成成的故事》将是一个纠缠于4个人之间的关于初恋的故事。我打算在这个故事里面用亨利·米勒的风格来写,唠唠叨叨地来讲述一个在大学里面发生的故事。

我终于熬成了大学生。用句现在的话说:我四年荒淫的大学生活开始了。中国教育改革首先拿我们这一代人做了小白鼠。那时候用了一个颇具吸引力的词来决定我们的课程表--学分制。所谓的学分制就是大学课程分为必修课和选修课,你要修满规定的学分才能毕业。其实这种名不副实的学分制就是强迫你学习必修课,再强迫你交额外的学费学习一些业余课程。高中三年,我早就厌倦了数学、语文、物理和化学,可是大学里面还要继续深造这些将来无所谓有用的课程。中国的大学教育,我只能用一句话形容--Shit,而且还是复数的。现在想想,那些所谓的《高等XX》课程和我现在的工作有多大关系呢?说实话,到现在我还没有用到过微积分呢。我对大学四年的学习和生活其实有自己的打算--享受无忧无虑的日子,培养自己的社会能力。

大学,就是把一群思想活跃,备受荷尔蒙煎熬的年轻人集合在一起生活的地方,因此我觉得大学生做些怪异和出格的事情是可以理解的。

开学第一周,成天忙着整理自己带来的行李,认识新同学,上课、参加爱国主义教育。我发现无聊的日子过得也很快,每天食堂、寝室和教室的三点式生活构成了我这些无聊日子的主旋律。刚开始的一个月,每逢周末都会有人提议去市区逛街,参观上海这座伟大的城市。可以说,上海的市内的几个旅游景点,城隍庙,南京路,都是在那段时间领略过的。

一个周末,同寝室的哥们都出去上自习或者逛街了,我一个人还在睡懒觉。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敲门,我打开门,看到成成手里拎着一个大包来找我。
“元朗,今天陪我出去逛街吧?”成成进门就说明了来意。
我一头栽倒在床上,“太早了,下午去吧。我还想多睡会呢。对了,你怎么知道我的寝室?”自从到了学校,我和成成就没有再见着面,校园太大,我们两个系又不住在一起。
“找你们系的寝室,然后打听出来的。怎么?这么快就忘记我了?”成成假装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他那个样子简直就像一个生气的女孩子。如果带上一头长发,穿上女人衣服,简直就是女孩子一模一样。
“哪里呀。刚开学,自己还没有缓过神来呢。他妈的一下子就变成群居动物了,有点不适应呢。”我迷迷糊糊地趴在床上说道。
“起来吧。走啦!”成成一巴掌打在我的屁股上。
“哎呀!轻点。让我缓缓神儿。”我翻身,感到了微微涨起来的下体,憋了一泡尿呢。成成看到了,脸一红,“快点!”,他一边说着,一边把衣服扔给我。
“等我去冲个凉。早上就这么热。我都快受不了了。”我起身端着脸盆去了水房。

来到上海,我也适应了一点上海人的生活。夏天天气炎热的时候,每天早晨和晚上冲个凉。我洗漱完毕回到寝室,发现成成已经帮我收拾好了床铺。
“看不出你手脚挺麻利的啊。走,吃点早饭去。”我把汗衫套在头上,蹬上短裤,准备出门了。
“你就这样出门啊。”成成叫住我,然后关上了寝室门。“你这样太邋遢了吧?”
我看看成成,发现这小子今天穿得还挺艳丽的。“得了,我今天打扮一下。”我脱下衣服和短裤。“把内裤也换了。你看那里……”成成眼睛盯着我内裤上一点污渍说道。年轻过的男人都知道,没有找到发泄的地方,谁不会夜里流出一点?我才17岁呢,正是疯狂发育的时期。我一脸不好意思的表情说道:“在里面的,谁看?”。
“我看啊,北方人就是脏!”成成说道。
我听到他说北方人脏,真想一脚踹死他这个南蛮子!“怎么生气了。不过我不嫌你脏。你出汗了身上的味道才叫好呢。”成成一脸坏笑地说道。我做了一个呕吐的样子,“我的脏衣服都在那个桶里呢。你喜欢去挑两件拿回去做口罩。哈哈……”
“不开玩笑了,快点穿衣服走吧。”成成催促道。
我脱下内裤,露出自己的下体,“看看,是不是比你的大?这是北方大汉的尺寸!哈哈……”我有意向成成示威。在水房洗澡我就发现我的下面不算小。
成成看着自己脸都红了,“得,你的大。赶紧穿衣服出发吧!”
“好了。走人!”我一身干干净净的衣服穿戴完毕,推着成成走出寝室门。

我和成成上了117路公交车,里面一半的人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大家都是出去闲逛的。我和成成被挤到车厢中间,前胸贴着后背的,一会就大汗淋漓。那时候空调车很少,很多117路公交车连风扇都是坏的。只有在车开动行走的时候,从车窗吹进来的风才让人觉得有点凉意。这就是我不喜欢大热天外出的原因之一。我个高,伸手抓着把手,成成过了一会发现自己掌握不了平衡,转过身抓住了我的胳膊。
“早晨就这么热,还出来挤公交车,你说这不是出来受罪吗?”我擦了一下鼻尖冒出的汗,对成成说道。
成成微微一笑,“我第一次出来,你就不能舍命陪君子啊?”
“早知道晚上出来了。”我突发奇想,晚上还凉快,晚上出来多好。
“心静自然凉。”成成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捋着我的前胸,象在安抚生气的病人一样。

2b1e7444762ad20ccefca3ee.jpg


117路公交车晃晃悠悠地开到上海火车站北广场,一群被挤成沙丁鱼罐头的人总算熬出头了。成成挽着我的胳膊下了车,一脸开心的样子。虽然以前没有谈过女朋友,但是我知道只有女孩子才挽着男人。
“你怎么像个女人一样?别挽着,太热了。”我说道。
“人多,怕你丢了。那拉着手行不?”成成笑着,依然没有松手。
我也不在意那么多了。我感觉成成就像一个会撒娇的弟弟,不过他看起来确实挺小的。我是独生子,总幻想自己能有个弟弟,就让成成做弟弟算了。“你做我的干弟弟算啦。拜把子不?”我开玩笑地问道。
“哇,有啥好处?”成成开心地看着我。
“以后你就是我兄弟,谁欺负你,找大哥我!”我一拍胸脯,像个黑社会老大。成成双手拉住我的一只手,“好!说话不许反悔!走!拜把子去!哈哈……”

20082229239904.jpg


我被成成带到南京路,陪着他在每个商场里面进进出出,到处闲逛。这小子都是在看,从来不出手买,弄得我累得一身臭汗,一路上连叫没劲。临近中午,成成拉着我进了麦当劳。我觉得还是有空调的地方舒服,美美地坐上一下午都可以。
“今天我请你。下次你请我。”成成让我找个位子坐,自己跑去买套餐了。一会,成成端着满满一餐盘的东西坐到了我对面。
“给你买了巨无霸套餐。怕你吃不饱。”成成眨了一下眼睛,对我微笑地说道。
“谢谢了,我还真是饿死了。”我抓过汉堡,狼吞虎咽起来。成成看着我,眼睛里面充满了深情。我停下来,“你看我看的那么深情干什么?我又不是女的。”
“我怕你噎着了。”成成递过来可乐,“慢点吃啊。”这话打我来上海第一次听到,以前都是我妈在吃饭的时候提醒我慢点吃的。
“习惯了。我妈经常这么说我。恭喜你,你可以做我妈了。唠唠叨叨的,好烦!哈哈……”我开玩笑的说。
“噎死你得了。吃完坐会。外面现在最热的时候。”成成说道。

旁边坐着两个上海高中生样子的女孩子,叽叽喳喳地说着上海话。我往旁边看了一眼,发现其中一个长得挺可爱的,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一边吸着可乐,一边看着那个女孩子。过了一会,那个女孩子发现了我在看她,脸一红,低下头继续吃着。哇,好可爱,我真得喜欢。我心里开始萌生了爱情的种子。成成看到我的样子,用手挡住我的视线,“发春了?”他问道。
“嗯。我还没有这么在意过一个女孩子呢。”我大声说道,为了旁边的那个女孩子能听到。旁边的女孩子似乎听到了我的话,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微微笑着,说了一句“神经病!”
我备受打击,一头撞在桌子上,摆出一副痛苦的表情给成成看。成成看到我的样子,嘿嘿一笑,然后大方地拍了一下旁边的那个女孩的同伴。“你好!你们是逛街的?”
那个女孩继续低着头吃东西,她的女伴看了一眼成成,“大学生吧?”
“是啊。这都看出来了?很厉害啊。”成成和她攀谈起来。女生也很大方,没有拒绝成成,我倒是成了色狼了。
“你买了什么啊?”那个女生问成成。
“看了很多衣服,就是确定不了买什么样子的。有兴趣参谋一下不?”成成果然是泡妞高手,看不出来他还有这个本事。
“我们待会去福州路买书去了。不逛商店了哟。”那个女生看来是想回绝成成了。
“哦。书店也好啊。我们也想去呢。别怪我们缠上你啊。头一次出门逛街呢。”成成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说道。
那个女孩子转头对我看中的女孩子说,“下午一起逛吗?”女生没有回答,拉住她,凑近耳朵说了几句话。女生笑着说,“好啊。不过冷饮你们请客。”
“没有问题。我这个大哥别的不行,就是打肿脸充胖子没有问题!”成成指着我说道。我觉得认识成成简直就是认识了一个桃花运发生器,看来以后要经常带成成去泡女孩子。

我们四个人从麦当劳出来,沿着西藏路往福州路走去。成成还是挽着我,让我没有机会去和两个女孩子交谈。我低声对成成说,“好弟弟,赶紧撒开我,我去泡那个妹妹了。”
成成笑着说,“重色轻友。看你那样能泡到女孩子,我倒着走路。”成成松开我,走到两个女生身边,“我叫成成,同济的。你们呢?”
“叫我范范吧,她是朵朵。”那个大方的女生介绍道。原来那个我看中的女孩子叫朵朵,桃花朵朵开,我最喜欢这一朵。成成和范范开始聊起来,给我制造接近朵朵的机会。他跑过来,对着我的耳朵说道,“记住啊,别忘记是我帮你的。别重色轻友!”说完拍了我的屁股一下,跑到范范身边继续聊着。
我和朵朵走在一起,气氛很尴尬。“你读大几了?”朵朵首先发话了。
“大一。你呢?”我总算找到了说话的感觉。
“我读的是中专,卫校。”朵朵回答道。
“你是上海人吧?听你和范范说上海话的。”我没话找话地,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聊下去。
“是啊。你是北方人吧?听口音就不是南方的。”朵朵微微一笑,接着甩了甩头发,那样子真迷人。
“猜对了。你刚才说我神经病来着。你不怕我真是神经病?”谈话的气氛缓和了,我的幽默感又来了。
“哈哈……哪有你那样的。本来想离开了,怕遇到色狼!”朵朵大笑道。
“多亏我兄弟啊。不然我今天要去派出所自首了。”我也跟着笑道。
“你是要去自首的。现在警察抓色狼都忙不过来的。哈哈……”朵朵也很爱开玩笑的。

成成和范范在路口看着我们,招呼我和朵朵赶紧过去。我这才发现我们两对人马已经距离很远了。

20090308100215919.jpg


福州路,在上海是文化一条街,书店,文具,礼品,都可以在这里买到。我是为了泡女孩子才到这里的,不然我真想赶紧回学校了。成成看到我和朵朵有说有笑的样子,一脸的不高兴,发起感慨来,“唉,男人怎么都重色轻友呢。”
范范和朵朵抿着嘴笑着,我连忙反击,“你小子也不亏啊。又不是只有朵朵一个女孩子。范范,你说对吗?”我对范范眨了一下眼睛。范范拉着脸红的朵朵,走到我和成成面前说道,“要不是成成看起来像个好人,我和朵朵肯定开骂了。”
“哇靠,原来我有这艳遇全是成成的功劳啊。来,让哥哥拥抱一下,我的达瓦里齐(俄语:同志)。”成成没有躲开,趁我抱着他的时候,他小声说道:“我是因为喜欢你才帮你的。”他说完,挣开我叫上范范两个人进了外文书店。

1200973051039waiwen.jpg


我被造了一愣,什么叫喜欢我才这样帮我啊?朵朵微笑着,然后说了一句我差点呕吐的话,“你可是真有魅力,还能让男孩子喜欢你。哈哈……”
0 CommentsPosted in *小说:浦江往事
自我介绍

贾作家

Author:贾作家

这是一个有关SM和无关SM的博客。文章都是我的原创,转载请写明出处。博客中一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非本人原创。
QQ交流群:1827453

下面的“文章类别”中可以分类查看查看!(访问密码:smile)

文章类别
最新文章
月份存档
访问统计
好友链接
加为好友
最新留言
RSS链接

博客的自杀方法: 放点反动的,立马被和谐。 放点色情的,慢慢被和谐。 博主自封的,立即被自杀。 网站倒闭的,跟着被自杀。